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国林 大桥局五公司测量队长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5-04-29 13:25:00

【字号:

敖国林对刘家庄大桥桥墩进行位移测量

1980年入伍的敖国林,如今已是五十出头的年纪。36年的筑路生涯,皱纹爬上了他的眼角。36年的坚守,陪伴的,是他最熟悉的测绘仪器和早生的华发。是的,他如今已经真的是一名“老”铁道兵了。

36年前,他开始修路;36年后,他仍在修路。36年间,他把一生中最好的年华筑成纵横的大道。敖国林1986年开始担任测量队长一职,经历了12个项目的磨砺,他在测量技术指导和管理上就是一把锋利的宝剑。他刻苦钻研测量技术,经他亲手量测及指导下的路基、桥梁、隧道、涵洞的测量工作全部准确无误顺利开展。无论在悬崖峭壁,还是深山密林,他都能用独到的眼光选取最合适、最便利的控制点,多少个别人眼中阻碍测量工作的难题,在他面前迎刃而解,多少次测量隐患,都被他超前预见。

敖国林说:“施工如果没有测量,就犹如大海行船没有指南针,我们每天除完成领导安排的测量任务外,还有那些需要我们超前谋划,做到早测量的,特别是施工变更需要的,我们更要达到早测量、早测算、早出图的要求,这样才能保障施工顺利进行,才能真正起到先行军的作用。”接触测量工作之初,他从基础知识开始学习,从平面及高程控制、导线网的控制测量以及公差计算学起。从扛起测量仪器,他一干就是近30年,直到如今仍痴恋般地执迷于他心爱的测量事业。

测量人员是每一项工程的先锋。敖国林先后参加了大兴安岭十韩铁路工程、内蒙集通铁路工程、海南西环铁路工程、绵阳机场工程,特别是青海河卡山隧道位于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别人走快一点都会受不了,他却要背着仪器翻山越岭。两年时间,工程建设任务完成,测量工作无一差错。当公司承建第一条高速铁路——贵广高速铁路,领导把全线的测量任务交给他。他没有犹豫退缩,稳稳地挑起了这一重担,经过无数个加班的夜晚,无数次对现场的考察,计算数据、确定方案,他负责主测的贵广高铁12668米的两安特长隧道于2012年7月31日实现了完美对接。

由于沪昆铁路客运专线项目测量人员紧缺,他便又马不停蹄地奔赴沪昆客专项目工地。沪昆项目当时有隧道掌子面5个、二衬作业面5个,大桥1座,另外还有其它挡砌工程等测量工作,而测量人员技术水平参差不齐。面对繁重艰巨的工作任务,他耐心教、细心管,经过一年的努力,已经带出一个业务过硬的测量队伍。由于沪昆项目地质复杂、线路长,每年一次的复测工作必须要步行完成,并且一天要完成近20公里,他经常是天没亮就带着干粮和队员出发,别人早就下班休息了他们还没有回来。回到项目部他也休闲娱乐,那就是坐在办公室计算、复核各种数据,完善测量资料。

计算、放样、测量、复核……在别人看来枯燥乏味的工作,他却干的津津有味。这些年来,为了测出准确的一个点,他必定要反复看图纸、查资料,算出确切的数据,然后对准后视点,测出下一个点,尤其是桥台和隧道的上心点位,更加仔细认真,确保不出现半点差错。他说:“干测量这一行的,必须要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事业心,绝对不能马马虎虎,麻痺大意。如果测量不准,点位有误,那将会给单位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信誉损失更是不可估量,所以我得认真负起责任来。”

由于技术过硬,各类小建筑公司、个体老板想方涉法要把他挖走。开出高薪待遇的有之,给派专车的有之,给家人孩子找工作找学校的亦有之,他都一一婉言推辞掉。他说:“作为一名职工,应该遵守企业的日常管理规定,勤奋工作,忠于企业,这是作员工的应尽之责;作为家庭的一家之主,应该为家庭负责,热爱生活,这是作丈夫应有之义”。回家的路,承载着他的思念和家人的期盼,它可以是所有人眼中平凡的路,但对于敖国林却意义非凡,因为他甚至一整年也走不上一趟。

他先后多次获得公司记功、记大功,集团公司“技术能手”“劳动模范”、股份公司“先进生产者”等荣誉,他甚至没有跟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提起过。

这个测量班长的人生谈不上轰轰烈烈,但是他却在平凡中孕育着伟大。他只是一个把工作作为最大爱好的人,是一个把集体利益作为最大利益的人。他把头顶上的光环看得很轻,把肩上的责任看得很重。在自己的岗位上,他迈着坚实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他的这种工作作风深深地影响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认识他的人都对他的敬业精神交首称赞。是的,能把平凡的事情做好,就是不平凡;能把简单的事情坚持做,就是不简单。

谁都知道,搞工程测量要在沟壑纵横中爬坡上岭、披荆斩棘,无论空旷的山谷还是荒凉的大漠,都要亲自去“丈量”。在酷暑炎寒的煎熬下,风里来、雨里去,日日,月月,年年。各种酸甜苦辣唯有他自己才清楚,但他爱他的荒凉的山野,他爱他的冰冷的仪器。

为山者基于一篑之土,以成千丈之峭;凿井者起于三寸之坎,以就万仞之深。就这样,敖国林用他的步履丈量着祖国大地,为每一条他参与修筑的大路放出最准确的大线,也为自己的人生坐标画下了一个个永不磨灭的刻度。

此刻,我不会知道他正在哪一座隧道或者哪一座桥上忙碌着,我只知道,他从不闲着。

敖国林在刘家庄隧道进行隧道净空面测量

相关新闻: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