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挝,热血、耕耘与守望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祖礼  时间:2020-05-20 【字体:

故事是从一次聚餐开始的。2019年9月12号,我正和刚出差回来的同事开开心心地吃着一大桌子美食,手机突然响了——公司调我去老挝中老铁路项目!笑容瞬间凝固,我一时不知是喜是忧。

2018年我毕业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在老家南阳——郑万制梁项目,谁能想到参加工作后第一个项目在家,第二个就跑到了国外,这个反转太大。清闲的日子戛然而止于收到去中老项目的短信这一刻。随后的半个月,到南京开动员会、办理个人护照、到北京参加海外安全培训……在忙乱又紧凑的半个月行程后,9月28日,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身处老挝万象了。

当我复盘那半个月的经历,才发现,处在极端忙碌中的,远不止我一个人。8月29日,十五局集团公司中标中老铁路项目,独家负责中老铁路老挝段全线801257根轨枕、259组道岔(岔枕)供应任务。该铁路北起云南省玉溪市,终于老挝首都万象,是老挝政府高度关注的“一号工程”,也是 “一带一路”标志性工程,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于是,从中标的那一刻起,整个项目就已经加速快跑起来。动员会、部署会、确定参建人员、组织人员进场……当我们第一批21个人落地瓦岱国际机场,异国他乡的太阳炙烤着每一寸皮肤,每个人心中都明白,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们在老挝有家了

万象是热带季风性气候,终年高温,雨季雨量极大。白天气温达到40度,晚上狂风暴雨忽至,风大到把市区寺庙的大树连根拔起,雨大到瞬间成河。炎热和湿润也使这里变成动物的乐园,什么蝎子、蜈蚣、蜥蜴、蛇都很常见,个头也比国内大得多。有多大呢,朋友,你见过手臂那么粗的壁虎吗?就是在这种条件下,我们在租用的一家宾馆里,夜以继日地奋战着。

在宾馆的那一段时期,“时间”成了最紧俏的资源。前期的工作集中于开工协调、临建建设、用工招聘等等,都是繁杂琐碎的活。而作为这样一个有着特殊使命的项目,对于工期的要求超出常规。今天通知开会,明天就要出汇报材料,10月刚开始平整土地,11月就要立起几栋楼,11月刚把临建的大门修好,12月就要求入驻。再加上场地变更、生产物料匮乏、物流运输困难、语言沟通不畅、缺乏权威检测机构、工人工效低等一系列的困难,压在我们身上的责任沉甸甸的。

但所有人都铆足了劲,没有人想丢十五局的脸,没有人想丢中国的脸。那时,我经常在凌晨一两点收到同事发过来的工作材料,不分昼夜地听到隔壁露天简易会议室里传来激烈的讨论声,看到这里唯一的姑娘独自处理护照事宜,看到会议室的“战友们”靠着一桌又一桌的咖啡续命。我会半夜突然惊醒,看到一堆资料散落在床上,笔记本里还未结束的工作,而我身上,仍穿着沾满汗水未脱下的衣服。

时间没有因我们的努力而慢走一秒,而我们也未轻饶时间。10月8日破土动工,12月1日搬入驻地,2020年1月3日,轨枕车间开始了试生产,这比原计划提前了一个半月,我们用事实证明了能力。

铆足劲准备大干,新冠肺炎爆发了

正当我们高高兴兴开启双班生产,项目上下充满着“开工即大干”的氛围时,新冠疫情暴发了。尽管那时老挝还未出现疫情,但受国内疫情影响,原材输送受阻,国内专家前往项目取证受阻,这意味着无法开展大批量生产。在这种情况下,项目一方面做好防疫工作,一方面调整施工策略,确保不停工。国内配件进不来就在当地机加工厂临时保质加工,取证的人员进不来就把工作重心放在老挝籍员工技能培训上。刚开始大部分工人因为语言不通,无法快速理解并掌握工作技巧。在那段时间里,项目上的行家里手们就手把手教学,又把技巧做成图册,进行PPT教学。2月28日,双班产量达到2300根,制枕厂走向“高产”。3月25日CRCC认证通过,3月27日我们生产的轨枕稳稳地铺设在了中老铁路上。

