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专题专栏>铁道兵>女兵风采
美丽的女兵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宏远 时间: 2010-11-18
【字号:

“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沐雨栉风,铁道兵前无困难!”这是共和国元帅叶剑英的题词,也是过去铁道兵生活的真实写照。就在这支浩浩荡荡铁道兵队伍里还有一群群年轻的兵,铁路延伸到哪里,哪里就有她们英姿飒爽的身影:在练兵场、在军营、在哨卡、在机房、在医院……这就是铁道兵军中为之骄傲的女兵。她们不愿着过舒适的生活,不愿做温室的花朵,不爱红装爱武装,走进绿色的军营,剪去飘逸的秀发,留起娃娃式短辫和男兵一样在茫茫戈壁、雪域高原、林海北国、千里海疆,参加祖国铁路建设事业。

1978年12月中旬,我踏上西去的列车,汽笛一声长鸣,实现了我多年当兵的梦想。在和一群太原女兵连进行三个月新兵艰苦紧张训练中,她们敢干吃苦,勇于争先精神另人感动;她们生活中有笑声,训练之余有歌声,军容、军纪、队列、投弹、射击、刺杀、紧急集合、样样都学,样样都练,不逊男兵,各科目训练成绩超前,成为新兵连一道亮丽的风景。

拣石头

当时新兵连条件简陋,戈壁滩上几排营房和三个篮球场大的操练场周围铁丝网一围,就算是生活区和练兵场地。而练兵场地高底不平,“鸡蛋”、“拳头”大的石头比比皆是。平常学习、军训时间安排紧凑,谁也没有顾及把场地上石头拣走,而女排里晋莹辉、孙晓慧女兵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怕苦,不怕累在训练之余,用柔弱的双手、单簿的双肩将近乎有三个篮球场地大上的石头一一拣到筐子抬出场外。连长、指导员知道后在全连会上表扬,宣布给俩人通令嘉奖,主席台上当指导员把两张嘉奖令分别发到她们手中时,台下官兵报以长时间热烈掌声。没有物质奖励,没有闪烁的镜头,仅仅一张嘉奖令,她们就感到无比高兴,无尚光荣。

拉歌赛。

每当集合、看电影、举行活动前,只要全连人员集合在一起就有一场拉歌比赛,而每一次拉歌几乎是男兵点燃情绪,他们大声喊到:“五排的女兵唱首歌,大家说要不要?”,“要!”男兵喊声高昂又充满激情。女兵排长林岚大大方方走到队列前头,打起拍子指挥女排唱起《唱支山歌给党听》。刚唱完,男兵马上就喊:“唱得好不好?“好!”再来一个要不要?”“要!”。女兵接着又唱一支电影刘三姐《采茶歌》,这次唱歌时女兵心里早有准备,歌声刚落,齐声大喊:“要不要男兵唱一首歌?“要!”唱完这首再来一首要不要?“要!”。嗨,她们可真够绝的,第一首还没唱就让男兵准备第二首歌。节奏整齐的喊声,一浪高过一浪,男兵无法拒绝,扯开大嗓门唱起了《打靶归来》……《我是一个兵》,洪亮的歌声在礼堂里回荡,青春的笑容在脸上绽放。这样的拉歌比赛热烈又活泼,使新兵连处处充满着青春朝气。

出“洋相”

深夜,正当大家在熟睡之际,突然一阵警报声响起,对,紧急集合,大家迅速反应,急忙穿衣行动,五公里越野跑步演练开始了。这是训练中一个重要科目,要求大家必须适应战时需要,规定五分钟内不开灯,每人穿好衣、打好背包、扛起枪、排好队、站在营房门前指定位置。这种项目训练平常要加倍认真,那个环节动作慢就要掉队受批评,影响班集体荣誉。记得头一次演练,全连人员集合在灯光球场上,只听连长一声 :“稍息,立正!向左——转,向后——转!向前三步走!”。灯光下一看,嘿嘿,有出“洋相”的,女兵里有的背包打得像“花卷”,包扎不紧,露出被角;有的像电影《英雄儿女》王芳上前线慰问演出走时背包松松垮垮、遮盖不严。这时男兵里有人发出一阵阵轰笑,“笑什么,笑,你们看看自己打的背包标准、规范吗?”连长严厉批评,男兵们吐吐舌头。点评结束,随即五公里越野跑步,男兵希望女兵当排头兵,女兵体力弱,跑得慢,男兵在后边就可以放慢速度“轻松一下”。而女兵们也不希望男兵当排头兵,男兵跑得快,女兵跟不上容易掉队。她们叽叽喳喳:“男兵当排头,称能,害得我们越野跑步一次,几天都腿疼。”有的说:“要不,咱给连里反映反映以后跑步演练就让我们女兵在前吧”,“别瞎说,真正战斗开始你比兔子还跑得快呢”。可一听到连长命令女排打前阵时,她们心里别提多高兴。

