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照昆仑 丹心映玉珠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红武  时间:2018-03-09 【字体:

十四局三公司承建的青藏铁路第一高桥“三岔河特大桥”

看着《厉害了,我的国》影片中的中国路、中国桥,不禁让我想起了青藏铁路中巍峨的三岔河特大桥,泪水不觉中落下。离开十几年了,如果问起干过的项目哪个记忆最深?无疑是青藏铁路。

2001年9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同志亲自现场下达了开工令,十几万筑路健儿沿着可可西里的亘古荒漠展开会战。三岔河特大桥最高墩52米,薄壁空心,是青藏铁路第一高桥,一度成为卡脖子工程。十四局三公司勇担重任,2002年的春节依然战斗在施工一线,在巨大的暖棚中搅拌混凝土,输送泵不停地浇筑墩身。寒风凛冽,离家万里,没有信号,不能跟亲人打一个电话,只能默默地将思念埋在心底。深处昆仑山中,项目总工朱明亮想起一句上联“明月照昆仑”,孙晓迈望着玉珠峰,立即对应“我心在玉珠”,根据对仗还是“丹心”更贴切。

从海拔2700米的格尔木至昆仑山口,不足九十公里,海拔一路飙升到5100米。即使7月份,群山之中的三岔河的河水依然刺骨。

接近4000的海拔,高原反应剧烈,每个人都经历了从“头痛欲裂”到麻木适应的过程,好多人患上了高原病携带终身。我离开可可西里15年,左心室和心房间的二尖瓣关闭不严症状从2004年查出一直折磨至今,这个病状高原下来的好多人都有,就是所说的器官“三大一小”症状。施工时虽然规定每月到格尔木休整几天,在抢工期保铺架的关键时刻,哪个舍得离开工地?测量员纪信军曾经3个月未下山。为保证质量,每个桥墩都有专人负责,在高原上平地走路都喘,沿着环模板的爬梯登上墩顶检查,年轻人要休息好几次。

每次从格尔木上山,看着近处的荒芜戈壁和远处的皑皑白雪,不由得想去诗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苍凉悲壮之情油然而生。去往拉萨的藏族同胞,看到三岔河桥墩写着“建青藏线决策英明,舍骨肉情造福百姓”,几乎都会落泪。朝圣回来的人看着“通青通藏通首都北京,跨山跨河跨雪域高原”,不由得伏地朝拜。正是有老铁道兵、铁建儿女的奉献,才有青藏铁路的通车,2006年7月1日,在格尔木车站广场,现场聆听到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发出的正式通车的命令时,近万名建设者激动地热泪奔流。十几年后看到电影还是心情难复。

人生能得几次搏,干过青藏铁路,值了!厉害了,我的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