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畦夏韭绿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崔玉玉
【字号:

提到韭菜,你会想到什么?是“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的宾主相宜,还是“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的盛世风光?

韭菜,对于中国人而言,是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一道时蔬。在中国人的年夜饭餐桌上,永远有最经典的韭菜鸡蛋馅饺子的位置。而对于常年漂在非洲的工程人而言,韭菜,却是个稀罕物。

简单地说,阿尔及利亚人民对于韭菜、空心菜这类蔬菜,并无多大兴趣。相应的,菜地里也因此极少能觅到韭菜的身影。中国人乡土情怀浓重,逢年过节,不来一盘韭菜鸡蛋馅的饺子,多少有点缺憾。物离乡贵,一把青翠的韭菜,在异国的身价水涨船高,负责食堂物资供应的小伙伴也时常感叹:贵,吃不起啊!综合管理部的孙超告诉我,有一年春节,为了年三十晚上的那顿饺子,他跑遍了整个阿尔及尔,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菜店,却被昂贵的韭菜价格刺痛了,以至于付款的时候都“肉疼”。细细的一扎韭菜,居然到了1000第纳尔(约合人民币50元)。

不过,最近国际集团阿尔及利亚公司的餐桌上,韭菜炒蛋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这倒不是因为市场上韭菜的供应量上来了,而是因为,小菜地丰收了。

知乎上有人提问“汉族有哪些民族天赋?”最高赞的回答是“种菜”。在地中海畔的阿尔及利亚,中国人的种菜天赋得到了最有效的发挥。

公司营地前面有一片垃圾场。周围的居民小区和附近酒店的厨余垃圾、生活垃圾全部倾倒在这里。堆积的垃圾在空气中散发着恶臭,也吸引了老鼠、蟑螂、苍蝇的光顾。一到雨天,场面更是令人作呕。

在国际集团阿尔及利亚公司领导的关怀和支持下,垃圾处理、运输的任务便落到了我们这群工程人的头上。清场地、砌墙壁、修水管,原本臭气熏天的垃圾场顿时焕然一新。为了防止新添的土被雨水冲刷殆尽,领导特意嘱咐后勤工作人员:在垃圾场周边栽上几株树苗。

树苗栽上了,在明媚的阳光的照射下,一簇簇新绿荡漾着盎然生机。

可是还有一大片土地空着,光秃秃的,也不太好看。综合管理部的老员工鲍业建想了个法子:种韭菜!

给新栽的韭菜苗浇水

从另一家中资企业的厨师那里要了点韭菜苗,鲍业建就行动了起来。五月底的一个清晨,早早起床的鲍业建还没吃完饭,就扛着铁锹到了垃圾场那边,松土、培土、栽苗,有的地方石块太多他就直接“上手”。

刚挪过来的细细的韭菜苗匍匐在地上,瘦骨伶仃,没精打采。胶皮水管接到水龙头上,细细的水流滴到鲜嫩的韭菜叶上,一株株碧绿的小生命瞬间焕发了生机。晨光熹微,初升的太阳撒下金色的光芒,在细细的水雾折射下,凝成一道七色的彩虹。

绿油油的小菜地看起来并不起眼,却在鲍业建和同事们的悉心呵护下,丰富了员工们的餐桌。每天天不亮,鲍业建早早起床,溜达到菜地边上,看看韭菜的长势。等到傍晚天擦黑,灼热的日光消散了,他又小心地给菜苗浇水。阿尔及利亚的夏天,日照异常强烈。他说,苗儿正在生长期,浇水可是一天都不能忘。

一个多月过去了,韭菜炒蛋的香气飘满了公司食堂。韭菜碧绿,鸡蛋金黄,淋上花生油一炒,一盘家乡小菜为久居海外的我们送上了熟悉的舌尖上的芬芳。为了让韭菜生长得更为茁壮,鲍业建说,他去驻地附近的马场要来了马粪,充作纯天然肥料,给韭菜加点“营养”。

韭菜种植初获成功,一畦小青菜又出现在了韭菜地的边上。周末,同事好友围坐一起,吃个简易火锅,摘一把青菜,清脆爽口。鲍业建说,以后,把光秃秃的垃圾场空地全都种上蔬菜,又省钱又新鲜。等到天凉了,就做个简易塑料大棚,把菜地罩起来,争取冬天也能吃上新鲜的韭菜。

翠色欲滴的一畦夏韭,无惧烈日的炎蒸,在七月的熏风里,孕育着旺盛的生机,就像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在遥远的海外,面对着一个全新的世界,无畏向前,自力更生,开拓出一片鲜活的天地。

采摘成熟的小青菜和韭菜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