战友情。

当兵第二年夏季,一次吃东西我没注意引拉肚子闹得厉害,被送师部医院治疗,住在内科病房。一天夜里十二点左右天突然下起雨来,朦胧中我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外科现在没有床位,只能暂时安排内科病房”。稍后,就见医护人员推进一个伤员,他脸色苍白、晕迷,好像刚刚做完手术,一整夜,医生、护士进进出出不时查看他的病情。第二天上午九时多,这位伤员睁开了双眼,一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病房床上,就挣扎起身,伸手一摸,他的左腿从膝关节下没了,顿时两眼发呆,瞬间又嚎啕大哭:“我的腿哪?……,腿在哪……”立刻就要下床。哭、叫声惊动值班人员,医生、护士急忙进来拉着战士手不停地安慰:“隧道塌方你左腿伤势严重,不截肢就有生命危险,我们不得不这样做,你要振作精神,连长、营长、战友们一会儿都来看你。”我看着泪流满面,失去左腿,嘶声大哭的战友眼睛湿润了。医生告诉我,他叫王有顺,今年十八岁,去年入伍分到隧道连,来自湖南。临近中午开饭,病房门轻轻地推开,一位女护士推着小饭车,戴着口罩,弯弯的眉毛下,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她轻轻地走到床前叫醒王有顺,开始给他喂饭,可他就是不吃,情绪极不稳定,我急忙下床过去,边帮扶、边耐心安慰,午饭总算吃完,这时护士要求王有顺换下内衣、内裤,王有顺一听,急忙按住被子死活不让拉开,护士开导他:“你因工负伤,我们都是战友,医院里没有男女之别,只有兄弟姐妹,伤员必须服从护士命令。”王有顺终于被说服,护士端起退下衣裤的盆子出了门。看到眼前的一幕我感到惊愕,眼前的一切只是小说、刊物上有过描写,而现在互不相识的男女,一个未婚姑娘,一个毫无血缘关系女孩,面对一个陌生男子身体是需要有多么大的勇气。不仅如此,在一个多星期里,这位女护士不但为王有顺端屎倒尿、而且多次擦洗身体。事后,我打听到女护士名子叫赵珍兰,大家亲切叫她:“兰兰”,老家在太原市。真是一位美丽女兵,如同天山上的雪莲,纯美、洁丽,像一朵盛开的玉兰、典雅高贵。时间不长,王有顺转到外科病房,我出院后就再也没见到赵珍兰。

1984年元月,铁道兵脱下军装并入铁道部,女兵大部分复原、转业到地方。时过境迁,三十多年了也不知赵珍兰家在何方,而她感人至深照顾战友情景也让我和战友们难以忘怀。我们这支流动大军,走南创北,踏荒原修大路,四海为家,就在2010 年4月上旬,我们单位转战到山西太行山区修建高速公路时,在与地方部门协调会后的饭局上,一位姓徐女士无意说到:“这几天你们看没看中央台黄金时间播放电视连续剧《雪域天路》?情节可感人啦,我从头看到尾。”我听后问她:“为什么你对这部电视剧这么感兴趣?”她说:“三十多年前我在西北边陲当过铁道兵啊!”说完脸上露出自豪的神色。我问她:“你在哪个部队、在什么地方当兵?”她一一道来。原来我和她是同在一个部队,还在新兵连参加过军训呢,话题越说越多,最后我问起她在医院当护士的赵珍兰现在哪里,在哪上班?她脸色一沉,叹声说道:“别提啦,赵珍兰得了肠癌,现在住市医院正在治疗。”听完此话,我顿时心里像浇了盆凉水,顾不得吃饭,连忙驱车赶到医院,走进16号病房,看到左边1号床上躺着一位中年妇女,面黄肌瘦,她见到我们走到床前,想挺起身子,“别,别,赶快躺下”,我说。徐女士向她介绍我,她似乎记不起来,我告诉赵珍兰:“三十年前我在医院内科住院时,你精心照顾截肢伤残战士王有顺的事让人感动,至今还有人谈起你。”她看了看我:“是你呀,你怎么来了?”混浊双眼分明流露出疑惑,我指指徐女士,她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又说:“那时谁还顾及那么多,照顾好伤员才是要紧的事,若换谁都会这样做的”。说话间,她忽然想起什么,伸出右手从枕头下取出一张报纸递给我,我一看感到惊讶!竟然是2010年7月13日《中国铁道建筑报》,上面醒目的大标题“世界500强:中国铁建跃居133位”。在一旁照顾她的老伴说道:“她这个人呀爱怀旧,快要到退休年龄了倒怀念起当铁道兵年代,这不让孩子订了《中国铁道建筑报》,时常翻翻、看看;明年她让大学毕业后的儿子去应聘中国铁建单位”。赵珍兰插话:“过去铁道兵生活锻炼了我,现在中国铁建世界排名不断上升,让孩子去没有错,不过我快要离开人世了,再也看不到这一天,再也看不到这支铁兵队伍的辉煌……”她的一番话让在场人潸然泪下,无不动容,医生过来叮嘱,应减少和病人说话以免影响健康。辞别赵珍兰,返回的车上大家都一言未发,心里沉闷。窗外繁花的都市、风景优美的文化广场……我无心领略、观赏 。忆昔看今,一个普通女兵把青春献给部队,回到地方几十年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依然对中国铁建企业如此深情,依然对铁兵队伍如此眷念,让我们活着的人怎能不敬佩,怎能不怀念。

晋莹辉、孙晓慧、赵珍兰等是过去铁道兵队伍中女兵的光辉典范,美丽的缩影。她们从城市来到部队,从部队回地方,虽没惊天动地事迹,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时下明星耀眼的光环,但从她们身上、从平凡的工作中、从朴素的语言中,我们分明感觉到一种精神在闪耀,一种信念在生辉。她们是一座座巍巍的大山撑起着共和国一片蓝天,是一条条长长的河流滋润着祖国辽阔大地。

打印本页关闭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