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专题专栏>铁道兵>女兵风采
战火中的铁道兵女兵
  作者:姚叔平 时间: 2011-02-12
【字号:

刘宴芳战火中的青春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每当听到这雄壮有力的歌声,白发苍苍的老干部刘宴芳,就会想起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想起当年在朝鲜战场为保卫铁路畅通所经历的激情岁月,想起那些长眠在冰天雪地里的铁道兵战友,想起那些和自己并肩战斗的年轻的铁道兵女兵们……

1950年10月,美国侵略的战火烧到鸭绿江畔,威胁着新生的共和国。为了保家卫国,支援朝鲜人民,10月19日我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11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赴朝参战。在美机的日夜轰炸、扫射、破坏中,英勇的志愿军铁道兵抢修铁路,抢运物资,确保运输线畅通。战时的铁路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

16岁,正是姑娘的花季年华。作为长春电务段的一名铁路员工,16岁的刘宴芳坚决报名参加志愿军。1951年4月,刘宴芳高兴地穿上军装,成为志愿军铁道兵一名战士。4月6日她和战友们一起赶到鸭绿江边,大桥被炸了,他们连夜从便桥上跨过鸭绿江,急行军赶到朝鲜安州军管局。很快,她被分配到渔波站电话所。

渔波站是铁路的咽喉,在这里,机车掉头,车辆编组,有“三角线”可供作业,因此,它成了美机轰炸的重点。每天,美机不断轰炸,车站到处硝烟弥漫。电话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通讯工具,行车运输、战斗指挥、和祖国联系,任务繁忙。四个铁道兵女兵担当话务员。炮火中,她们面对呼啸的炮弹,面对断垣残壁,坐在临时搭建的茅草房里,接线,交换,传达首长命令。美机一天轰炸几十次,她们必须保证话路畅通。轰炸的间歇,她们立即跑到站场上,巡线,查线,接线。

渔波站场昼夜运输繁忙,美机不断轰炸,股道、列车和物资经常被炸。抢修、抢运、隐蔽物资是每个铁道兵战士的任务,四个女电话兵虽然身单力薄,但只要有时间她们就跑去干活,首长和同志们都称赞她们。

一次,16岁的刘宴芳和18岁的范桂香去执行任务。夜晚,她们爬上运煤的敞篷车。车下,特务打信号枪指示轰炸目标;头上,美机不断盘旋轰炸。飞驰的列车上,她俩观敌情,趴煤堆,躲炸弹,一直到天亮,当她们到达别河车站时,两个姑娘除了牙齿,眼睛露点白色外,全身通黑。

1951年5月,刘宴芳调志愿军铁道兵305部队905大队电话所任班长,和战友们驻守在横跨两座大山之间的清川江大桥附近。美机日夜不停地轰炸大桥,我军不停地抢修。女电话兵们头戴耳机,手忙接线:内线,外线;国内,国外;前方,后方……炮火中,四个女兵结下了生死情谊。她们都是花季年龄:班长刘宴芳16岁;战士范桂香18岁;战士李爱光17岁;战士葛淑芳16岁。

战争暴露了侵略者的本性:美军的细菌弹投下的是苍蝇、蚊子;美军洒下的漂亮的糖果、食品带有剧毒;偶尔看到的精致的手表却是可以致人命的炸弹……

战争带给人们的是死亡和疾病:蚊虫、苍蝇、细菌和严酷的自然条件,使许多战士不幸染上疟疾;长期的营养不良,使许多战士患上了夜盲症。年纪轻轻的刘宴芳两症俱得,1952年5月,她不得不回国治疗。病未痊愈,她又二次赴朝。

1953年1月,刘宴芳乘坐一辆汽车去运送急用的药品。一路上,美机不断疯狂轰炸,汽车急忙东躲西藏。傍晚,他们到达宣川付洞车站,这时,一列志愿军运兵专列同时到达。突然,美机袭来,军列被炸,刘宴芳头部负伤,昏了过去。抢救人员抬着昏迷的刘宴芳走了10多里路,终于把她送进了野战医院。两个月后,她刚刚康复,又急忙赶回了部队。

战争、炮火,考验了年轻的刘宴芳,志愿军铁道兵女兵刘宴芳在朝鲜火线入党,五次立功,多次受奖。部队还把她立功的喜报送到长春电务段,送到她家中。每次,刘宴芳站在主席台上领奖时,她感到自己代表的不是自己一个人,而是英勇的志愿军战士,是光荣的铁道兵女兵!

战场上的四个铁道女兵

打印本页关闭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