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一个铁道兵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瑞刚  时间:2017-06-21 08:00:00

【字号:

2011年,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被分配到十二局电气化公司朔州铺上至七里沟220千伏输电线路改造工程。在这里,我结识了老铁道兵张金升,当时他已57岁,负责项目部青赔及协调工作。转眼间,6年过去了,这位老铁道兵给我留下的印象却越来越深刻。

他常说,“铁道兵不畏艰险、勇攀高峰,遇到困难,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兵字两条腿,就没有咱铁道兵迈不过去的坎。”这一切,只因他曾是一个铁道兵。

用脑门照亮前路

他的头发所剩不多了,但他仍满怀工作的激情;军装虽然已经脱去,但他仍不忘初心。他笑着对我说:“过去啊,我的头发是为铁道兵的事业牺牲了;以后,我就用锃光瓦亮的脑门将你们这些‘小年轻’的前路照亮。”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项目部为我们新员工准备的“接风宴”上。他和蔼可亲又不失威严,军人的优良传统一直保持在身,开口便精炼干脆地说:“今天安顿好住宿,吃饱喝足,晚上早点休息,明早去现场。”

第二天一早五点多,我们便出发来到了现场。放眼望去,轻风吹过,一片片绿油油的庄稼犹如浪花般一浪浪地赶向远方。眼前的美景令人陶醉,已分不清到底是风在吹庄稼,还是庄稼在驱赶风。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在这39.8公里的庄稼地里把110个铁塔中心桩找出来。

在张金升的带领下,我们豪情万丈开始大干起来。炎炎烈日下,一行四人在庄稼地里钻进钻出,钻出又钻进……每找到一个,便兴奋的嗷嗷叫。走上几百米,继续找下一个。浓密的庄稼地里找个小小的中心桩,虽比不过大海捞针,但也着实不容易。时间渐渐流失,我们刚开始的兴奋劲没了,脸上、身上被庄稼叶子划出一道道的红印痕,体力越来越差,带的水喝完了,肚子早就开始抗议了。

“铁道兵,背朝西,一行四人找桩去,一天最少十公里。”这让我想起了自小看过的动画片《西游记》:白龙马,蹄朝西,师徒四人取经去,一走就是几万里。若说唐玄奘大师是取经队伍的主心骨,那眼前的这位老铁道兵不正是我们“找桩小分队”的精神支柱。于是,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稳步向前,坚信胜利就在前方。

最终,我们利用4天时间,走完了全程,除个别中心桩没有找到,其余百分之九十多的中心桩都被找准定位。虽然我们四个人都被晒得黑黢黢的,还起皮了,但这位老铁道兵依然笑呵呵地说:“头皮晒黑了没关系,等褪了皮,还能为你们照亮前路,照得更亮”。

比曹操跑得更快

说曹操,曹操到!张金升就是比曹操跑得更快的人。他说,“领导交待的事情要办好,工作中遇到问题要办好,本职工作更是必须办好。”

“张经理,17号基础阻工了。”“好的,马上到!”话毕,张金升立即去17号解决问题。“张经理,95号基础阻工了。”“好的,马上到!”解决完17号的问题,他又马不停蹄赶去95号。

事情多资金少,起早贪黑战线长。青赔资金的短缺是导致青赔工作进展缓慢的主要原因,张金升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想尽办法不断克服。“有困难是正常的,青赔工作虽难,我迎难而上。”他当时是这么说的,而且我深深地记得,他,的确做到了!

为保证工程施工顺利进行,他从早到晚鏖战在施工第一线,黑眼圈经常挂在他的脸上。当项目部员工睡眼惺忪地起床时,他已经晨练完毕,走在去往工地的路上,而晚上大家基本都休息了,他才从外面回来。

就这样十来天后,他的司机申请换人,说太累了。换了一个司机,又过了十来天,第二个司机也申请换人。第三个司机上任后,坚持了半个月就病倒了。自那以后,项目部硬是给他配了2名专属司机。

多亏有了这位老铁道兵,项目部的工程进展很顺利。记得有一次,一位老农过来问我:“你们那位老铁道兵没来么?好久不见他了。”我说:“他啊,正在需要他的地方忙着呢。”

说曹操,曹操到!我的话音刚落,张金升的车就远远地驶了过来,打了声招呼,又一路向西驶向远方,洒下一路夕阳的光辉,继续着他的忙碌。

这就是我敬佩的老铁道兵张金升,如今63的他,还在继续发挥余热,坚定不移地走在建设祖国的道路上!

相关新闻: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