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打造中国高铁速度 引领中国高铁时代 > 勘察设计
极目贵广识风流
铁四院贵广勘察设计回眸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刘新红   时间: 2014-12-29
【字号:

峰峦叠翠,五彩斑斓,美丽的黔、桂、粤三省区天然胜景。这里有清山、秀水、幽林、奇洞,还有览不尽的少数民族风情。然而,多少年来,环境的闭塞、交通的阻滞,隔断莽莽群山与蔚蓝大海的相连。借力交通大动脉,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都在一遍遍召唤着一条快速便捷的出海通道。

2006年,这里迎来了铁四院贵广铁路方案竞标组的技术人员,在偏远的大山深处,启动了这条幸福路的前期研究。

从设计室到工地,处处呈现攻坚克难的动人场景

夜已深。静谧的大院里,桂花树静静地将芬芳倾吐在深秋的夜晚。铁四院贵广铁路竞标办公室的大窗就像明亮的眼睛,神采奕奕地俯瞰夜色中的大院。

办公室内,大伙儿都在埋头工作,手指敲击键盘的嘀哒声,就像一曲协奏曲,装点着安静的空间。不知不觉,时至午夜。

2006年9月以来,铁四院贵广铁路竞标办公室,每天都上演这样的情景。贵广竞标方案研究范围广,要求高,长达900公里的正线,仅大面积的方案研究就超过5000公里,加上沿线地形地貌错综复杂,是铁四院历年来竞标项目中为数不多的特大复杂的山区铁路项目,也是铁四院当年最重要的一个竞标项目。

铁四院调用“强将”上场,总体盛勇带着福州轨道交通网络规划项目中标的喜悦,转战贵广战场,线站处副总工程师钟绍林、颜湘礼作为铁四院经调专业领军人物,当仁不让披挂上阵,吕小应带着宜万铁路的设计经验从崇山峻岭中走来,董云松、吴超平从长大项目的总体岗位上移师攻城,为了家乡,作为贵州人的金治华三十年等一回,满怀激情的走来……

更有老专家和院总助阵。设计大师陈应先、老专家崔庆生、张作怀,院总王玉泽、何志工、陈泽建、王海潮……他们好比驾驭巨轮乘风破浪的舵手,是会战集团军的“军师”。

贵广铁路沿线山奇水秀,地貌错综复杂,选线设计可谓因水忧也因水优,与山搏更与山依。如何与自然环境和谐相处,让险点密布的沿线一路舒展成景点长廊?成为贵广铁路设计的高起点。

从院领导到竞标小组普通一员,形成一条责任链,有的跑现场想方设法收集有关城市规划、交通、水利、环保、旅游等方面的资料,有的在办公室通宵达旦画方案。一天接着一天干,一件接着一件办,眼见方案设计一点一点个性彰显,品位提升,绿色铁路、环保铁路的设计格局呼之欲出,西南华南片区加快融合的愿景进一步凸现。

2007年3月,中标后的铁四院拉开了贵广铁路勘察序幕。在各勘测队千里大转移奔赴工地的途中,上演了感人的故事。

工勘院七队接到任务通知时,南下贺州的火车票全线告急。容不得耽搁,从信阳出发的职工,买了到郴州的站票,从武昌出发的职工,一部分人买了去桂林的站票,另一部分人买了去韶关的站票。有经验的职工不忘带上小塑料凳,做好了最困难的打算。上了火车,车厢内的情景与大家事先想象的差不多,能站人的地方都挤满了人,带上的小凳一时还派不上用场。“这还算不错啊,还有位置放脚!”有同志开起了玩笑。

度过了漫长的一夜,终点总算到了,虽然站了一宿,每个人都又困又累,但立刻直奔长途汽车站,从桂林、彬州、韶关三路直奔广西贺州市。经过近24小时的长途跋涉,七队参战人员全部安全到达贺州驻地。

4月11日下午2点,八队接到增援贵广的通知,当时队里的车辆分别在石怀线和向莆线,其他人员则分散在各地。打前站的同志当天下午5点买站票赶赴广宁,队部着手安排其他职工直接到广宁集中,车辆在完成既有工作后,立即返回武汉清理设备仪器,14号凌晨2点到达广宁驻地,卸车后当天下午就出工,抢了半天活。

