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画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慈仁  时间:2020-11-12 【字体:

过了团圆热闹中秋,立冬总让人觉得格外的凉,如我这般离家很多年的人尤其感觉得深。这个难得的周末我看到了刚入大学近三个月的女儿。看得出,学到了梦寐以求的美术专业,她很开心,整个假期都一反平常安静状态地向我们说着她的大学、她的专业。直到现在,她送我去机场的路上,仍然分享着那些我听不大懂的如“线条”“构图”的知识。挥了挥手,纵然不舍,但多年的经验已让我面对离别可以摆出安然的样子。

打印登机牌、安检、登机、手机调到飞行模式,一套娴熟的操作过后,飞机在轻微的摇摆下起飞,然后越来越高。透着窗子,看到了金黄、泛红的家乡,真美。我拿出手机准备拍下这美丽的一幕。“铃”,“爸,你去学画画吧,我也去学画了。”不经意间,看到一条起飞前女儿发来的微信。“嘿,总有些东西反应就是慢了些呀。”我心想,转瞬便百感交集。

那还是近二十年前的事情,那时的她才刚刚懂事,每每我们共度了一个短暂的假期不得不离别时,她总是要哭闹一番,怎么都哄不好。从刚开始的趁她睡觉偷偷溜走,到之后的各种谎言轮番上演……我费尽了心思。其中最管用的便是骗她说去学画画,回来教她画最美的花儿。她自幼便喜欢画画,因此这个谎言也许对她来说更有诱惑力些。

常年在外,那时的通讯还不比现在,因此便错过了很多女儿的成长。一年又一年过去,女儿上学了,我仍然习惯于以“学画”为借口来表达离别,早就识破谎言的女儿也从未戳穿,直到妻子笑得前仰后合,我方才知道我正是个不大称职又蠢笨得很的父亲。

她的青春期,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叛逆,反而变得安静,即便有了更便捷的通讯设备,我们也少有长谈、视频通话的情况,就连我们短暂的相聚时间她也大多都是读书和画画。

纷纷过往颇像一帧一帧的黑白影片。时间真快,一转眼女儿已成年了。而一转眼,飞机也平平稳稳地降落了。我打开手机,以刚拍的照片作为对女儿的回复,而后便随着人潮涌动着走向出口。大概过了很久,我才到达项目部,翻出手机,“铃”,才收到了女儿的消息:我拍的那张照片,上边被圈出了一条线,“爸,你可真是个画家,这儿是你建过的哈牡高速铁路吧,再往南还有……”我瞟了一眼发消息的时间,那已是半小时之前的事了,“嘿,总有些东西反应就是慢了些呀。”我心想,但好在这些东西值得等,我们也还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