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巴国之行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杜保懂 时间:2017-09-30
【字号:

2016年4月,怀着首次出国的兴奋心情,我和5个同事乘上了飞赴巴基斯坦的航班。或是因为“中巴关系”的亲密和谐,亦或是要投身于巴基斯坦卡拉公路建设,我暗下决心:从开始就要做好,不虚巴国之行。

初来乍到, 我所在的中铁二十局卡拉公路项目驻地在南卡拉市郊区租的一栋民房里,我们的到来,给不大、不太热闹的驻地增添了些许生机,但也热住宿空间变得拥挤。

没多久,我们欣喜地搬到了南卡拉外郊5公里远的新驻地。驻地房舍和院墙全部是砖砌的,里面刷白,外面刷成赤红色,住宿区、冲水厕所、浴室都按照中巴人的习性,而分开运行。平日里,未经允许巴方人员不得进入中方人员生活区,临时来访者未经允许不得进入驻地院内。

中方员工的宿舍均为3人一间,配有空调、简易衣柜、单人木床及床上用品,以保证高温天气室内舒适。我们入驻后,收拾了建筑垃圾,平整了地面,购买了一些绿化树苗栽种在房屋四周,这些树苗生长极快,半年以后就和房舍一般高了。

巴基斯坦市电供应不足,每天定时停电。为了解决电力供应问题,我们自行配置了大功率发电机,平时市电和发电机切换,保证了全天都有电力供应。此外,我们还在驻地院内打水井,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保证日常洗漱用水。这个院落就是我们的生活、办公、活动区域。

巴基斯坦地区饮食简单,食材匮乏、品种少,当地人一日三餐基本就是土灶烤出来的饼蘸黄豆,或者豌豆做成的酱吃。当地种植的水稻脱壳成的大米,都是长粒发黄带有一股陈仓味且没有糯性的大米,中国人很难下咽,相比较才知道国内的大米真的美味可口。在屡屡适应当地大米无果的情况下,我们只有从国内采购自产的大米。

为了改善我们的吃饭问题,工区办公室和厨师定期会去当地农贸市场寻找新上市的食材,调研食材品种、价格、质量。在交通允许的情况下,他们也会去拉合尔、费萨拉巴德等大中城市的大型超市和中国商店,采购一些从中国进口到巴基斯坦的大白菜、干蘑菇等食材。因为巴基斯坦卖的蔬菜基本在中国都能找到,但是中国的很多种蔬菜却在巴基斯坦难以寻到,很多蔬菜从长相到口味也全都不一样,比如:这里的冬瓜,就只有中国的土豆这么大,且皮厚肉涩。

此外,因巴国基本信仰穆斯林,绝对禁止售卖、吃猪肉,售卖、饮酒被发现也是要被扣抓的,但不限制外国人饮酒。为了减少伙食开支,填补食材,我们把院内所有未硬化的地面都开垦成了菜地,休假归队的职工从国内捎带来中国的蔬菜种子,大家业余时间主动种菜锄草。

“巴服”是巴基斯坦的传统服装,是用轻薄布料制作成的一种上下身一体的宽松衣服,再饰以类似藏民戴的白色小圆顶帽子。平时,当地人喜欢穿拖鞋或直接赤脚行走,只有在商务活动或正式场合,才穿以西装和黑色皮鞋为标志的正装。近些年,随着巴基斯坦的开放,很多年轻人和商业人士很少再有人穿巴服了,大部分衣服都从中国进口。来巴工作前,瓮马基本带够了在这里一年穿的衣服,平时很少去市场买衣服。当地气候炎热,太阳毒辣,同事的衣服长期在汗水里沁渍褪了色,旧点的衣服轻轻一用力就能撕裂,在国内穿3年的衣服在这里不到一年就烂了。

还有个现象,就是巴基斯坦的交通路况很差,燃油摩托到处都有,时常发生交通事故。当地公共汽车很少,长途巴士超载严重,车顶和车帮但凡能站、能抓住的地方,“外挂旅客”是件很正常的事。中国人没事是不出门的,外出办事需要提前一天到警局报备,经允许后外出,外出期间不乘坐当地的车,办完事后立即返回驻地,绝不允许在外逗留或逛街,更不允许在外留宿。

但毕竟两国一衣带水,关系极好。外出的时候,很多巴基斯坦人会主动和瓮马打招呼,有的会要求合影。呆的时间久了,我们在这里多少都学会了几句英语和当地的“乌尔都语”,即使没有翻译,也可以办事交流。而日常的安保措施也很到位,中国人在这里从未发生过意外事件。

很多巴基斯坦人,其实也十分向往去中国旅游,甚至找工作,我们表示欢迎。在这里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和同事们收获颇多,增强了生活自理能力,开拓了眼界,也提高了工作能力。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