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原大地上刀尖添血的“兰渝人”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子明 李仕兵  时间:2018-01-03 08:00:00

【字号:

九年一瞬,我们筚路蓝缕、勇于担当、破茧成蝶。九年的风雨、煎熬,九年的付出、奉献,让我们感慨、感叹与感怀。大桥工程局集团兰渝铁路项目即将进入第十个年头,是总结、沉淀与收获果实的时候了。

不走进项目工地,难以想象地质极其复杂的“技术难题”。兰渝铁路是秦岭高原、青藏高原、岷山山脉的交汇褶皱地震带,地质结构极其复杂,诸多特殊不良地质难题,引来全国地质、隧道专家齐聚现场会诊,国家与地方有关专业研究机构、相关高校,以及铁总与工总各设计院等参与兰渝铁路科研课题研究。现铁总副总经理王同军、原工管中心主任张梅,国内隧道界专家王梦恕、梁文灏、史玉新、关宝树等,多次到化马、天池坪、桃树坪隧道调研或检查指导,就高地应力、涌水、泄水洞、高瓦斯、大滑坡、富水粉细砂等特殊不良地质,组织10余次专家现场研讨指导。大桥工程局集团指挥部与一公司项目部组织在天池坪隧道进口段地应力科研攻关,通过采取不同类型超前支护、刚柔性初支、不同厚度H型工字钢、调整锚杆长度等反复进行支护参数试验,成功摸索出适应软岩地应力的设计支护参数。参建桃树坪隧道3号斜井针对富水粉细砂地质,通过进行真空、管井等降水试验,以及特殊弧度双侧壁、不同形式中隔墙、不同尺寸的小导洞等试验,成功开创出“双导洞超前”新工法,解决了诸多地质技术难题。

化马隧道特殊地质专家会上专家强调:兰渝铁路极特殊地质条件决定了按正常的思路、方案、资源投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桃树坪隧道地质为VI级不成岩富水粉细砂,月进度约5米至10米,化马隧道集突涌水、高地热、高瓦斯、高地应力、大断层、泥灰岩、板岩等诸多不良地质于一身,因特殊地质灾害隧道四个工点(进出口与两座斜井)相继“中断施工”,6年主体施工过程四工点从没有共同推进,现场承担着巨大的管理与技术压力。通过专家会诊、借力指导、工法试验、反复摸索等方法,攻克了摆在建设者面前的“道道大山”。

有关专家在检查参建的桃树坪隧道时评价,兰渝线隧道工程面临的是诸多世界级难题。铁三院全国设计大师、隧道专家史玉新在化马隧道涌水处理专家研讨会上谈到,不到现场不知道兰渝线隧道地质构造之复杂,建议建设、设计、施工单位应为西部特殊地质施工技术积累经验。铁总工管中心领导在开展支护参数试验时谈到,在宜万线隧道施工管理几年,突出的是解决岩溶发育及突涌水等地质问题,而兰渝北段除没有遇到大的岩溶外,汇聚了板岩、灰岩、泥岩、千枚岩、粉细砂、砂夹卵石、瓦斯、高地应力、突涌水等储多不良地质条件,地应力大变形支护措施、未成岩粉细砂富水区如何实现有效降水等技术需要攻关破解。 中国铁建领导在检查管区时讲到,对于软弱围岩、突涌水、应力大变形等特殊不良地质,“按图施工、按标准施工”是扭曲的经验与历史,施工单位要根据地质变化及时调整工法与工艺,在没有批复变更方案情况下应及时加强支护措施,确保施工安全,加快进度,这是最大的综合效益。

    不亲历九年施工现场,难以相信兰渝的“多灾多难”。2009年与2012年共三次特大龙卷风,造成一公司与六公司驻地部分临房倒塌,甚至难以置信的是固定板房的角钢被卷到几十米外的212国道边上,当我陪同六公司党委书记来到沙湾镇雅园村项目驻地,令人心痛的场景仍历历在目,狂风的肆虐虽然没有摧残几经受伤的心灵,但在场员工那种“命运不公”的眼神让我终生难忘,也许这种困难是坚强的工程人所应承受的,但兰渝铁路项目各类自然地质灾害风险的叠加,包括项目资金的严重不足、交通的极其不便、施工环境的恶劣,造成建设大干期间那几年“没有几天是消停的”,员工后期的“疲态”给项目管理造成很在的难度与压力,集团公司指挥部通过思想动员、个性疏导、阶段性通过集体活动“制造激情”、申请参建子公司大力帮扶、寻找机会推荐提拔等方法,凝聚团队合力,提高团队战力,确保了项目各项工作有效推进,项目没有给业主与集团公司“填堵”。

