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专题专栏>铁道兵>历史功绩
铁道兵部队的流血牺牲
时间: 2011-02-18
【字号:

在铁道兵35年的历史上,谱写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诗篇。有多少干部战士为保家卫国和祖国铁路建设,无私奉献、流血牺牲。铁道兵是人民解放军各军兵种和平时期伤亡比例最高的部队。

“登高英雄”杨连弟,解放战争时期,曾在修复陇海铁路8号桥过程中,机智勇敢攀上40多米高的桥墩,提前完成修桥任务,荣获“登高英雄”称号。1952年5月15日在朝鲜平安南道抢修清川江大桥时牺牲。志愿军总部为他追记特等功,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英雄”称号。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一级国旗勋章。他生前所在的志愿军铁道工程1师1团1连,被志愿军总部命名为“杨连弟连”。铁道部还把他参与抢修的陇海铁路8号桥命名为“杨连弟大桥”(8号桥在上行线,桥边有纪念碑),并将大桥东边的一个小站定名“杨连弟车站”(在洛阳和三门峡之间,东距洛阳91公里,西距三门峡31公里)。这在我军的历史上,一个军人的名字被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命名为一座桥名和一座火车站名的情况绝无仅有。天津还建起了“杨连弟纪念馆”,缅怀这位天津人民的子弟。

在祖国铁路建设中,铁道兵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不畏艰险,不怕牺牲。成昆铁路、襄渝铁路、青藏铁路这些号称“地质博物馆”线路的建设,有多少铁道兵为此献出了生命。铁路沿线那一片片坟茔,就是扛起火车奔跑的“路基”和“钢轨”,是战士们的血肉之躯铺就了钢铁大道。铁道兵10师在青藏铁路(一期工程)关角隧道的施工中,一次大塌方,就将55名官兵的生命夺去。铁道兵7师在襄渝铁路达县(现叫达州市)的蒲家车站(原称长征车站,南距达县24公里)附近的一座高桥架设时,“战斗一号”新式架桥机倾覆,随同一节130吨重的水泥预制梁翻入80多米深的桥底,架桥机上正在作业的19名官兵全部牺牲,惨不忍睹。成昆铁路、襄渝铁路沿线,每隔二、三十公里就有一片墓地(当年一个团就是负责30公里左右的路段施工),那都是修路部队每个团的烈士陵园。

2006年7月2日《人民日报》“穿越世界屋脊的辉煌”一文中有一组数字,“当年修建青藏公路时,每修1公里就有3名解放军官兵牺牲。修建川藏公路时,有4000多名解放军官兵献身。”

修铁路比修公路难度更大,隧道、桥梁更多,工程量更大。尤其,当时技术落后,机械化程度低,安全保障措施少。靠广大指战员大锤钢钎、铁锹大镐、风钻矿车等简陋工具,实施“人海战术”施工。在地质构造十分复杂的地区打隧道、架桥梁,塌方、透水、滑坡、泥石流等险情,处处存在,随时发生,防不胜防,人员伤亡率自然十分高。有人算过一笔账,青藏铁路一期工程(834.5公里),铁道兵施工牺牲和高原病死亡加在一起的人数零头,都比2001年至2006年修建青藏铁路二期工程(1142公里)死亡的人多。青藏铁路二期工程,“10多万筑路大军……没有一人因高原病致死”(2006年7月2日人民日报),施工中的工伤死亡数也很少。充分说明了科技进步、设备优良、防范得力、保障到位等措施,对施工安全起到的保证作用和带来的明显效果。

有公开的统计数字,铁道兵在35年间,共计牺牲8000多人(平均年死亡230人),其中,朝鲜战场牺牲1136人,伤残2881人;援越抗美牺牲392人,伤残1862人;国内铁路建设牺牲6615人,伤残49987人(数字的准确率不便评说)。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出,铁道兵部队在和平时期的亡人数,远远超过军委规定的亡人率标准。铁道兵35年的战斗岁月,有多少官兵长眠在祖国大地或异国他乡,有多少官兵身体伤残或丧失健康。这支善打硬仗、能打恶仗、敢打血仗的铁道兵队伍,为党、为国家、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党和人民心里是清楚的。共和国的旗帜上有铁道兵血染的风采。

打印本页关闭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