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沙画·画中人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刘凡
【字号:

木板沙画(刘凡 摄)

在阿尔及利亚撒哈拉沙漠边缘的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总会被路边那一件件色彩缤纷、形态各异的当地手工艺品吸引。这其中,最有大漠风情的要属沙画。

有一次,在外出返回项目的途中,我们的车停在了一个摆满各式陶罐的小摊前面,准备顺道为项目厨房采购些炊具。小摊后面,一个皮肤黝黑、身着白袍的阿拉伯小伙头也不抬,专注地工作着。大大小小的玻璃瓶、一堆黄沙、粉状的彩色颜料一一摊开,这便是沙画制作的全部原材料。

小伙将黄沙及各色粉状颜料按照顺序层层摇匀倒入瓶中,然后拿起细长的铁丝,伸入瓶底,小心翼翼地轻轻戳动,如此反复,直到瓶中变着戏法般出现了一只站立的棕色单峰骆驼。小骆驼憨态可掬,伸长脖子,翘起尾巴,歪着头满足地咀嚼着嘴巴里的干草。在各色颜料的巧妙搭配下,瓶中还出现了蓝的天、黄的地、粉色的云彩,活脱脱一副立体的大漠风情画啊!我和同事被这纯熟的技艺、精巧的图画深深吸引了。

瓶中沙画(刘凡 摄)

完成一件作品的阿拉伯小伙瞥见了我们脸上的惊异之色,粲然一笑,转身走进身后的帐篷里,拿出了几块大小不一的矩形木板。原来,他想向我们展示木板沙画。打开其中一幅,一名拉着缰绳、骑着白骆驼走在黄沙海洋中的阿拉伯男子映入眼帘。他身着蓝衫、头戴白巾,手握阿拉伯尖刀,威风凛凛。远处沙丘起伏,稀疏的椰枣树隐约可见。小伙解释道,画中人的原型是生活在阿尔及利亚南部广袤沙漠中的原住民,他们平日的着装就是如此。那里的很多人沿袭了古老的传统生活方式:世代以部落为单位,逐水草而居。他们有超强的记忆力,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撒哈拉大沙漠里如骆驼一般,顽强地生活着。听他这么一席话,我感觉画中人仿佛在向我们走来,那一腔无所畏惧的孤勇摄人心魄。

我小心捧起另一幅沙画。画面中,是两排看上去历史悠久的土坯房建筑,两排房屋中间隔着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清溪、古屋、羊肠小道、苍翠的椰枣树,让我恍若走入了“世外桃源”。轻抚图画,触到的是有些粗糙的、小颗粒状的沙粒。作为构成这幅画不可缺少的细胞,每一粒沙子都闪耀着艺术的光辉。小伙对我们说,沙画展示的都是真实的沙漠生活场景。创作一幅沙画,撒哈拉的民间艺术家往往要耗时好几天。撒哈拉的一粒粒黄沙,混合着五彩斑斓的涂料,在一双双巧手中,变成了一幅幅动人的沙画。

欣赏完小伙手中的沙画,我们迫不及待地挑选了几幅。刚要付钱,小伙露出腼腆的笑容,摆摆手说:你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随便看着给吧,送给你们也行……

我有些受宠若惊。艺术拥有超越语言的魅力。或许,在他看来,自己钟爱的艺术获得更多人肯定才是沙画创作的要义所在吧。带着淘到的宝贝和小伙挥手告别后,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这一刻,路边的沙漠像幅展开的沙画,而我们就是那画中人。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