“兰渝人”的精神栓释了什么是“铁军”、“兰渝汉子”。2009年10月31日,化马隧道出口突涌水,最大涌水量达2200m3/h,洞内物资及设备部分被淹,洞口右侧岩堆被涌水急速冲刷,洞口至白龙江涌水流经段约600米范围内12户民房及部分农田被冲毁,给项目部和当地村民带来很大损失与不便。2010年元月化马隧道进口突涌水,现场停工停机、临建破坏造成重大损失,尤其是2010年8月受舟曲特大自然灾害影响,化马隧道化马沟斜井工区遭受特大泥石流灾害,暴雨造成的山洪及泥石流从工区上游冲沟内宣泄而下,将原建设的泄洪渠充满后,直接冲入工区搅拌站等场地内。暴雨中泥石流以每半小时增加1米厚的速度将大部分临建设施摧毁。整个化马沟便道成为山洪宣泄通道,水面高度最高达5米左右,搅拌站、施工便道、碎石加工厂、营区等受到很大程度损坏,同时大量泥石流将G212国道堵塞,致使道路不通。因事先预警现场员工在最短时间内顺小路爬山避险,避免了人员伤亡。暴雨发生后,指挥部与工区第一时间投入指挥抢险,黑夜白天,泪水汗水,交织在一起。但满目疮痍的悲凉场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从现场五公司项目部高书记的目光中看到了“坚强与坚毅”。

也许特殊的自然地质环境,注定了兰渝铁路建设的“命运多舜”。几年间,由一公司施工的集团最长双线天池坪隧道(14.528公里)也经受住数次大暴雨、泥石流的考验,参建帮扶7标桃树坪隧道,多次受“粉细流砂”影响寸步难行,2011年受市场形势等影响大部分项目“政策性停工”,尤其是2013年7月甘肃定西发生6.6级大地震(距震中泯县约75公里),无情的大地震加速了隧道软岩地应力大变形,现场施工再一次遭受无情的打击。回首十年,“兰渝人”饱受煎熬、历经磨难,这样总结定位并不为过。每每追忆现场一暮暮铭刻终生的场景或员工眼里充满“命运期盼”的目光,我控制不住发自内心的情感而泪流,那夜无眠。

 那一刻,内心闪烁的是“工程人”人性的光辉与心灵的震撼。兰渝一线的员工太不容易了,而当一线参建员工与我无意中说道:“由于项目亏损,我们的工资已半年多没发了,还要经常回去“述职”,年终机关考核我们什么也没有……”,“好多员工受不了工地环境及内心的折磨等,想办法都调离了,我们还在这里,不是怕困难,而是内心太煎熬了。主要受交通极其不便影响,家属好几年没来工地了,我们每年也难以回去两次”,那刻,我的泪水已滢框,无言以对,纠结与无耐中充满敬意,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为坚守九年的员工做点什么,但我会努力。也许我通过个人努力会改善心境,改变“条件”,而他们也许接受的也许是永生的“无助”与“无情”。也真诚希望,我们员工的泪水是感动、感激、感怀的泪,而不尽是伤感、伤心、伤痛的泪,他们可以流汗、流血,但不能让他们内心“流泪”。

集团指挥部与参建一、二、五、六、电务公司留守人员正做最后的坚持坚守、总结沉淀,全力减亏争盈,为实现兰渝项目圆满收官而奋力拼搏。九年间,全体建设者战胜了大地震、大暴雨、泥石流、龙卷风、大滑坡等多次自然地质灾害的无情考验,攻克了隧道高瓦斯、高地热、突涌水、大断层、富水粉细砂、软岩高地应力等技术难题,克服了交通运输不便、自然环境恶劣、资金异常紧张(先天投资严重不足)、工期一再延长(延长约3年)、综合管理难度大等重重困难,刀尖添血,破茧成蝶,2017年9月29日全线开通运营(由于极特殊地质原因,分6段开通运营)。

 放飞的思绪在泪水中意犹未尽,也许蕴含着“十八层一遭”的生命认知。夜深了,红色“宕昌”天空星光点点,但作为男人泪水的闸门终将关闭,尽管人言“男人有泪不轻弹”。作为“兰渝人”我骄傲、我自豪,为“兰渝人的精彩”而遐想、祝福,实践出的真知必将震撼……回首九年,几分心酸伤感,期盼2018,几分诉求与企盼。让我们再理解郑智化的老歌“水手”中“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为什么……”


相关新闻:

福平铁路平潭海峡公铁大桥平潭岛至大练岛段铁路梁架设完成 2018-01-03
中国铁建签署孟加拉国铁路项目百亿合同 2018-01-02
6+11,大桥工程局集团建筑公司宣贯党的十九大精神是这样搞的! 2017-12-26
大桥局集团第二期领导干部培训班开班 2017-12-01
大桥局集团与天津市宝坻区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17-11-17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