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九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张健  时间:2021-01-14 【字体: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不知不觉,已是三九第三天,辽阳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但是公司总部的室温似乎与人情味不谋而合,暖人心,顺人意。

民间流传的《九九消寒歌》是:“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和六九,沿河看杨柳,七九河冻开,八九燕子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这首歌朗朗上口。数九以冬至为起点,在春分附近结束,“三伏天”是“数九天”的反义词,因为一个代表全年最热的时候,一个代表全年最冷的时期。

时间到底是真实的存在,还是头脑的幻觉?数九,数的是什么,数的是日子吗?

古时候,人们的御寒措施不够,所以对于寒冬还是很畏惧的,冬天难熬,就发明了这种带有趣味的“数九”方式来消遣,也是古人对于生活面临困难的一种乐观的态度。在中国传统文化和习俗里面,“九”是一个最大的数,九个九即八十一更是“最大不过”之数。古人认为,“九尽桃花开”,天气就暖和了。

小时候,早晨醒来,屋檐下一挂冰溜子,窗子上满是冰花。用指甲刮开一块,或是靠近窗子,用力哈气,融出一个小小的圆形,才能隐约看到屋外的情形。母亲唯恐我冷,一般要为我备两床被,两床被中间夹着衣服,这样早晨起来,衣服也暖和。爬出来,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简单洗漱,扒两口饭。一头冲出去,呼朋唤友,开始疯狂的一天。

这是孩子的生活,大人们却在数九,经常会听到他们说,今天是几九的第几天。当时还很奇怪,干嘛记得那么清楚、数得那么细致?在一本书中看到,一个被抓进集中营的犹太人,用一粒石子在墙上刻画,数着他在集中营的日子,主人公最终没有等来自由的一天,他被送进了焚尸炉,他曾关押的房间,整整一面墙,都是他划下的竖道,这是一个人的盼望。

初中读过《鲁滨逊漂流记》,漂流到荒岛上的他猛然省悟,他会忘记时间,以致分不清休息日和工作日。为了避免这点,他用大写字母在一个大树上刻录日期。把树干做成十字架,竖在首次登陆的海岸边。鲁滨逊是这样写道:“我于1965年9月30日上岸。”以后每过一天,他都用刀在十字架上刻一下。第七天的刀痕比其他的长一倍,每一个月的第一天又更长一些。于是乎有了一个日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计算着日期。

去年春节,和外婆闲聊。老太太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拉着儿孙聊过去。许是年纪大了,她总念叨过去:“一九以后,越来越冷,冷的日子在后头。”看着她,忽然有些心酸。我小时候,母亲到外地干活,经常整个月不在家。外婆来到家里照顾我。那时候的她五十多岁,虽然中年,然而手脚麻利,做起事来毫不含糊。如今我打电话回家,外婆不忘叮嘱:“孩儿,照顾好自己。别打了,电话费要超了……”

如果有大把的时间可供挥霍,日子自然是不必数的,人们认为时间是公平的,也是固定的,给每个人的一天都是24小时。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颠覆了人们对时间的认知——做喜欢的事1小时,似乎只过了1分钟;但坐在火炉上,哪怕只有1分钟,也会觉得过了不止1小时。

当我们再次吟唱《九九消寒歌》的时候,但愿更多的人能够知道从冬至开始数九;知道冬不藏精春必病温,藏于精者春不病温;知道时间需要规划,需要珍惜;更多的人理智地传承、发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发扬不怕困难、勇于拼搏、造福后人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