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的秘语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亚楠  时间:2020-07-06 【字体:

傍晚的一场暴雨冲刷了端午节后的闷热,雨水如针尖打在草地、石砖,溅起了腾腾雾气,就像刚开锅的笼屉,一股水汽直扑面庞。

北方的雨水虽然不及南方的持久,但到某一时点的突袭,也会让下班的人群措手不及,一阵磅礴的喧闹在夜幕降临前便慢慢静了下来。

倚靠在四楼的窗台,能够清楚的听到草丛中的阵阵蛙鸣。这座有着近三十年历史的老院子,从前都是此起彼伏的蝉叫,如今能够听到群蛙合唱,实属享受,呆坐于窗边,思绪却早已云游到远方。

坐落于湖北省恩施三坝的南坪乡,是齐岳山脚下的一座宁静田园,她的夜在多年后依然令我神往。脚踩在崎岖狭窄的泥土路,两旁是大片的水稻田,放眼望去就像一面破碎的镜子,折射于星河,好似置身于镜花水月。

一场夜雨下的如痴如醉,怎么也没有停的意思,路上随处都是积水的洼地,驻地的小村庄没有路灯,零星的砖瓦房内透着微弱白光,夜黑的就像一潭墨,村子里只能听见我的呼吸与草虫的呢喃。

在一个雨后的夜,偶遇了一位刚从隧道洞口返回驻地的老职工,土路湿滑难走,而老人却背着手优然的走在前面,我紧随其后,踉踉跄跄甚是艰难,鞋子早已黏上了厚实的泥浆。

“丫头,农村走夜路是有诀窍的,只要地面有光亮,那就证明有水洼,看到光咱就要绕着走。”自从听了那位长辈的话,我便放开了胆子,在一年365天有200天雨水的恩施,撑着伞游走遍山脚下的世外桃源。

这种以残月为灯、星辰作伴的生活会让人暂时忘却时光的摆动。一场冷雨过后,空气凉丝丝的沁人心脾,蚯蚓、蜗牛、蟾蜍这些小朋友也穿过灌木丛,趁着太阳走神,探出脑袋撒撒欢。

“布谷、呱呱……”谷雨过后,在每个白雾稀疏、露水剔透的清晨,会听到来自草丛水田的鸣叫。晴天的日子越发频繁,昆虫苏醒,露珠在花与光的映射下变得五彩斑斓。

可雨水依然会在我们入睡的夜晚降临,悄无声息,不去打扰任何人。第二天清早,是海拔一千八百米的朝霞,日光倾城却也凉薄。

不远处的山峰下,是一群虔诚的筑路人,他们默不作声却能制造轰鸣的声响,无关日夜,那一声巨响是前行脚步,在山体深处,在暗河布织的水系源头。

“进尺1米、1.5米……”这一声轰鸣牵动着筑路人的心,只有它响彻于山谷云霄,他们才愿脱下疲惫安心入睡。

经历了三个春秋冬夏,那位背手老人重复走了一千个日夜的小路,早已磨平了固执的土壤,那些青葱少年的眉眼也愈发坚毅。这座齐岳山就像是伫立于世的见证者,轰鸣的机械,鼎沸的人声,还有贯通时的热泪相拥,每个瞬间,她都在场。

淅淅沥沥的夜雨绵长悠扬,多年前的炮鸣声早已随着记忆远去,蟾蜍还是会趁夜跳跃撒欢,呱呱地哼着调子,山脚下的两条玉带电流星散,任谁也抓不住时间的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