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路上不忘初心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观生 何艳 王英杰 时间:2018-02-08 【字体:


工作中的王永余

这几天,大家在工地上见到王永余的次数明显少了。放在以前,他能在工地呆上一整天都不嫌烦。

而此刻,这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却静静的躺在宿舍的床上闭目静养。近4个月以来的高负荷运转,引得王永余腰上的旧伤复发,巨大的疼痛,让他无法起身,医生让他卧床好好休息一番。

但即便是如此,一闭上眼,他脑子里还在想着工地上的事情。

2017年9月28日,王永余接到公司调令,从云南工地转场来到了湖南张吉怀铁路建设工地。虽然工作地点有所变化,但是唯一不变的,是他的老本行。

2005年,22岁的他大学毕业,在河北京承高速公路工地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刚参加工作,就投身山岭隧道施工,为他积累了宝贵的工作经验。接下来的10年,他参加了4个工程项目的建设,无一例外的,他负责的全是隧道工区。

2017年下半年,十四局集团中标张吉怀铁路工程,按照“小局指,大工区”的模式,成立了3个土建分部。十四局二公司项目部所在的三分部,线路全长11.5公里,其中,隧道占86%。

在湘西的大山深涧里,要优质高效的完成近10公里的隧道掘进任务,合理的技术方案是工程顺利推进的保证。

身为项目总工,有着12年隧道施工经验的王永余,就是这个工程技术方案的“总设计师”。

进场没到一周,他就接到了一个“烫手山芋”。建设单位要求,全体参建单位必须要加快建家建线进度,务必要在进场12月底之前实现隧道进洞施工。

项目部9月底进场,距离12月底的节点工期不足三个月。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挑战。王永余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

张吉怀铁路是一条典型的山区铁路,线路在崇山峻岭之间穿行,桥隧相连是这个项目的特点。山区的地形特点,将很多在平原地区原本不需要考虑的问题无限放大了。

最直接的就是,隧道的洞口多在陡峭的山腰上,留给大家施工空间十分有限。这样以来,隧道的“进洞”施工就成了难题。

有人形容,在半山腰挖隧道,首先要在进洞的位置清理出一个作业平台。但是那里山势十分陡峭,连擅长“全地形”作战的挖掘机都很难上去。此外,在半山腰“开膛破肚”,很容易造成山体破坏,给自然环境造成危害。

“零开挖”进洞!——这是王永余在多次论证之后拿出的施工方案。

隧道“零开挖”进洞是一项成熟的施工工艺,是尽可能保持原生态平衡的一种方法,简单来说,就是洞门顶的高度和开挖面相接处点高度相同,洞门以上标高的土体不去开挖,尽可能的不去挖路堑后再开进洞,优点是环保,缺点是洞顶覆土可能会比较薄,安全隐患很大。

这一工艺看似简单,但是如果方案不缜密,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也是不可想象的。

“那段时间几乎没在12点之前合过眼,每天早晨4点多就醒了,总是在想着怎么进洞这件事。”王永余说。

那段时间里,他晚上在办公室设计施工方案,白天留出充足的时间去工地踏勘。项目部管区有10座隧道,每座隧道的地形地貌都各不相同,他要一一探访,因地制宜制定方案。

“来到这里真正体验了一把山路十八弯,我晕车的毛病在咱们张吉怀项目肯定能治好。”王永余笑着说。

看似幽默,其实还有一个十分严肃的事实。湘西地区交通条件恶劣,每次去工地,项目部的小车经常是沿着一条条环山路在山间转来转去,浪费时间不说,晕车呕吐是家常便饭。遇到恶劣天气,还会遭遇未知的险情。

2018年1月底的一场大雪席卷了南方地区,他们所在的湘西地区也不例外,地面覆盖了冰雪。很多没见过冰雪天气的当地司机,都把车开到了路边的山沟里,成为当地的新闻。

雪下了还没化,王永余就急着要去工地,最后还是被同事拦了下来。事后,他也为自己的急性子感到后怕。

2017年12月24日上午8点56分,项目部千年坳隧道出口正式进洞施工。因为方案计算缜密,隧道在进洞后,各项施工很快就走上了正轨。

眼前的王永余,腰伤还没好利索,又拿起了电话,想去工地看看。有人劝他,马上就是“二胎”爸爸了,还这么拼干什么啊?保重身体是最重要的。

这个操着江淮方言口音的汉子微微一笑,工地上有很多事情我放心不下……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