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巧合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观生 刘岳  时间:2018-06-13 【字体:

攀枝花是一座有着显著红色基因的工业城市,半个多世纪以前轰轰烈烈的大三线建设,让这个史书上的不毛之地,变成了万山丛中的富庶天堂。

在四川大三线建设的头三年,最重要的项目便是著名的“两基一线”。“两基”之一便是攀枝花为中心的钢铁工业基地。而“一线” 就是修建成昆铁路干线,以解决西南地区交通问题。

在攀枝花市米易县城郊,还在建设中的成昆铁路复线沙坝安宁河大桥工地不远处,便是老成昆铁路沙坝安宁河6号桥。铁路在水系发达的川南地区穿行,多次穿山跨河是很寻常的事情。

全长300多公里的安宁河,老成昆铁路曾在其上修建了8座铁路桥梁。为了区分这一座座桥梁,在命名时,建设单位经常是将邻近的村庄乡镇地名加了进去,以示区别。沙坝安宁河6号桥便是这样一座桥梁,火车从狭窄的单线隧道里呼啸而出,然后被桥墩托起的高桥引送到米易县城。

与共和国同龄的邓定友的家,就在这样一座桥下,从1970年通车后,他和他的家人,每天在自家房屋的天井里抬头就能看到火车呼啸而过。从最开始的难以入眠,到现在的安之若素。

1966年,一队百十余人的铁道兵部队开进了邓定友的家乡。那时,村里还是一派与世隔绝的状态。当地人没有见过铁路和火车,因为在他们的脑海中,走路和坐船是他们最常见的出行方式。每到征购公粮的时节,乡亲们经常是三五搭伙,挑着一担担的稻谷,沿着山路走上几个小时到城里的收购站。

邓定友说,那时的他17岁,是生产小队里的团委书记、会计和民兵队长,在当时,属于经常和“公家”打交道的人,加上他比较活络,闲暇之余,他时常带着村里的年轻人去不远处山坡上的铁道兵连队驻地转转。

部队驻地就在不远处的山根下。现在,那里早已荒废,变成了一块块长满了青草的梯田。邓定友说,那时连队也没有盖房子,就是用油毡布搭了几间屋子当办公室,战士们就住在相对简陋的帐篷里。

在当地群众看来,那是一支不太一样的部队。别家的解放军时常操练,而这支铁道兵部队却只是在山洞里不停的干活,忙的好像没有停歇的时间。

2年后,邓定友光荣参军了,成了一名铁道兵,就在成昆铁路北段的工地上。他服役的部队,与在他家门口的那支部队同属一个师。5年之后,他退役回家务农,闲暇时,利用他当铁道兵时学到的技术,曾带领乡亲们修通了村里通往省道的便道。

邓定友始终觉得,他和铁道兵的情缘还会持续。正如预感的那样,2016年,他欣喜的发现,新建的成昆铁路就在他家不远处,而这次的施工单位是中铁十四局,铁道兵部队的直接传承者。正如他所说,当年的铁四师没有参加老成昆建设,而今,他们的传承者终于还是来了。

修建铁路需要征用村里的一些土地做临时弃土场,村里人认为邓定友和十四局都是铁道兵,一定好打交道。所以,邓定友受村里群众推举,做了联络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土场指挥弃渣。

邓定友说,“还是一家人好说话啊!”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