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背后的故事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赵金飞  时间:2017-11-08 08:00:00

【字号:

操作室中的尹金川

最小净距只有2.4m,下穿距离长达117m,下穿区域为上软下硬复合地层,国内首次……自7月底,十一局集团城轨公司深圳国际会展中心配套市政项目下穿11号线施工以来,十一局集团城轨公司、盾构管理中心、项目部三军用命,迅速组织力量,抽调精兵强将,各级领导蹲点帮扶,现场督战。在下穿“战斗”中,“三军将士”讲责任不讲困难,讲奉献不讲条件,克服重重困难,打赢了盾构施工专业能力的“荣誉之战”。

尹金川——他为青年先锋作代言

他叫尹金川,虽然只有27岁,却是一名有着四年“驾龄”的“老司机”了。这次他被委以重任:担任下穿施工的盾构机主操作手。

眼前的尹金川,一身工装,目不转睛地盯着盾构机操作面板上形形色色的按钮,不时地用手中的对讲机与同事交流,显得如此的专注认真。可能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大男孩刚刚晋升为父亲。

8月5日,在盾构机刀盘即将进入下穿区域之际,作为盾构机主操作手的尹金川却悄悄离开了深圳。回家的当天晚上,妻子便成功生产。面对新生的小生命,他比任何人都想多给儿子一点陪伴。但仅仅两天后,他却提出要赶回深圳。父母责备、妻子不舍,他耐心地做好解释工作。

回到深圳后的尹金川,一头扎进了狭小的盾构机操作室。谈到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他淡淡地说道:“下穿区域为上软下硬地层,其他操作手是从华东区域过来的,对于复合地层下的盾构机参数控制缺少经验。我之前在莞惠,对于上软下硬地层有一些小心得,希望能派上用场。”

“尹金川是我们为了此次下穿11号线特意从盾构十六队‘挖’过来的。他在莞惠3标丰富的上软下硬地层掘进经验对我们此次下穿帮助很大。”谈到尹金川,承担该区间施工任务的盾构十队队长成于星这样讲到。

盾构机在上软下硬地层中掘进,参数控制是关键,这一点尹金川很是清楚。“复合地层中掘进,掘进速度必须保证30mm以上,要不然很容易出现超挖”“建议推力保持在2000-3000t”……现场会议室内,尹金川和他的团队正在热烈地讨论着下穿施工的掘进参数。

“能参与到如此高难度的工程中,是我的荣幸。这一仗,我们打的很漂亮。”两次下穿施工取得圆满成功,尹金川和他的团队诠释了什么叫专业。

张涛——他为工匠精神作注脚

张涛,盾构十队设备副队长,2006年加入城轨大家庭。十年来,他跟随城轨的脚步,辗转于广州、武汉、南京、合肥、杭州。从机修,到机电工程师,再到设备副队长,他见证了城轨的发展壮大,城轨见证了他的不断成长。

“黑油脂泵密封损坏了……”8月9日,正在下穿施工的关键时期,一个急促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不好。”凭着多年的设备管理经验,张涛知道大事不妙:“黑油脂泵密封损坏后,泥砂会被反压到主轴承,造成主轴承损坏。而主轴承是盾构机的核心配件。”想到这里,张涛不禁背后一凉。

“马上从仓库将密封送到隧道。”与地面简单沟通后,张涛拿起工具,熟练地拆除损坏的密封,随后进行更换。整个过程不到30分钟,紧张有序,忙而不乱。

“张队长真是好样的,平常换密封需要2个小时,这次他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一旁的工人禁不住为张涛竖起了大拇指。

下穿期间,张涛带领他的团队每天对设备从前到后、从里到外巡视两遍,确保设备正常运转。台车、皮带机、轨道、注浆泵……每台设备的“脾气”张涛早已烂熟于心。

虽然做了充足的准备工作,然而总有一些情况让他始料未及。“皮带机转不动了……”8月10中午,正在吃午饭的张涛收到隧道内的求救信号。张涛放下碗筷,立即奔向隧道。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皮带机从前到后都检查了一遍,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张涛依然没有答案。

“上软下硬地层中掌子面的稳定性很差,盾构机停机的时间不能太长。”张涛脸上的汗水如珠,后背也早已湿透。“会不会是皮带机的刮泥板卡死了呢?”张涛突然想到:“这种情况极其罕见,但不是没有可能。”

上去一检查,果然是因为地层突变的原因,导致皮带机刮泥板被小石子卡死。简单的处理后,皮带机正常运转,盾构机恢复掘进。张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张金涛——他为担当实干作诠释

