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来到父亲当年奋斗过的工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张达 张贵臣  时间:2019-09-12 【字体:

“一天干测量,一辈子干测量,干测量我觉得很光荣”。

黝黑的皮肤,眯着一双小眼睛,健硕的身材,穿着一双迷彩鞋,平时寡言少语,但聊起测量工作,却是始终如一的坚定——他就是十四局市政分公司城阳双元路与双积路节点立交桥项目部测量负责人苏照义。

心中有首歌

90年代还在读初中的他,一年下来只能见到父亲一两面,每次父亲回家,都会缠着父亲教他唱歌,然而父亲总是扯着嗓子唱那么几句,“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当时他还不理解这首歌,也不理解为什么父亲总是来去匆匆。直到他明白了这首歌的来历,深深理解了父亲身上的铁道兵印记。

1997年春节让苏照义至今难忘。吃完年夜饭,喝了点小酒,父亲充满期待对他说,“孩子,你毕业了想不想也干这一行?”,令父亲没想到的是,他的回答却很坚决,“不想,你都整天不在家,所以我不喜欢这个行业”,父亲听了,潸然泪下。

由于对父亲工作的不理解,高考结束后,父亲决定让他体验一下现场。就跟当时的技术主管说,“哪里活最辛苦你就把他安排到那里”,就这样他被分去挖承台基坑。

那时候全凭人工挖,手拿铁锹,一天下来,晒的乌黑,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腌渍的硬邦邦的,回到宿舍躺下就能睡着,坚持了一个月下来,整个人黑了好几圈,瘦了好几斤。

临上大学的时候,他回想起现场机器的轰鸣,工人汗流浃背的场景,忽然理解了父亲对工作的那份执着和认真,之前的埋怨和误解都消散了。

测量结情缘

1998年,大学毕业后苏照义被分配到了十四局青岛莱西同三高速,受父亲的影响,成为了一名工程部技术员。

有一天,苏照义看到扛着经纬仪、大钢尺的同事去工地测量,心里就在想“我也应该学学,学会了很有派头”。

怀着对测量的好奇,一有机会他就去帮测量班扶尺子、立镜竿,跑到仪器边上又瞧又看。测量班的同事看他喜欢,也就乐于教他,一来二去,就越发的喜欢起了测量。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网站上看到了三维立体图,又对CAD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工作之余,他就趴电脑上学习CAD,去书店买资料,通过自学,熟练的掌握了CAD绘图。

安徽沿江高速项目的时候,项目部测量班人员不够,苏照义主动跟领导申请到了测量班帮忙,可是这一“帮”就是20年。

2009年大瑞铁路隧道施工测量时,隧道的掌子面突然涌出洪水,正在施工的工人纷纷往安全的地方跑去,苏照义却先扛起全站仪再往外跑,被石头绊了,也牢牢的把全站仪抗在肩上,事后当时的测量班负责人训斥他,“你不要命了,当时那么危险”,但是在他的心里,全站仪就像他的战友,不能丢下。

2018年广吉高速项目时,为了测量路基边坡的绿化面积,扛着GPS从几十米高的斜边坡每天“窜”好多趟,由于斜坡太滑经常从斜坡上滑下来,最严重的一次因为刚下过雨,脚下一滑,从边坡滚了下来,胳膊和腿都摔破了皮。爬起来还跟同事打趣说,“我给你们打了样了,咱们干测量的,遇到这样的小磕小碰都是家常便饭”。

无悔的抉择

在测量这条道路上,从经纬仪到英文版全站仪,他学会了卡西欧4850计算器编程,学会了GPS的熟练运用,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通过探索、实践、推理、改进,在隧道、路基以及各种桥梁的施工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测量方法,逐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测量人。

很多干过测量的人,觉得测量枯燥又辛苦,觉得升职的机会少,纷纷转了技术员,但他喜欢测量,在工作的过程中,每发现一个计算的小窍门的时候,每纠正施工的误差的时候,内心都会感到很大的满足。

20年后,苏照义又回到父亲当年奋斗过的地方——青岛城阳节点立交工程。在这里,他第一次深入接触工地生活,当初的汗流浃背以及对父亲的不理解,现在依旧历历在目。如今,父亲早已退休在家,小苏带着父亲的嘱托,满腔热血地坚守在施工一线。这个城市见证了父子两个人的奋进历程。

每当自驾游或者从电视新闻上看到参与修建的路桥时,在他的心底都会感到十分自豪。特别是自驾游的时候,他的妻子指着桥梁标牌对孩子们说,“这是爸爸修的”。对他来说,这就够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就是他在测量这个岗位上坚守20年的根本动力。

现在每年过年回家,一起吃完年夜饭,喝上点小酒,他也对父亲说,“爸,干这行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