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世外桃源”工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唐月娇  时间:2019-08-26 【字体:

去年11月,偶然在股份公司网站读到一篇《我在“世外桃源”工作》的文章,作者笔下高山流水、小溪潺潺、苍松翠竹的美景,激起了常年身处闹市的我对这“世外桃源”的无限遐思与向往。当时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半年多后的某一天,我将前往这“世外桃源”——二十五局五公司峨汉高速项目部,亲自探寻它的“真面目”。当梦想变成现实,心中的感触也多了起来。

初见之喜

峨眉山市地处祖国西南,是盆地到高山的过渡地带,地势起伏较大。从市里去往项目驻地的路蜿蜒曲折,沿着山路盘旋而上,一头钻进了绵延的大山。飞驰在宽度仅约5米的“羊肠”山道上,不时有大货车迎面驶来,再看看窗外深不见底的山崖,我的后背直冒冷汗。“这路又窄又陡,还这么多车。”想到这里,我心跳加速,一只手紧了紧安全带,一只手下意识地抓紧了拉环。司机小姜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担忧,忙说:“等咱们的高速建成了,大部分大车就导流过去了,交通状况就好多了!”他安慰我放轻松,看看远处的风景。

我试着深呼吸,慢慢睁开双眼,当心跳渐渐平复,眼前这景象将我深深迷住了。只见远处山连着山,岭连着岭,好像永无尽头的样子。目及之处,都披上了翠绿色的外衣,郁郁葱葱间依稀有几间白墙青瓦房,山涧的小溪像是一条柔软的玉带,镶嵌在碧山绿林中。蜿蜒的路越走越长,大概绕过了“十八弯”,在驱车1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项目驻地。

项目驻地是租用了当地的一所小学,把教学楼、办公楼全装修了一遍,操场上安装了篮球架、乒乓球桌等运动器材。一下车,“小黑”“小白”两只小狗便用它们的方式“迎接”了我;西面瓦房边,十来只鸡鸭鹅在悠闲地踱步觅食;宿舍门前是从山上淌下的小溪,叮咚叮咚地唱着歌,叩击着我的心扉。我俯下身子,捧起清澈的泉水直往脸上浇,沁心的冰爽一下子带走了我舟车劳顿的疲惫。职工宿舍都装上了空调,接上了wifi,购置了热水器、洗衣机,搭建了晾衣房,我直接“拎包入住”。夜晚躺在床上,声嘶力竭的蝉鸣声,悦耳动听的鸟叫声,潺潺流淌的溪水声,还有蚊子的嗡嗡声伴我入眠,交织成大自然天然的交响曲,还有轻盈的夜风时而撩拨我的头发。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舒展开来,像一个被浸开的胖大海,像一朵泡发得饱满的木耳,像一叶沉于壶底的山茶。这大抵就是古诗中“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境地了……

第二天清晨,我在鸡鸣中醒来,推开房门,地面湿润。“呀,夜里下雨了!”雨后的山峦云雾缭绕,袅袅娜娜;那白雾在空中丝丝缕缕地飘荡,似绸似带,遮住了“害羞”的山顶;山腰上笔直的水杉树若隐若现;院里的树“吧嗒吧嗒”地滴着雨水。我紧忙拿出手机记录下这梦幻山景,一路沿着台阶往下走,想去看看篱笆里的鸡鸭鹅,却突然脚下一滑,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这时我才发现台阶上长满了青苔,它们就这样霸道地、滑腻地、静谧地摊在这石阶上,舒展着身体。我干脆坐在台阶上,小心翼翼地感受着大自然的馈赠,竟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山色空蒙雨亦奇,苔痕上阶绿,这人间仙境呦!”

磨合之悟

初来乍到,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可就在我尽情享受这“世外桃源”的自然风光时,也很快感受到了不适应。项目驻地地处深山,到最近的镇上也足足有10公里远,出行不便,购物不便;“两天一小雨,三天一大雨”的频繁降雨节奏,着实让我这个北方人吃不消,起了湿疹,奇痒无比;山里蚊虫比较多,去趟厕所回来,浑身是蚊子的战果;草丛里是各种各样的虫子,让从小就害怕虫子的我胆战心惊;来到项目部一周,每天的活动地点就是驻地院子,没有外卖可点,没有电影可看,没有商场可逛……如此种种,让习惯了城市生活的我孤独感和失落感与日俱增。

有一天,和一位同事闲聊时,得知她是重庆市人,来项目部已有1年多了。我问她每天呆在这深山里,会不会感到寂寞和无聊?她笑了笑,回答说:“接纳了日子便美了。”听完后,我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是啊,为何不欣然接受这一切呢?项目上的同事们大多来自繁华的都市,却来到偏远的大山深处,他们远离家乡和亲人,常年忍受着思念的煎熬;他们奔波于业主和工地间,日夜忍受着工作的辛苦;当整个城市在享受周末闲暇时,他们忍受着寂寞,在办公室里整理着一页页的施工资料;当人们假期自驾,飞驰在高速上去探寻远方的美好时,他们正在深山里艰苦奋战,打通这座山到那座山的的最后一公里……

“蜀道难”,峨汉高速也不例外。主体工程都在深山里,绝大部分位于高山地带,途中需跨越青衣江、大渡河、成昆铁路等,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山区高速公路。便道不好开、高墩大跨、连拱隧道等所有高速公路施工的工艺,在这里都能见到。可再难也没有难倒铁建儿女。他们笑着接纳了这一切,并为改变当地贫瘠的交通现状而努力着。若没有强大的勇气、足够的坚强和甘于寂寞的内心,谁能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将青春挥洒在这片寂寥的土地上?他们身上所体现的不就是“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沐雨栉风,铁道兵前无困难”的铁道兵精神吗?我不能掉队!

交融之盼

想明白了这些,我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变得如“初见峨汉”时开朗起来。我开始慢慢习惯这里的工作和生活节奏,清晨在鸡啼声中醒来,白天和着鸟语蝉鸣办公,偶尔还会随车去工地采风;中午打开一个在山泉里“冰镇”的西瓜过过瘾;晚饭后或和三两同事在院子里打打羽毛球,或给打篮球的男同胞们喝彩加油;之后,或到办公室和同事一起加班,或登录“铁建书屋”阅读一些书籍给自己充充电;夜晚不忙的日子,大家还会在餐厅的卡拉ok,来一场“好声音”的较量。习惯了项目车辆去市里办事时大家列的“赶集清单”;也习惯了“人手一瓶杀虫剂,一头扎进蚊子堆”的入厕之路;还寻得一块中间有片“空地”的砖头,又拾来一些沙石和几株不知名的小草,DIY了一处“砖头微景观”,给自己的办公桌添了几分生机……我慢慢地融入了这里的生活,享受起“世外桃源”静谧祥和与别样的乐趣,心仿佛也被山里纯朴的气息净化得愈发干净了。

我们,一群平凡的人,只因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铁建而聚在这里,只因朝着一个相同的目标——为民筑路而来到峨汉。在清晨翩翩的风里,在雨后消散的雾里,在夜晚流浪的云里,我开始盼望着,盼望着峨汉建成通车后村民们嬉笑的容颜。峨汉高速,世外桃源,我想我已寻得了你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