“目前正在进行带压进仓换刀,我们张经理进去了……”大家口中的张经理就是张金涛,项目的工区副经理,负责盾构施工的各个工序之间的衔接,确保盾构施工高效有序推进。

上软下硬地层中掘进盾构机刀具磨损严重,并且掌子面稳定性较差,带压进仓换刀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带压进仓,因为土仓内压力较高,安全风险系数高,必须经过专业培训取得证书,并且体检全部合格后才可以带压进仓作业。而张金涛是项目管理人员中唯一一个符合条件的。张金涛肩上的担子一下重了起来,他将承担起这项十分重要却又十分危险的任务。

“因为掌子面的稳定性较差,需要在换刀之前在掌子面制作泥膜。我第一次带压进仓的时候就是检查泥膜的成型效果,保证后续工人进仓换刀的安全。”冒着巨大的风险,张金涛进去了:“因为很久没带压进仓了,还是有点紧张和不适应,出来后恢复了三天。”

在刀具更换完成后,张金涛当仁不让地再次进入土仓内。“第二次进去主要是检查刀具的螺杆复紧情况和面板的耐磨情况,为下穿施工做最后的准备。”张金涛说到。

8月5日晚,沉睡了5天的盾构机发出阵阵轰鸣,向前掘进,开始了这次不平凡的穿越。这次,张金涛没有了三天的恢复期,立即投入到下穿施工当中。

在地面调拨人员和设备对漏气点进行注浆封堵,在隧道内指挥工人拼装管片,在地面协调管片吊装、浆液拌制,在隧道内指挥三次注浆、电瓶车调度……要说下穿施工期间谁最忙,当属张金涛。地上地下两头跑的他,有时候甚至和工人一起作业。

“因为拼装机故障导致掌子面喷涌,大量渣土涌入到盾尾,管片无法拼装。”一名作业工人回忆到:“张经理跟着我们一起清理盾尾的渣土,不怕脏、不喊累。”

“下穿施工期间必须保证连续掘进,工序的衔接显得尤为重要,每一个环节都必须按部就班地向前推进,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张金涛说到:“只要盾构能平稳向前推进,自己苦点、累点也所谓。”

杨玉——他为履职尽责作表率

“那时真是惊心动魄,毫不夸张的说,很有可能‘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回忆起区间右线下穿时的一次险情,盾构管理中心总工程师杨玉仍心有余悸。

8月6日晚10点,右线盾构机刀盘刚刚进入下穿地域,遭遇地层突变。盾构机在推进过程中突然出现扭矩、推力变大,推进速度起不来,掌子面喷涌,渣土温度升高,土方超挖,情况十分危急。杨玉当机立断,决定改变盾构掘进模式,并亲自调整盾构机的掘进参数。2个小时后,盾构机各项参数恢复正常。正是凭借着事前周密的策划部署和当机立断的应对措施,最终有惊无险。不止是杨玉,盾构视频监控室的铁建南方公司指挥部指挥长刘广钧和城轨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周晗此时都长出了一口气。“十一局果然是人才辈出啊,这次多亏了杨玉,要不然我们都交不了差。”刘广钧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10月18日凌晨3点,在监控室值班的杨玉发现自动化监测器上单次沉降数据过大。当时刀盘正处在11号线出线段下方,距离11号线隧道垂直距离仅4.8米。出线段虽然车流量较小,但如果沉降不及时控制仍然会导致重大险情。“立即停止掘进,在盾体后方进行补充注浆,分三次均匀、交叉填充。”电话中的杨玉,语气是如此的坚决。第二天上午9点,自动化监测数据更新后,沉降得到了有效控制。杨玉再一次化险为夷。

上午10点,在盾构视频监控室连续熬夜值班的杨玉,身体有些吃不消,这几天都在打点滴。但看起来精神抖擞的他,丝毫不像已经值了一夜晚班的样子。当问他为什么还不回去休息时,他说到:“昨晚推进的时候数据不是很好,现在已经正常了,我再持续观察一段时间。”一个小时过去了,确认盾构机各类参数正常后,杨玉这才放心地回去休息。

艰难之路,唯勇者行;坎坷之途,唯强者往。双线实现安全下穿;最大沉降只有5.5mm,低于6mm的控制值,是他们交上的答卷。一群平均年龄不到29岁的怀揣梦想的城轨人,在鹏城书写着勇者无畏、强者无惧的青春诗篇。

张涛正在对砂浆罐进行检修

张金涛正在讨论掘进参数

监控室中的杨玉(后三)

相关新闻:

展翅激浪战鹏城 2017-11-01
十一局城轨公司广州8号线北延段8标盾构区间双线贯通 2017-10-31
十一局城轨公司多项工法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2017-10-26
十一局城轨公司“线上线下”学习十九大报告 2017-10-26
十一局集团“盾构尖兵”同台竞技 2017-10-17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