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华林:掘“硬”克“软”的“隧道工匠”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田尧江 李铎  时间:2019-03-25 【字体:

走在鄂北水利项目纪洪隧洞施工现场,韩华林打着手电筒,一边走一边认真地检查着现场情况,这条长达10.35千米、高风险的水利隧道对于身经百战的他而言,只是经历的众多难关中的普通一个。而韩华林,如往常一样,以兢兢业业的态度管理着现场。

现年56岁的韩华林就任于二十五局三公司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项目副经理兼二工区长,自1984年入职以来,他一直坚守在施工一线,既有线、桥梁、隧道……各式各样的难题都难不倒这位现场管理专家,特别是隧道施工领域,更是老韩的拿手好戏。

隧道施工向来有“怕软不怕硬”的说法,即围岩岩质越软,安全风险和施工难度越大。鄂北水利项目纪洪隧洞就是这样一条“软”隧道,该隧道埋深较大、洞线长、地质条件恶劣,施工难度大。

韩华林于2016年8月初来到鄂北水利项目,当时,项目施工正处于困难时期,尤其是项目施工河南段,征地、炸材、驻地选址等问题无一落实到位,百废待兴。韩华林在初步了解情况之后,立刻接手了施工进度最滞后、问题最复杂的一工区。随后,韩华林平均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在他的带领下,一工区施工进展神速,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具备了进洞施工条件。

之后,韩华林又接手了项目施工技术难度最大的二工区。刚到二工区的当天上午,韩华林就来到现场,首先确定了1号斜井的施工方案,当天下午即破土动工,比计划工期快了半个多月。

接下来的斜井施工则是隧道施工的“老大难”,该工区2号斜井地质条件不稳定,洞内突泥涌水、拱顶掉块,掌子面开挖变形严重,工友们形容这是“在稀泥里面掏洞子”。针对一系列的难题,韩华林决定首先进洞加固,机械无法进洞,就人工开挖,他带领大伙连续奋战两天两夜,排出了险情。随后,韩华林又立刻组织技术人员开展方案研讨,采取了缩短掌子面与二衬施工距离、加强锚杆支护、更换工字钢型号等一系列措施,确保了洞内施工安全和平稳推进。

对于韩华林而言,印象最深刻的隧道施工当属衡茶吉铁路鹅岭隧道,这也是一条典型的“软”隧道。鹅岭隧道全长10445米,是江西省第一长隧道,也是衡茶吉铁路全线最难工程,被列为极高风险隧道。隧道穿越高中山区,地形起伏大,地下水丰富,围岩岩质非常软,极易出现塌方、涌水涌泥等事故,被称之为“最难啃的软骨头”。因此该隧道,为全线重难点控制工程,也是制约工期的瓶颈。

负责这一区域施工的正是韩华林。由于前期不够重视,鹅岭隧道被业主单位多次批评“施工进度滞后”、“现场布置脏乱差”,韩华林内心憋着一股子气,当场撂下“狠话”:“两个月,要把鹅岭隧道建成全线示范工地”。随后,韩华林就带着技术干部24小时蹲守工地,亲力亲为地抓场地布局、人员设备配置、施工组织协调。果然,就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现场大变样,在业主两个月后组织的评比中,鹅岭隧道施工进度和现场形象布置均位居全线第一,韩华林也算争回了一口气。

对于如此高风险的隧道施工,韩华林不敢怠慢。一次凌晨2时,忙碌了一天的韩华林刚刚睡着,就被电话吵醒。原来隧道在穿越民用灌溉渠的施工时,出现了掌子面渗水情况。面对险情,韩华林火速赶到施工现场,组织施工人员撤离后,自己带领抢险人员进入现场排查,连续奋战近30个小时,才排除险情,顺利恢复施工。在他兢兢业业地管理下,鹅岭隧道从进场到顺利完工,未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

在鹅岭隧道前,韩华林还于2008年参与了襄渝二线杨河隧道和小棕溪隧道施工,两条隧道同样属于软性岩质,小棕溪隧道全长6896米、杨河隧道全长4480米,两处隧道地质条件差且变化频繁,围岩岩体片理面及节理裂隙发育,岩体破碎,施工极其复杂。

面对难题,韩华林从细处出发,迎难而上,与工程技术干部和管理人员一起进隧道、爬台车、分析掌子面围岩情况。在小棕溪及杨河隧道二衬一般锚段施工中,韩华林带领技术人员认真钻研图纸,分析衬砌台车的结构,将二衬衬砌台车进行了适当的改装便与一般锚段衬砌断面一样,仅这一项,就为项目部节省了订制锚段台车的费用20多万元并加快了施工进度。

施工中,韩华林坚持“短进尺、弱爆破、强支护”的原则,采用“勤观测、勤测量、快封闭、早成环”的工艺方法,仅用一年时间,他管辖的两座隧道便相继贯通,在多次质量信誉评价、内业资料评比中争得全线前三名,得到了业主与监理单位一致好评,为企业赢得了信誉。襄渝二线监理站总监感慨:“如果多几个韩华林同志在,我也不要为进度问题担心了。”

“现在纪洪隧道的7个区间已经打通了5个,我们要加快进度,必须确保完成今年6月贯通的目标。”面对眼前的这块难啃的“软骨头”,韩华林掷地有声。这位隧道工匠,仍然坚守在一线,以高超的业务水平掘“硬”克“软”,凭认真的态度攻坚克难,用汗水和智慧展示着属于工程人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