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专题专栏>铁道兵>历史功绩
铁道兵部队的烽火岁月
时间: 2011-02-18
【字号: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0月8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发布命令:“为了援助朝鲜人民解放战争,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们的进攻,借以保卫朝鲜人民、中国人民及东方各国人民的利益,着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中国人民志愿军受令后,代表中国人民的伟大意志,于10月19日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同朝鲜人民一起向侵略者作战。

“背上了行装扛起枪,雄壮的队伍浩浩荡荡……”

铁道兵团部队从11月开始,陆续入朝执行战区铁路保障任务。并于1951年1月转隶中国人民志愿军建制。战争初期,志愿军铁道部队面临着十分严峻的战场环境。对被炸铁路的抢修要在美国空军的严重威胁下进行,当时是,“地上没有高炮防卫,天上没有飞机掩护”。从1950年11月至1953年7月停战的33个月中,敌人集中空军70%左右的兵力,对我铁路交通线反复进行狂轰滥炸。1951年7月后,侵朝美军为了取得军事和停战谈判的有利地位,在向我发动“夏季攻势”的同时,从8月中旬开始,以大量航空兵对朝鲜北部铁路干线及交通枢纽实施了历时将近一年的“绞杀战”,妄图切断我后方交通运输线,分割我前后方,窒息我作战力量。1951年8月为第一阶段,敌趁朝鲜雨季洪水成灾之际,对铁路桥梁及其后方设施实施反复轰炸;9至12月为第二阶段,敌对铁路枢纽新安州、西浦、价川“三角地区”,实施重点轰炸;1952年1至6月为第三阶段,敌由重点轰炸改为实施机动的重点突击与轰炸铁路线两端。为了粉碎敌人“绞杀战”,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一起,在朝鲜人民大力支援下,进行了艰苦的卓有成效的斗争。在此期间我志愿军逐步加强后方的对空防御,加强了对交通运输线的抢修措施和物资的抢运措施。1951年9月,年轻的志愿军空军航空兵投入反“绞杀战”作战,在清川江以北上空对我后方实施掩护。同时,高射炮兵、铁道兵、工兵和汽车运输部队及后方各级指挥也得到了加强。至1952年3月,陆续入朝的铁道工程师已达7个(铁1、2、3、4、5、9、11师)。铁道兵在其他部队有力配合下,粉碎了“绞杀战”,在前后方之间形成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1953年1月至8月这段时间,有10个铁道工程师在朝鲜浴血奋战(铁1、2、3、4、5、6、7、9、10、11师)。至1955年2月,铁道兵第9师最后撤离朝鲜回国,铁道兵部队在4年3个月的烽火连天战场上,做出了巨大贡献,付出了重大牺牲。共计抢修、抢建、复旧铁路桥、隧、站、电、线有:正桥2294座次,延长129公里;便桥便线128公里;线路14691处次,延长1003公里;隧道122座次;车站3648座次,延长161公里;铁路电话线路20994条公里;新建铁路213公里。

1965年,我国应以胡志明为首的越南政府要求,决定向越南派出防空、工程、铁道、后勤保障等支援部队。根据4月27日两国政府签订的《关于修建铁路和提供运输设备器材的议定书》,铁道兵奉命以铁2师、铁13师为主,分别组成了援越工程部队第一支队和第二支队,于10月赴越。越战期间,虽然越南北方主要铁路枢纽和战略要点的对空防御,成三线拦阻的战役布势。越南高炮部队在第一线,中国高炮部队在第二线,苏联防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在第三线。但是,面对强大的美国空中力量高强度、高烈度的“地毯式轰炸”和精确制导炸弹攻击,我铁道兵部队还是顶着巨大的空中压力,面临严峻的施工环境。第一支队在抢修越池大桥时,突然遭到突破我防空火网的美国空军几十架飞机的轰炸扫射,30多人伤亡。但是,广大指战员在配属的地面防空火力掩护下,坚持抢修,没有停工,争时间、抢速度完成桥梁修复任务,及时保障了作战物资的前送。在保卫谅山铁路咽喉的抢修任务中,铁道兵经过14个小时的冒死奋战,排除了美国空军投下的所有定时炸弹,保证了谅山铁路枢纽的顺利施工。截止1970年7月,我国援越部队全部撤离回国,铁道兵部队先后有铁1师、铁2师、铁3师、铁12师、铁13师赴越轮战。完成抢修桥梁181座次,车站379站次,线路690处次,保证了越南北方运输线的畅通,并使越南人民军得以抽出大批部队到越南南方作战,加速了战争的进程,为越南人民立下了丰功伟绩。

打印本页关闭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