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八节里说说四院外业人员的一日三餐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新红  时间:2021-01-20 【字体:

今日腊八,也是大寒。喝一碗香喷喷的腊八粥,春节的氛围也就在这热气腾腾的粥里浓郁出来。

南国之城广州院。在这个典型的北方节日,这群南方单身青年却组织起来,一起在食堂认真地熬制一碗腊八粥,在这碗充实、绵密、温暖的粥里,有太多对亲人的思念和牵挂,让人放不下,忘不了。

而对桥梁院钟微来说,腊八节有一段难忘的回忆。

2013年,她曾和浩吉铁路岳吉段的同事们为了喝上一碗腊八粥找遍平江半个县城。寻觅无果,每个人抱着一罐八宝粥乐呵呵回来了。

腊八粥和八宝粥倒底有啥区别?也许,腊八节喝的八宝粥就是腊八粥吧。

外业虽辛苦,但也有许多让人感到快乐和温暖的事。

浩吉定测的四个月里,钟微初入四院的第一个外业和大家相处得很融洽。有时候加班到很晚,肚子饿的时候,她和小伙伴们会去吃点夜宵,聊聊天,拉拉家常。

更难忘的是,2013年1月4日,同事张运波在平江县外业驻扎举办了浪漫的婚礼,桥汇组全体成员见证了他们的爱情,分享了他们的喜悦。

不管是否情愿,生活总在催促四院人迈步向前。

外业人员装箱、启程、跋涉、落脚,停在哪里,哪里就会燃起灶火。

从一个项目的初测到另一个项目的定测,从勘测技术的演变到人生命运的流转,四院人的匆匆脚步,从来不曾停歇。

长年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春迎风沙、夏顶烈日、秋披霜露、冬冒风雪,驰骋荒漠戈壁,踏行冰天雪地,穿行城乡绿洲,通过纤巧手指在键盘鼠标间和电脑荧屏中,我们绘就了一幅幅祖国和家乡的优美交通画卷。

陪伴我们每一寸光阴的,是每一份滋味。清晨,在铁四院职工食堂,大师傅们将洗净的大米送进新购置的熬粥机里。先进的设备大大缩短了熬煮的时间成本,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冒着热气腾腾且香甜软糯的白米粥就熬好了。

此时,郑州项目部的徐荣华,正在用一杯豆浆配着四个水煎包解决早餐。

据说,这是郑州人的“精简派”早餐,“享受派”是吃个带火腿肠的鸡蛋灌饼,再喝杯醇正的北方酸奶,“豪华派”就是喝碗方中山牛肉胡辣汤再来两块钱的油馍头。

这是徐荣华到郑州的第四个年头,这里是他继苏州、厦门、南京、合肥等城市参与驻外项目设计后的第五站。

来郑州以前,他没有在北方城市待过,四年后,他已经爱上了开放包容的中原文化,变成了可以大口喝胡辣汤的准“郑州人”。有时候想念武汉的早餐了,他就吃碗带豆芽的北方热干面,也别有一番风味。

正午,距离江城数千公里的陕北榆林,毛乌素沙漠和黄土高原过渡地带,午餐只能就地解决。一根火腿,两片面包,西方传统的“热狗”在勘测队员手中瞬间完成。

广东博罗,赣深高铁初测。很多时候线位经过的地方都是荒郊野外,大家都不愿意为了一顿饭大老远跑去镇里,自带馒头、饼干、面包等干粮,也吃得不亦乐乎。

匆匆吃完午餐,稍作停留,继续前进的脚步,抢在天黑前多干一点是一点。

快速发展的中国,总有人放弃享受,与美食匆匆擦肩而过。

偶尔会有路边的水果犒劳疲惫的勘测队员们。爬山时,总能闻到一股股橙子的天香。下田劳作的老乡会随手摘下几个塞进大家的地质包里。

这是橙子的味道,山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

那是长赣线上遇到的江西老俵,热情邀请地调至正午的四院人进屋一起吃饭。

炒鸡蛋的味道相当诱人,香味扑鼻而来,与地质包里的馒头榨菜形成鲜明对比,欲拒还迎就被老奶奶和她的孙子拉了进去。

看到他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俗称“八个碗”。一开始大家吃得很斯文,老奶奶一直说“吃凶一点,吃凶一点”。开始没听懂,后面才明白,就是让放开吃的意思。午饭过后,老乡还从树上打了几个柚子下来,送给大家。

夕阳西下,外业队食堂,师傅正在紧张忙碌。

为了应对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勘测人员需要及时补充能量。猪肉,八分肥,两分瘦,带皮最好,肉类富含脂肪,转化成身体所需的热量,是等量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的两倍。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略显油腻,却是勘探队员恢复体力的必需。

晚餐,是外业人最热闹的时候。

大家都完工回到驻地,开饭时,人头攒动,四处都是碗筷的声响。临时办公室此时就是餐厅,或埋头吃饭,或嬉闹、吐槽、开开玩笑,说说今天的趣事,聊聊晚上还要处理的资料,一餐饭吃得其乐融融。

子时,处理完一天的数据,他们起身关上电脑,用滚烫的开水泡制一碗腾着热气的老坛酸菜面。

铁四院的工程师更偏爱拉上窗帘,在黑暗中享受这独特的美食。

画CAD图练就的对分秒的精准把握,配合力学课程培养的精准力道,食用化学原料在一氧化二氢的浸润下充分舒展,四院工程师泡面就像他们测算应力比一样,总能恰到好处。

端午,中国的传统节日,万家团聚的时刻。桥涵断面仍在测量,政府部门早在两天前放假,立交协议的签订工作暂时放下。前期方案不稳定,工作相对滞后,工期不能推迟,方案稳定地段要抓紧时间勘测。

放下家乡亲人的电话,品尝完陕北风味的粽子,工作依然继续。昔日热闹的办公室,此时,空气仿佛凝固,没有人打破沉默,有的只是无尽的乡愁。无论脚步走多远,在外业人员的脑海中,只有故乡的味道,熟悉而顽固。

陕北榆林,神木县大保当镇,天宫一号、神八、神九、神十整流罩的坠落地。有的设计人员新婚燕尔;有的设计人员离家时女儿还没满月;有的设计仁人员再过几天,儿子就要高考了。为了同一个目标,大家千里迢迢汇聚在异地他乡沙漠深处小镇。

尽管我们的工作默默无闻,但是却为国人的生活提供了无数便利。也许在我们辛苦工作时,一杯白开水甚至一句简单的问候,就是最大的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