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聚的泪花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京燕     时间:2017-03-20
【字号:

那是发生在1996年夏天的事情,虽然过去20多年了,但那日的事情,我仍记忆犹新。

老早就听妈妈说,父亲要回京探亲几天。

盼望着,盼望着,与父亲见面的日子终于到了。

听妈妈讲,由于父亲出色的工作表现,机场建设方领导愿意担负,来回机票的费用。掰掰手指头,是啊,自从被总公司海外部派去建设香港新机场,也有四年没有见到老爸了。

那时候,香港还没有回归,来来回回跨境过海关,实在折腾,但是我相信,这不是阻挡老爸没有回来看我和弟弟的理由。

这长长的四年,期间的电话从未断过,期间的书信更加不少,您在那头总是说,自己过得如何好,领导如何器重你,那边的环境如何优越,但这些故事,我都是听回来的叔叔,还有妈妈告诉我们:那边的肉类价格比较贵,他们经常看不到你买肉加菜;也就一个人过,炒菜做饭煲汤,您只用一个不丁点的电饭锅,来回倒着用;当别的叔叔在换季时准备添新衣时,哪怕不抽烟不喝酒的您,也不舍得买件新衣,身上不变的就是印有“中国铁建”的蓝色工作服;跨境的电话费不便宜,没事的时候就书信提醒我们这或那,有事的话都是长话短说,电话时间总是控制在52秒以内,经常挂在嘴边上的就是“别浪费了这一分钟”……

那天,终于要见到许久未见的老爸了,内心的窃喜难以言表。前几天,我和弟弟一直在打量,如何见第一面,要穿上什么衣服,你会带回什么新奇玩意给我和弟弟,要拿上刚刚考到满分的试卷,摆在你面前。记得当时,我还和弟弟争吵,看谁能第一个冲进老爸的怀里,把你紧紧搂在怀里。那时我还暗自较劲,平时可以让着弟弟,这事决不能让弟弟抢占先锋。当然,闺女也想当面“质问”,是不是叔叔和妈妈在说“瞎话”,闺女也有很多“悄悄话”与你说。

“老大,你跟弟弟解释一下,你爸那边有事没有回来,机票退了!”突然被妈妈的一句话,打破了我所有的设想。

带着哭音的话还没说完,妈妈别过了脸去。

弟弟一听,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一头扎进了妈妈的怀里……

克抑不住的滚烫滚烫的泪花,留了下来,当时的我一度还埋怨您。

长大后才明白,原来咱们家经济上质的飞跃是您用艰苦朴素换来的!

犹记得高考那年,我和弟弟双双参加高考。

由于户口原因,我不得不在老家参加高考。母亲照顾弟弟,一下子,我就“落单”了,自己照顾自己。强烈的奢望能够回京参加高考,一度我曾埋怨父亲,也曾经在电话里向父亲哭诉与哀求,为什么在北京出生,初中以前都在北京读书,为什么在高考来临时,让我回老家,家乡语言,生活习惯,学习方式让我措手不及,无法不适应……父亲听完我的话,默不作声,听完我的诉苦,撂下了电话。高考前,也听妈妈说过,父亲从工地上,跑回来两趟。期间来到学校探望我,以学习忙为由,我都是拒之门外。

清晰记得,高考期间,父亲大病了一场。被送进医院,当时我和弟弟全然不知。

后来得知,爸爸为了我,曾多次回家乡,办理户籍更改手续,由于时间压力大、没有进食也是为了节省来回颠簸的费用,在工地上,他十二指肠胃溃疡出血!医院曾经下达两次病危通知单!声泪俱下的我,在那时起不再提起户口之事,不再要求回京,一下子理解了父亲。此事被单位领导知道后,告诉父亲,我可以在家乡完成本科学业后,可以通过进京绿色通道,真正解决一家人团聚的问题。

如今,父亲年底就要退休了。1981年,您从铁道兵4师16团后勤部调入北京,两个冒失的家伙闯入您的生活中,成为您牵肠挂肚的人儿。记忆里面的老爸,是勤劳朴实的,又是高大伟岸的,更是和蔼可亲的。话不多,有时甚至还冷言冷语,却怀揣着一颗炽热的心;陪伴少,有时三年五年都不在家,但您邮寄来的书信从未断过;挣得不多,也伴有数月不开饷的时候,但姐弟俩的学费、伙食费均按时给……在闺女的脑海中,父亲永远比妈妈亲,关系永远比妈妈“铁”,任何人无可替代。

相关新闻:
耿鸿鹏:我把青春献给你 2017-04-21
肩上的幸福 2017-04-21
遇见春天 2017-03-03
出发,向着春天! 2017-02-28
二十二局天瑞公司紧贴职工开展新春慰问活动 2017-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