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打造中国高铁速度 引领中国高铁时代 > 高铁文化
黔山物语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宫源   时间: 2010-10-14
【字号:

从前城里的一位姐姐告诉我,为了使孩子们更懂得泥土的味道而不远数十公里开车到乡村去体验自然之美。人不能离开大地,就像安泰离开了地面就没有力气,远离了泥土的芬芳,生活在喧嚣与水泥之中,便不知活而为谁,为了什么。从自然中汲取力量,欣赏山水之趣,山林之乐,仁者乐山,山厚而载物,智者乐水,是水的灵动与跳跃启发了思考。

路边的花儿最美丽

期盼着走进大山,亲触粗粝的岩石,掬一捧鲜活的山泉,呼吸着香甜湿润的空气。如今走进山清水秀的黔贵,在细而长的山路上行驶,细的容得下我们的四个车轮,像火车被固定在轮轨上,偏倚不得半点方向。长是越往山里越盘旋,陡坡有60度,转弯特别急,急的像镰刀的弯。可这不是我担心的,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那开在路边一簇簇大如桃夭,小若繁星,黄得刺眼,粉得喜人的花儿。

没有招人眼目的地势,少有盆景的高贵与大气,朴素地接受着雨露的润泽,阳光的轻吻。有着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春生,夏繁,秋凋,冬眠,路人不经意的一瞥,被它的美丽触动,轻轻地采起,别在衣服上,插在头发里,做个装饰,心情明朗地在蜿蜒的路上又蹦又跳。可路过这里的人究竟有多少呢?相隔几公里有几户人家,可出门都要坐车,就无暇顾及它们的美丽了,偶尔有老农担着满满的兔子草回去,而花瓣对他来说并无大用。

没有光辉的瞩目,没有过多的怜爱,可它却盛开得那样得体,用那鲜艳盛开的面庞微笑着面对每一个一闪而过的人。没有娇柔的弄姿,没有施过任何的粉黛,花儿脆弱,花瓣易碎,可自信得让每个人触而惊心。

    也许它的存在被繁忙的人略视,它的微笑被置之不理,假如开在山谷里,可以让风儿带走芬芳,如果开在山涧里,飘落的花瓣可沉醉在清澈的甘醴,而它却开在了路边,被车轮带起的一路烟尘洗礼,被溅起的泥水伤了身体。

    而它静静地感受着路边的寂静,喧嚣繁华终是过眼云烟,守候着春华秋实,遵从着生而发,枯而寂的规律,淡泊宁静以致远,以“冷”观物是热心,对生活的热爱让它顾不得别人对自己的感受与态度,它活出了精彩的自己。谁能说它不美丽?

路有多崎岖,人有多奇志

这里鲜有人烟,可稻田却是一片挨着一片,黄绿掩映,层层叠叠。这里看不到收获的情景,田地里矗立的稻草人告诉人们——主人已经满载而归。

想象着人们收割的情景,在倾斜的山坡上,在蜿蜒的荒野里,在离家几里之外用锄头和镐把开掘出来的田地,戴着蓑笠,因为天还下着细雨。一望无际,只剩下未收割的稻子在矗立。通向上山的小路上几个厚实的脚印镶嵌在泥水里。

颠簸,从9点延续到12点;晃荡,感受着车轮与泥泞的拼搏,沙石的尖刻。从一侧倾斜到另一侧,身体与车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就在这里,我们将修建高铁几十里,只有体验了路的难行,才能更加期盼路的开拓与新立。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没有路开出路更不易。两个驱动的“猎豹”被迫转过头去,而一个月前,十几个年轻人已经驻扎在这里,机器声打破了乡村的沉寂。

亲踏泥土才觉亲昵

多希望没有下雨,我们的脚上也不会沾满泥迹,在水与泥之间找不到落脚的踏实。索性不再选取,落脚处即是安稳地。才感到很久以前,没有鞋子,人们赤脚打猎,赤脚耕种的生活,才是返璞自然的皈依。无选则无忧,欲壑难填是烦恼的源头,落叶归根,人复入土,土则生物,生生不息。

    如今的硬化路面使我们更远离了泥土,儿时在花生地里找“粮食灌”的情景难以忘记,丰实的仓廪都来自这片芳香的土地。一路泥泞更是少有见闻,在记忆中渐渐退去,而今亲踏上这泥水反倒不觉得有多懊恼,雨水带给我清醒与静驻。

有些可以忘记,有些却是终生的铭记。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