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步夜西湖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马志  时间:2019-01-10 【字体:

到杭州,当然要去西子湖。我于宁波辗转杭城已是夜里。一颗神往的心诱惑自己来到西湖。

从开元路步至西湖,先是白色石板路,信步几分,一片小竹林便将我团抱,夜风徐徐,竹声窸窣,我是北方人,在这人生的二十余年里,只在诗词歌赋中结识竹,今夜酣拥这一片碧色,听听风中的韵律,便欣欣然了。

穿过竹林,一段烟柳映入双眸。仲春柳新,三春柳密,西湖的柳不似北国的柳般直壮,而是幽幽地隐着魅,勾魂摄魄的,让人沉迷。柳生湖畔,湖水在夜色中幽沉、宁谧。湖岸灯火稀疏,湖水在晃悠中泛起波光。工作两年来,一直是紧张、忙碌的,心中的躁动不息,今夜与西湖的波光相逢,瞬间抹去粘在我身上的阴霾,心一下子静寂和舒展了许多。湖风拂面,湖水荡漾,柳枝如烟,柳眼长垂。就算是夜色朦胧,西湖也是诗情画意的。

逢着这般心悸,不觉使我想起那盛夏永昼里的西湖,“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记得两年前的八月,我踏着桂子香与西湖邂逅,步过苏堤,穿过白堤,那湖里的荷花是深绿的,叶叶交通,连成碧海。北国的荷花至多齐胸高,西湖的荷已高过头顶,原本并不知何谓“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今见此光景,方知此中意义。有莲花,当然会想起采莲女,那荷色罗裙、碧玉搔头,那渺茫的歌声和叶子般的小船,那逢人的矜羞和顾盼生姿的颜色。只是唐宋已远,六朝已远,古典的浪漫早已湮没在轰鸣的机器声和匆忙的步子声中。忽又想起“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莲红倚翠,满眼春色,这碧海缀红间,怎不令人生醉?只不过那时我已别去相思两年,莲虽红透,怜心却苦,真真是辜负了缱绻东风和红巾翠袖呢。

西湖的美,我只是看到了裙裾的一角,倘若有一天真能与西湖为伴,那该是怎样的幸福啊。忽然一股恐惧攫住我的心,古往今来有多少英雄、豪杰都沉醉于温柔乡里,西湖的美于我来说简直不可言喻,更何况我只是一凡夫俗子,怎能抵挡这样诱惑?其实,现在这样很好,我住在宁波,离杭城不远,西湖于我不至于太热闹,也不至于太冷清,不能日日观湖,便留下一片空白给自己去遐想、去想象,什么时候思念西湖不能自已了,就来看看,把自己真正置于一种美的境界,这便是我的心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