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国际经济秩序转型有利“一带一路”
来源: 中国经济网 时间:2019-10-21
【字号:

“一带一路”倡议自2013年提出后,至今已经6年时间。在这6年时间里,几乎所有国家都对“一带一路”加以关注,当然也有少数国家对这个互联互通建设倡议表示怀疑甚至抹黑。笔者认为,伴随当前国际经济秩序的转型,“一带一路”倡议有着广阔的前途。

经济板块之变

世界经济秩序正在发生改变,而“一带一路”带来的变化与这种改变的方向是一致的。这种改变首先表现在世界经济板块正发生变化。

以往世界经济主题围绕着北美、西欧、东亚这三大板块,其他板块对世界经济的作用很有限。而且这三个板块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空白,相互间没有多少市场和连接,就靠海洋联系起来。但“一带一路”倡议出现后,周围的板块开始向东亚板块靠拢,新的世界市场格局开始形成。

沿着这个方向发展,原来的空白地区就变成东亚板块的延伸,而不是北美板块的延伸,这随之会带来很大的变化。过去世界市场的连接主要靠海陆两种途径,后来海陆空联运变成世界主要的运输模式。这个变化符合世界经济的技术发展方向,但飞机速度快运输成本也很高,对产品大小也有很多限制。而陆上运输既快又可装运大型货物,因此作为发达国家中主要的出口大国之一,日本已意识到“一带一路”带来基础设施建设将影响今后运输的主要方式。大规模的铁路运输可以替代大规模的海轮运输,而且比原来节省了大量时间。

曾有日本物流企业的负责人对笔者说,他们经过计算发现通过欧亚大陆桥和中欧班列,对他们有着非常大的好处,运输时间可节省3/4,费用比航空运输节省50%以上。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欧州板块和东亚板块会有更多货物贸易靠欧亚大陆桥来连接。过去一些人以为“一带一路”是给发展中国家造福,现在证明它完全能给发达经济体带来巨大的收益。随着“一带一路”倡议被日本和更多的欧洲发达国家接受,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市场将会发生改变。

除了北美、西欧、东亚这三大板块,其他板块也在迅速涌现,这就是中国周边的东南亚板块、东北亚板块、南亚板块、中亚板块,以及中东板块和中东欧板块。如今,正因为“一带一路”的联通,中东欧成了一个独立的板块,希腊加入后升级为“17+1”。匈塞铁路现在向南延伸到希腊,出现了一个由南到北的通道,将波罗的海地区与地中海地区连接起来。这个南北通道将让欧盟的新成员受益,带来更大的经济贸易发展机会。

此外,在经济发展日益活跃的东南亚,如果中国到曼谷、吉隆坡、新加坡的高速通道贯通,以及印尼高铁线路的建设,东南亚将被陆上高速交通网络联系起来,再加上FTA自由贸易协定,基础设施硬件与自贸协定这个软件结合,市场一体化也是非常了不起的。

这些板块变得更加活跃,改变世界市场的大结构,随之也会影响世界地缘经济格局。

产业链与技术之变

第二大改变是产业链、供应链的变化以及产品上下游的改变。

在这6年时间里,全球产业链的变化也非常大。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很多制造业跨国企业已经开始进入东南亚、南亚、中亚,还有中东欧地区。当你在上述地区某一个国家调研,当地人可能会明确地告诉你,这里最好的工业园区是中国企业兴建的。而且,当地一些重大基础设施项目都有中国企业的参与。这种产业链布局的变化存在于多个领域,而且有些时候是悄无声息的。

导致产业链发生变化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5G。过去人们谈论更多的是基础设施硬件形成的网络,并没有考虑数字化网络。随着5G技术的发展以及5G在各行各业的广泛应用,足以让产业链的效率和布局发生巨大的变化。例如,把“一带一路”和5G网络结合,这样中国市场本身是5G网,加上“一带一路”建设中融入5G技术,再加上欧洲一部分国家已经接受了5G理念,这样5G网的覆盖面将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迅速提高。

跟5G结合最紧密的就是物联网,物联网也需要人工智能AI技术的运用,所以它就带来5G和AI产业链的极大延伸。所有的产品包括家电、汽车都要与AI和5G挂钩,形成新的产业结构,产业链也会随之发生重组。美国现在以“安全”借口来打击中国的5G技术,实际上一个重要目的是不希望中国在这一轮产业链重新组合中占得先机。

国际资金流向之变

在国际互联网真正普及之前,全球化仍处于工业全球化时代。自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越来越多使用后,全球化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由于互联网带来了许多前所未有的便利和改变,全球化发展中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就是热钱。投资则表现出两个趋势:走向热钱,走向虚拟。

之后一次次金融危机,让大家都看到了急功近利带来的弊端,但是2008年西方还是爆发了严重的金融危机。在这一背景下,经历了那一轮金融危机,人们都在寻找更稳健的投资方向和渠道。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推进,中国的资金溢出以后不是流向热钱,而是流向实体直接投资。这也引导了其他热钱转向直接投资,而且现在英国等欧洲国家和日本的资金,都开始不同程度地向“一带一路”项目投资了,因为这是一个比较稳妥、比较保险,可以长远保证收益的投资。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参与组建了多个新的多边金融机构,包括亚投行(AIIB)、丝路基金、金砖银行等等,由此带动了大量国际资金。而且亚投行已经稳定地把成员国的资金融合进来,成员国里包括绝大部分欧盟成员,除了日本、美国以外,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加入了。而我们在海外与日本等国家开展的第三方合作,实际上也是这些国家的直接投资落地。

板块变化、产业链变化和资金流向变化,是世界经济秩序变化的基础。正因为有这三个变化,才有可能带来秩序和规则的变化。国际秩序与规则发生改变,都是潜移默化中形成的。对于“一带一路”而言,关键在于我们应越来越开放,同时不求速度快、步子大,而是要行稳致远。(作者是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本文基于作者在9月28日山东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与《东亚评论》共同主办的“国际关系与秩序的转变”专题研讨会上的演讲整理而成)

http://views.ce.cn/view/ent/201910/18/t20191018_33375140.shtml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