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根火腿肠的故事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叶丽娅  时间:2019-07-11 【字体:

又到新员工入职季,晚饭时和同事闲聊,聊到入职第一天的感受。小美女鸽子激动地说:“第一天来上班的时候,是父亲亲自把我送到贵广高铁项目的,还千叮咛万嘱咐......”“鸽子好娇气哦!”“鸽子你爸真疼你!”“哎呀,这都不及叶姐她爸的‘一百根火腿肠’吧……”

说起这“一百根火腿肠”,已然成为我沉默寡言父亲的标签。是啊,天下父亲都是这般吧,深沉却细腻。二十年前,我也是在父亲陪同下来到项目部的,那一段离家路,那一程父女情,恍如昨日。

在我的人生里,父亲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爹,更是我的导师。1996年的10月8日,那一天,刻骨铭心。我正式成为中铁建一员。父亲担心我一个人出远门,提前两日便从安徽工地赶回山东的家,陪我一同到上海浦东机场工地报到。

其实财务专业毕业后,父亲的一位挚友刘叔就帮我在市区找了个专业对口的工作。可父亲得知上海浦东机场路基工程项目紧缺财务人员,就问我去不去?还记得刘叔知道我答应父亲去浦东机场项目时,非常吃惊:“丫头!女孩在城里多好呢,叔叔给你找的工作又轻松又舒适。”我谢过刘叔,坚定地选择了和爸爸走一样的路。今天想想,还算庆幸,没有辜负父亲当初的期望,坚持了二十三年还在施工一线,父亲的话,我时刻牢记于心——“选择了就别后悔,一定要好好工作。”

在告别来送行的亲属后,父亲拖着行李上了火车,一边找座位,一边和我说:“跟紧我。”找到座位了,我们坐下,父亲松了一口气,喝了点水,又露出平时憨厚可爱的笑容。那个年代的绿皮火车上,各色人等,杂乱无章,我时不时地盯着我的箱子看,担心别人顺手牵走。我的宝贝箱子是个很俏皮的红箱子,是父亲曾经的一个项目发的奖品。父亲舍不得用,把它送给了我,作为我成为铁建人的礼物。

火车在蜿蜒的铁轨上前行,从山东出发到上海不是很近也不算太远,恍惚和兴奋中到站了。顾不得欣赏大上海的繁华,项目部的车接我们到了驻地浦东施湾,也是比较僻远的乡村。没有失落感,年年去工地探望父亲已经习惯了工地的环境,一切还蛮亲切。接待我们的是我后来的师傅郭叔。他先带我们去了我的宿舍,一床一柜一桌,床单是粉色的,还有可爱的小兔子。父亲帮我套了被罩,每个边每个角都整理地整整齐齐,嘴里还叨叨:“不平睡得不舒服。”长途远行,非常疲累的我很快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洗漱后,父亲和我去外面吃了一顿上海的特色早餐——小笼灌汤包。父亲叮嘱我千万慢点,咬开一小口吹吹再吃,别烫着。我倔强地说:“爸,我都多大了,还不放心我呀。”可我还是听他话吃地很慢很慢,估计是有史以来吃得最斯文的一次吧。吃着吃着,一丝悲伤莫名从心中涌起。是的,饭后我就要一个人在这工作生活,一切都要靠自己了。父亲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轻声问我: “是留下还是回家?”我有点怔住,还能回去?想落泪,但还是忍住了,咽下包子笑着说: “爸爸,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父亲露出了欣慰的目光。

父亲吃过早饭就独自离开了,那一瞬间我想起朱自清的散文《背影》“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回到项目部,郭叔给我捎了一箱东西,神秘地说是父亲买给我的。打开一看,居然是一百根火腿肠,他说爸爸买的时候念叨着我爱吃火腿肠,怕我在村里买不到,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这也就有了开头那个“一百根火腿肠”的故事。

这一百根火腿肠伴随着我的入职记忆在我的脑海里时常浮现,它承载着父亲的关爱和鼓励,不断给我勇气和力量去追求和父亲一样的“铁建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