广宁是中国著名的十大竹乡之一。这里万倾竹海,十里竹廊,美丽的绥江两岸,群峰吐翠,绿波荡漾,碧水、蓝天、青山、翠竹浑然一色。

虽说山有竹则山青,水傍竹则水秀,然而当勘测队员们身临其境开始工作时,这竹子非但不好看,简直是面目可憎。而且有竹则有蛇,头一天插大旗,八队在山上就看到了令人发指的竹叶青!这让北方人居多的八队职工心里发怵。

队领导立即组织班组长召开安全生产会,大家献计献策。有人说上山要扎紧裤腿,并建议每人手持一根竹棍,登山时东敲敲,西打打,蛇听到动静,就会事先溜走。有人说要增加携带蛇药的数量,并准备一根备用的绳子,万一被毒蛇咬伤,立刻按规定用量不间断服用蛇药,绳子则用来扎紧伤口上方,防止血液倒流。队上总结大家的经验,又上网查了一些资料后,制订出了防止被毒蛇咬伤的紧急预案,张贴在板报上。

第二天,山上就出现了一支支身穿迷彩服,手持竹棍的队伍。工地歇息的时候,大家用砍刀把竹棍打磨得光光溜溜的,还有人用油漆涂上几道,红绿相间,煞是好看。

贵广线勘测时,正逢两广雨季,出工时经常半途遇雨,置身于荒无人烟的山顶,躲也没处躲,藏也没处藏,只好任凭豆大的雨点直往身上砸。但见连绵的群山,高耸的山峰,幽深的峡谷,全都淹没在一片雨雾之中。雨在风中飘,竹在风中舞。风吹林响,竹林波浪般起伏。仿佛置身仙境,但毕竟是肉身凡胎,全没有羽化成仙之意,只有衣服湿透,浑身寒颤之痛。

衣服常常湿透,很多人又没带换洗的,有的职工就把衣服放在空调上烘干,三队驻地不让开空调,队里特意买了三个电吹风,不久就吹坏了两个。

铁四院勘测指挥长谢华连用两个“出乎意料”来形容贵广线。一是现场情况出乎意料的“困难复杂”,表现在大江大河带来的交通不便,特别是粤桂交界的三队及八队地段,桥隧相连,独特的竹海大观令勘测举步维艰,此外正逢两广雨季,有效工天难以保证。二是各队抢睛天战雨天,在指挥部及总体组统一协调下,在如此困难的条件下,保证了进度的正常进行。他说,两个“出乎意料”的背后,是各队职工和技术人员们顾全大局、精诚合作。

从出图到配施,艰辛喜悦的脚步在延续

铁四院承担的贺州至广州段259公里,桥隧比高达67.1%。2007年1-9月,贵广铁路累计完成25万米的钻探工作量,为四线桥、浅埋隧道等重大、复杂工点工程地质和水文地质条件建立了地质“户口本”,满足了初步设计需求,是铁四第一个在定测期间完成勘察大纲计划勘探量70%的大型铁路建设项目,受到了铁道部鉴定中心的好评。

贯彻“环保选线”,铁四院在线路设计中加强对风景名胜区、生态涵养用地的保护和节约,在广西自治区境内绕避了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寿峰墓群和大平岭墓群,在广东省境内绕避了省级三岳自然保护区和广宁竹海国家森林公园保护区,避开了佛山市第二水源保护区。人性化的站位,让设计方案更加温润、质感。

2008年10月13日,贵广铁路在桂林举行了开工仪式。铁四院主战场随即从出图转向配合施工。

随着贵广铁路建设进程高潮迭起,大批设计人员带着凝结着他们心血的施工蓝图一同铺向施工现场,他们采取蹲点服务的方式,通过检查、指导、反馈、落实等四个环节,从技术层面帮助施工单位解决施工难题,对已经完成并交付实施的设计进行拾遗补缺,优化完善。

贵广铁路进入开通运营倒计时,为了交付项目,满足需求,铁四院配施人员奋战现场,枕戈待旦。他们在使命与压力、平凡与责任、快乐与委屈交织的一线工作中,逼自己,催他人,朝团队叫,对业主笑。低落时自我激励,失意时相互点燃,体验着和同龄人不一样的酸甜苦辣。

