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斯卡拉知多少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刘凡
【字号:

三毛曾说: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那时年纪尚小,印象中,所谓的撒哈拉就是片广袤无垠的沙漠,如同那纷繁绵长的思念。仅此而已。

来到沙漠城市比斯卡拉,走近世界上最大的沙漠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突破极限的热、狂烈不羁的风以及惊心动魄的雨。大自然真的很神奇。

比斯卡拉的热,是夏天里的一把火。

记得去年刚到比斯卡拉项目时,正值八月。一下车,我就与燥热的空气撞了个满怀,整个人都是懵的。

比斯卡拉深居内陆,定格于北纬30°纬线,受副热带高气压带和信风交替控制,常年干旱少雨,是典型的热带荒漠和沙漠气候。这里目之所及尽是姜黄色,苍茫浑厚,有的地方甚至寸草不生。

记得最热的时候,项目部的同事们在办公室门口挂了温度计,亲眼看见温度逐渐突破50℃大关。这种又热又干的天气,仿佛要榨干人体皮肤里的每一滴水分。如果在外呆的时间久一点,就会口渴难耐,甚至出现中暑的症状。于是,每次出门办事,大瓶水、藿香正气液便成了“标配”。

比斯卡拉的风,暴烈无情。

曾有一次,我正在去食堂的路上。正值傍晚,远远的看到前面的半边天空被黄沙染透。这抹黄色,一直从东北方向缓缓向食堂这边走来。大概过了5分钟,我刚端起饭碗没多久,就听见食堂的门剧烈的摇动,重重地摔打在墙体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一瞬间,狂风呼啸,宛如野兽嘶吼,似乎要吞没这个世界。黄沙弥漫,我根本无法用相机记录这一切,因为眼前的世界已经一片昏暗。顶着暴风从食堂回到宿舍,短短两三分钟,就像洗了个沙子澡。关上房门,鼻腔里满是尘土的味道,有点呛,有点咳,有点想流泪的冲动。其实比斯卡拉一年365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刮风,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直击沙尘暴来临的全过程。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

比斯卡拉的雨,是不来则矣,来则惊人。撒哈拉全年干旱少雨,但个别年份特殊的日子也会下暴雨。暴雨来临前,黑云压城城欲催,只有太阳透过云层折射出一束白光,仿佛上天在朝你翻白眼。暴雨来临时,电闪雷鸣,大雨瓢泼,在雨水砸向地面那一刻,瞬间奏响一场气势恢宏、磅礴澎湃的交响曲。这一开始,就能持续半个多小时。而后,在狂风呼啸间、在一切铮铮作响间、在电灯忽明忽暗的灯光艺术中、在大伙的惊呼声中,这场交响曲渐渐走向尾声。暴雨侵袭过的地面,如潺潺小溪,却茫然不知要去的尽头在哪里,就这样肆意地往低处流。大伙儿便穿了凉拖踩水玩,仿佛回到了童年。

狂野的撒哈拉,像是个坏脾气的少年,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和破坏力。它任性、狂傲。大自然的强大力量,让我深深的敬畏。

沙尘暴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