然而就在此时,老挝国暴发了首个新冠肺炎病例,厂区内老挝籍员工开始恐慌。已经全方位被国内源源不断传来的防疫知识“轰炸”了两个月之久的我们,明白只有及时科学普及和到位的防疫措施才能让工人们安下心来。除了这些,疫情期间我们还轮流巡防,以保证厂区内员工防疫措施到位。就这样,疫情期间厂区里始终安然无恙。

你好,你会中国功夫吗

出国之前,我一直对老挝人民无感,也曾担心能否和他们成为朋友。但和他们接触下来,发现他们和我们一样,勤劳、善良、充满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项目部的司机托雷,是我交到的第一个老挝朋友。托雷很早就加入了我们,我们一起经历了全过程。当看到项目驻地设计方面充分考虑老挝人民生活习性、风俗不同专门为其设置了厨房、餐厅、洗浴间的时候,托雷显得很开心。

项目工作忙,托雷基本上每天都要开车跑一整天。我二次去琅勃拉邦,司机都是托雷,291公里的弯弯绕绕盘山路要走6、7个小时的车程,他没喊过一句累。疫情期间我带着托雷去采购防疫物资,问他这时候来市里怕吗?他说:“有了物资才能更好的防疫,而且项目上各项措施都很到位,我不怕。”

我后来又认识了托雷的同乡何泉,是张拉班的操作司机,聪明能干,会说一点中文。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问我:“你会中国功夫吗?我想学!”我当即乐不可支——是不是所有的外国朋友都以为中国人全都会功夫,而且人手一只大熊猫?我们熟络以后,何泉又给我看了一个吹笛子的视频,说自己很喜欢中国的这个,但是不会吹,也不知道哪里卖。我立刻打开了万能的淘宝,他十分欣喜:“就是这个!”但在听了笛子的价格以后,他的眼神却黯淡了下去。其实价格没有很贵,但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奢侈了些。数天后,我在淘宝上买了笛子送给他,他很兴奋,还在FaceBook晒出了照片:“谢谢中国朋友祖礼送的笛子,我很喜欢。”

4月13日是老挝的春节——宋干节。因为疫情,所以工人们就在场区内开始了封闭式party。欢乐传遍了整个厂区,连我们中方员工都受到了感染,一起泼起了水,场面惊险刺激。项目部也为老挝籍员工准备了慰问品,除了可乐、饼干、方便面等食品外还特意增加了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项目书记代表项目部对老挝籍员工送上了新年祝福:“中老铁路是老挝首条铁路,也是一带一路标志性工程,大家能在一起共同参建中老铁路是一种缘分,友情更珍贵,对大家前期辛勤的付出表示感谢,并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希望节后要继续努力把工作干好,把安全守护好,把友谊维护好,把铁路建设好。”

这些老挝籍员工,我是发自心底的喜欢。他们淳朴、善良,相处非常愉快,家住在万象的翻译和另外一个聪明伶俐的司机会经常带来家里种的杨桃、菠萝蜜、芒果给我们吃。老挝籍员工对我们的态度也是很好的,我加有他们一些人的FaceBook。他们会在FaceBook分享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有的晒出在项目工作的照片并自豪地表示:“我参建了中老铁路!”有的会晒出项目给他们发的福利,还有的会晒出对中老两国友谊的美好祈愿。

“山水相连,守望相助。”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恰当形容我们关系的语句。

青春啊,乘风破浪,起航吧

转眼间,来老挝已经7个月了。从最初的慌慌张张,到现在我已经适应了这里的一切。虽然这里的气候湿热、雨季难熬,但旱季来临,又是大干的好时节。更不用说,能够参建中老铁路项目本身就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这条承载着中老两国最高决策者的嘱托与期待的铁路,承载着老挝从“陆锁国”到“陆联国”转变的梦想的铁路,也是中国铁建响应“一带一路”倡议、“走出去”的工程项目,将由我们亲手创造!

所以,青春啊,乘风破浪,起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