2003年,迈出大学校园的李其龙来到铁四院,出外业、画图纸,经过三年的“磨炼”,练得一身实战本领。2006年,李其龙投入到贵广铁路项目的竞标中,从此开始了贵广铁路建设的“八年抗战”。

从技术队长到项目总体,从白衣飘飘的青年到实战经验丰富的“大管家”,李其龙用了八年。

李其龙的生活经常都是“两点一线”——家、指挥部以及贵广线,这“两点一线”一点都不简单,充满了挑战。最开始从武汉到佛山的指挥部,在路上的时间就要整整一天,八年里,差不多有四年时间他是在指挥部度过的。而日常工作就是在贵广线上沿线跑,与不同的部门打交道。

越临近铁路开通,压力就越大,作为要确保开通的重点项目,贵广铁路在开通前必须全力以赴,不能有任何环节掉链子。经常就是白天看现场,晚上坐下来开会,常常是会开到凌晨三四点,然后赶快眯一下,第二天接着跑现场。

山东大汉赵尔官只有30多岁,头发却已稀疏,1米8的个子前佝着,面容疲倦。2013年2月26日,我国首座下进下出式车站——佛山西站开工。在过去这段时间,这位贵广铁路站场专册兼佛山西站总体,遭遇了工作十年后最累的时刻。

“感觉精神状态大不如前,以前爱运动,身体杠杠的,中午吃完饭,都要到灯光球场打下篮球。”赵尔官说。现在,他渐渐失去的不仅是篮球这个爱好,还有生龙活虎和一头曾经茂密的头发。

“这么壮实的人,因为工作忙,压力大,一下出现早衰的现象,看着很心酸。”与他一起并肩战斗的站场专业尹健,前一天晚上接受采访,说到赵尔官,触动了某种情绪,在我面前突然红了眼眶。

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动情时,尹健说,虽然了解这种工作状况是四院人的常态,包括他自己也是婚礼的最后一刻才从办公室奔回老家。“但就是觉得身边很多赵尔官这样的四院好人,他们敬业,人品好,却无法过上正常的、安稳的生活,在最好的年华里疲于奔命,付出了太多。”

为了贵广铁路以及中国在建、准备建的那些铁路早日蓝图落地,多少四院人的生活就是在提资料、交设计、跑现场、开会、PPT、解释澄清中刻板循环,变得有些“不近人情”,那句“人是诗意地栖居在这个世界上”离他们的世界太远太远。

远离的还有亲情。“有一天晚上,我推开他驻地的房门,看见他正对着家长群里上传的入学典礼视频,仔细找他儿子的身影。”尹健说,虽然自己还没有孩子,但那一刻对赵尔官的牵挂和失落感同身受。毕竟是孩子小学一年级的重要时刻,错过了也就永远错过了,而且因为四院的工作性质,这种错过今后还会有很多。

赵尔官的妻子在邮局工作,上班也很忙,岳父岳母担当起接送孩子的任务。相对来说,他们比较理解铁四院的工作性质,是是因为赵尔官妻子是我院老专家陈应先大师的外孙女,对四院人这种奔波与奉献早已耳濡目染。

两代站场人,为了让中国人拥有更好的铁路,有机会还会一起交流,“他说的一些思路当时有些不能领悟,工作时间久了慢慢体会到了精髓。”赵尔官说。言传身教的不仅是工作经验,还有陈应先大师对铁路站场事业责无旁贷的热爱和奉献。

有人说,这个社会能力真正强到爆的人少之又少,面对从未做过的事时,有的人敢扛敢上,好像自己有五成功力,事情一旦坚持完成,起码有了七成功力,剩下的人就会说,你看他们本来就很厉害。

其实入职时大家都一样,耐造抗压的,会越来越耐造抗压。对赵尔官来说,佛山西站就是他人生的磨刀石,他不会因为苦而放弃,只会因为扛而成长。

铺路架桥,任劳任怨,那些死掉的脑细胞,那些擦掉的汗与泪,那些百转千回一路向前,贵广铁路将一并铭记。

打印本页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