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特殊的生日会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卢广明  时间:2019-02-28 【字体:

“老赖、春春,你们两个又骗我一次,说好今年一起回来给我过生日,结果还是说话不算数。”视频一端远在东北吉林的轩轩十分不满地说道。

“对不起,儿子!妈妈没骗你,本来我跟爸爸是说好今年陪你一起过个生日的,可妈妈项目临时有事真的走不开。”视频另一端远在北京距轩轩1000多公里的妈妈十分愧疚地说道。

“对不起,儿子!你妈没有骗你,老爸也没骗你。项目虽然已经回归正轨了,但是西藏这边有一个新项目处在投标阶段,这几天是关键期,我真的离不开。”视频一端在西藏距轩轩4000多公里的爸爸同样愧疚地说道。

轩轩名叫赖熠轩,是一名工程局的“留守儿童”。他的爸爸妈妈都是中铁建大桥局三公司的员工,是一对典型的“流动夫妻”。爸爸名叫赖碎村,目前是三公司西藏办事处主任兼康措项目经理。妈妈名叫张春荣,目前是三公司副总经理兼北京新机场北项目经理。两人因工作而结缘却又因为工作而成为“牛郎和织女”。

“你们俩不用说对不起!我逗你们玩呢,我就是太想你们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今年我的生日你们肯定又回不来了。‘妈妈’给我买了一个我最爱吃的生日蛋糕,我马上要许愿吹蜡烛了,你们俩通过视频给我唱生日歌吧!”

轩轩今年14岁,在读初中二年级,成绩很好。他是由孩子的姨妈给带大的,所以一直叫她“妈妈”,而习惯把自己的爸爸妈妈叫作“老赖”和“春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镜头里戴着生日帽的轩轩特别高兴,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许下愿望。而爸爸和妈妈的心情却无论如何也难以平静……

“老赖,春春,你们猜猜我许的是什么愿?”

“是什么愿望?”两个人同时问道。

“祝姥姥身体健康,祝爸爸和妈妈的项目越来越顺利,也祝我自己学习更上一层楼。”

“儿子长大了,老爸为你点赞”

“妈妈,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哭了?”

“没哭,没哭,妈妈是高兴,是激动。儿子真的是长大了,懂事了。你要听姨妈的话,还要替我照顾好姥姥。”张春荣哽咽地把话说完,然而,这个坚强的女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一家三口人三个地方。夫妻两个人一起陪孩子的时间算起来屈指可数,少之又少。结婚十几年来,他们两个人也是聚少离多,天各一方,要么一个在南一个在北,要么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赖碎村在新疆乔那项目的时候,张春荣在辽宁哈大项目;张春荣到新疆兰新项目的时候,赖碎村则到了安徽合福项目……不同的项目,他们的角色也在不断的变化:由部长到副经理到项目经理;由部长到总工到公司副总经理;他们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如今夫妻两个分别负责公司一个自然环境最恶劣的平均海拔4700多米的康措项目(还有西藏项目的经营承揽),一个负责工期压力巨大任务极其艰巨的北京新机场北项目。

“老婆,你的项目年底前主体贯通没问题吧?”

“没问题,你的项目现在咋样?西藏海拔高,天又冷了,自己注意身体,千万别感冒了!”

“项目一切顺利,最近在集中精力跟踪另一个项目,希望很大。我你就放心吧,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也40多岁的人了,别那么拼了。”

“老爸,老妈,你们两个都要注意身体。现在我已经14岁了,能够照顾好自己,也能够理解你们,你们就安心工作吧!今天我很开心,你们两个继续聊吧,我要写作业了。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这次月考我又是全班第一名。”

“好的,儿子,加油!”

“儿子,真棒!再见。”

随着儿子挂断视频,夫妻两个也结束了连线,因为他们的手机一直有电话打进来,又有事情等着他们去处理。

在工程局,像这样的“留守儿童”可能很多,但同在一个单位这样的“流动夫妻”恐怕不是很多。

“我就是喜欢工地,喜欢跟钢筋水泥打交道。但是作为女儿、妻子和母亲,我真的是太不称职了,一次又一次在儿子面前失言……” “天津市五一劳动奖章”和“全国五一巾帼标兵”获得者的张春荣在男人的世界里摸爬滚打20年,这个“女汉子”也有柔情的一面,荣誉背后更多的则是艰辛和“牺牲”。

“儿子很优秀,老婆很优秀,我也不能落后啊。我就是不服输,喜欢挑战,其实环境艰苦对我来说根本不算啥……”赖碎村会经常如此调侃地说自己。

这就是工程局一个“留守儿童”的一次特殊生日会;这就是一对筑路夫妻的坚守与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