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到拉各斯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温宏伟  时间:2019-11-08 【字体:

拉各斯机场只有一个行李传输带,运气好的话行李会出来的很快,但是运气不好的话就要经过漫长的等待,而我,貌似每次运气都不好。从下飞机到坐上铁四院尼日利亚分公司来接我们的车,花费了两小时之久。当然,这不仅仅包括取行李的漫长等待,也包含了拉各斯每天都在上演的堵车,以及如同闯关般的层层检查。

我们到的那天,整个上午都在下暴雨。下午,雨停了,但是站在新航站楼的院子里,感受到的是空气中触及肌肤的咸湿,以及大西洋的丝丝海风。车行走在跨海桥上,依然可见不曾有丝毫改变的海上贫民窟,由于瀉湖的缘故,海水显得浑浊,也漂浮着杂草和垃圾。及至铁四院尼日利亚分公司大院,街道两旁依旧是熙攘的叫卖声和车来车往。说到车,拉各斯当地司机开车都很猛,但难得的是有时候会特别守交规,车辆路口转弯时会避让直行车辆,尽管有时候直行车辆还有很远的距离,这一点和我在吉布提时的感受相同。

一路走来感觉这个城市是停滞的,同时又是发展的。他们近十五年的发展基本全部来自于中国,从机场的新航站楼,到拉各斯轻轨,再到进入铁四院尼日利亚分公司大院后看到的拉伊铁路的在建新站房,全都是中国企业参建的。可以说整个非洲国家的发展都有中国企业的身影。

为了现场工作的开展,铁四院尼日利亚分公司在项目附近找了一家中国宾馆,这让人很是惊奇。因为从拉各斯前往莱基,一路越走越偏僻,当车右拐进入村庄的土路时,映入眼帘的是各种低矮的铁皮房,门前伸出个房檐,屋下是当地人售卖的一些当地吃食。当地人嗜辣,又临近大西洋,所以在摊贩上会看到各种辣椒及辣椒粉,还有烤鱼,当地人把小鱼弯曲着,头尾用竹签穿起来,一串串的扎在一个箩筐上,小鱼烤的黑乎乎的,让人没有丝毫尝试的欲望。除此以外,还有香蕉、苹果、芒果、椰子等。

可转过路口,却看到了我们要入住的宾馆,一座中式院子。在铁皮屋的包围中是很突兀的存在,但是它们又是这样的共存着。宾馆的老板是中国人,背后也是一段只身闯非洲的艰苦奋斗史。

我们去的时候正值拉各斯的雨季,第二天就下了一天一夜的雨,暴雨肆意,房檐跌落的雨水几乎不能断线直至地面,尽管这里是沙地,但是还是在院子里积起了直至脚踝的雨水。院子里,外面的沙滩上一个人都没有,入眼的就是低的压到房顶的乌云以及铺天盖地的雨滴,入耳的就是雨滴击打屋顶、地砖、树叶的响声以及大西洋一浪接着一浪的波涛声。

如果说狂风暴雨是大自然的考验,那么雨后美丽的晚霞就是大自然的馈赠了。傍晚时分,雨停了,夕阳西下,晚霞映红了海天相接处的云彩,热情四溢的红,海浪一浪一浪拍打着海岸的沙滩,海风带来的细碎的海水让镜片上蒙上了一层细细的水雾。听海观云,海风怡人,这一刻,可以完全的放空、放松自我。

然而这频繁的雨水却对外业工作造成的不小的障碍。雨天无法去现场自不待言。雨后,雨林中的沙土路积满了水,路上一个水坑接着一个水坑,车一旦没调整好角度,轮子陷进去,就会越想脱困陷得越深。陷车的时候一行人等在一边,虽是雨林却无处遮荫。强烈的紫外线,很容易将人晒伤。首次到拉各斯的同事经验不足,踏勘的第一天防晒措施不到位,一两个小时暴露在阳光下,均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晒伤。

如果不是太在意灼热的阳光,抬头看天空,你会看见瓦蓝的天空漂浮着大朵大朵的白云,一直延伸到地平线,那么低,仿佛触手可及。

拉各斯的交通是拥堵的,路况是极差的。从拉各斯城区到莱基自贸区的道路,以及从莱基北上前往Epe的道路,均年久失修,硬质路面两侧是松软的沙地,而且路面被常年奔驰其上的大型卡车压的坑坑洼洼。几乎每天可见大型货车侧翻或货物散落,从而造成交通堵塞。就算没有大货阻路,车辆通过城镇,由于路窄车多,依旧是堵车。过多的车辆,较差的路况,摩托车随意穿插,头顶货物的小贩在车流之间穿梭叫卖,构成了拉各斯道路交通的常态。

在拉各斯期间的工作,就是每天趁着天晴或阴天无雨的间隙,开展现场工作。颠簸的路面,特殊的体味,枪兵的护卫,组成了每天工作的日常。而这恼人的路况也让我们深刻意识到这条道路改扩建的必要性,它不仅仅能改善当地人的出行,更能将莱基自贸区出口的最后一公里打通,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工作告一段落,准备回国。凑巧的是,机场协助安检的移民局官员是来时接机的那位,他还记得我,热情的他一路协助把我送到了登机口。至此,我的拉各斯工作告一段落,登上了回国的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