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给父亲的电话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阳善明  时间:2018-03-08 【字体:

望着楼下低洼处的芦苇,正值飘花季节,迎着夕阳,风一吹,白色的种子肆意的飞舞,握着电话,想好了要打给父亲,纠结了半分钟,最终却没拨出去。

这种踟蹰,很像十几年前,每到月末我的生活费不够了,拿起电话想紧急求助父亲的那种感觉。

在一千里开外的地方,家庭是我这辈子最不舍的牵挂。步入中年之后,我很容易陷入感伤,看着某个段子、读着某段文字或者感觉某一个熟悉的场景,突然间泪盈满眶。是的,父母老了,老得再也撵不上我们满院跑,老得再也背不动我女儿在雪地里蹭,老得想出去看看世界到底有多大了……

前段时间,因为房子需要装修回了趟家,父亲主动请缨当“监工”。母亲腿脚犯了风湿,一到天冷生硬的疼,得知我要装修房子,竟也想和父亲一起披挂上阵。

当晚,我跟父亲睡在一张床上,平时寡言少语的爷俩,那一夜竟聊到凌晨破晓,从房子装修方案到小孩培养,从如何干好工作到如何为人处世,再到要加强锻炼保重身体。我们的话题漫无边际。

那一夜确实太短暂,总感觉我和父亲聊的意犹未尽,第二天我就踏上回工地的高铁。就像朱自清的《背影》那样,车站一别,我发现父亲的背影是那么的单薄。

工作不忙的时候,我经常给家里打电话,每次拨通电话之后,父亲和母亲总习惯轮流叮嘱。

而我的开场白总是“最近身体好吧”,结束语总是“您俩多注意身体”。我们的通话时间不是很长,每次想多聊一会,他们就会说,“行了,我俩身体都挺好,别浪费电话费了……”其实我知道,是他们怕我光顾打电话耽误了工作。

儿行千里母担忧。其实,身为人子,我又何尝不时刻想念家中的父母呢?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