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艺术成就客站精品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盛晖  时间:2020-12-26 【字体:

铁路客站作为铁路与城市的纽带、城市的大门、铁路的窗口,也是反映地域风貌、展现民族文化自信重要载体。新时代铁路客站如何深入贯彻“畅通融合、绿色温馨、经济艺术、智能便捷”的铁路客站枢纽建设理念,打造现代化铁路精品客站,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的向往,是我们每一个客站建设者面临的任务和使命。

尤其经济艺术这四个字,作为设计者如何理解和把握,并较好地落实到设计中去,是我们思考的重点之一。

建筑造型创造

经济艺术,是指既要确保投资的经济性和技术的可靠性,还要把客站建成永久的、固化的艺术品,具备一定的艺术感染力和表现力,成为传承铁路文化、展示铁路形象的标志。

建筑造型创作是一个客站的成败关键,也是表现经济艺术最关键的部分。应注重“文化传承、匠心独运”。

襄阳东站

襄阳东站位于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襄阳,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襄阳东站造型以现代时尚、简洁大气为主,通过抽象精简的设计手法,将原有形态向建筑构件转化。提出 “一江两岸,汉水之城”的设计创意,采用收腰弧形平面,增加了站房的动感和可识别性,同时也融入了襄阳文化元素,体现了汉水文化、古城文化、襄阳东大门等特征。

襄阳东站建筑中部采光天窗屋顶倾泻而下,与主入口雨棚互为延伸,一气呵成,自然映衬出襄阳之门的意象。襄阳站站房入口借用楚风建筑“深出檐、高筑台”的重要特征,以宽大的整体式屋檐勾勒轮廓线,形成挡风遮雨的灰空间,并营造出高耸大气、恢弘完整的建筑形象。

吉安西站

吉安西站设计取意于革命胜地井冈山主峰——五指峰,建筑造型与周边山体形态相呼应,五座山峰巍然挺立、阶梯上升,沉稳而大气,给人积极、向上的势态。用抽象、概念的形式,现代简洁的材料,打造一个极具地方色彩的现代交通枢纽建筑。

吉安西站立面横向的金属百叶及装饰构建寓意连续的祥云、玻璃幕墙寓意清澈的流水。整个立面形象强调青山、绿水、祥云的人文建筑理念。做到韵律和节奏一致,功能与形式统一。

平顶山西站

平顶山文化底蕴深厚,春秋时为应国,以鹰为图腾,古典汉语“应”“鹰”通假,平顶山因此又称鹰城。“应国古都,千年鹰城”正是平顶山西站站房创意的源起。在整体形体关系处理上,将“玉鹰”形象通过建筑语言加以符号化、抽象化。

在细节处理上,通过百叶刻画展开的羽翼,雄鹰展翅腾飞的形象跃然纸上。

禹州站

禹州文化底蕴深厚,是中国第一个王朝——夏朝的建都地、中国“五大名瓷”之钧瓷的唯一产地。站房造型现代简洁,在整体形体关系处理上,将“禹都”形象通过提取传统建筑语言加以符号化、抽象化。“华夏禹都,中原钧城”得以形象的展现。

在形体轮廓上,取自夏朝宫室度原图,勾勒出禹州夏都意蕴;在细节处理上,通过大禹治水工具、出戟尊的形态刻画出禹都、钧城的形象。

打造室内空间

在室内空间应延续原投标方案创意,并进一步提升和完善,深入挖掘地域文化,用艺术传承文脉,贯穿设计全阶段,采用经济的建筑语言,让艺术要素和技术要素交相辉映。

室内空间应注重“简约经济、艺术升华”;艺术最难的是简约,尽可能以建筑空间和结构构件自身的美,体现文化、表达艺术,而不是用重度装修和虚假的包裹来实现。真正把客站建设成为永久固化的艺术精品。

襄阳东站

襄阳东站室内空间一体化延续汉水意象,以汉水畅达为魂,作为空间灵魂来进行铺排。采光天窗将室内空间自然划分为三个部分,有力呼应“一江两岸,汉水之城”的设计创意。

屋面网架结构由内而外延续,由室内过渡至室外,一气呵成。吊顶依附于网架结构主体,自然呈现圆润的弧度,为空间赋予流动感的韵味,将汉水文化深植于空间的整体感官中。出站层延续高架候车室内空间汉水文化,通过条形灯带模拟水波粼粼。

吉安西站

吉安西站主体为两层大空间车站,室内装修强调内外一致的效果,将五指峰造型延伸至室内空间,金属百叶及装饰构、玻璃幕墙寓意清澈的流水,体现“青山绿水”的诗情画意。

吉安西站天花形态生成来源于吉安当地古建中独特造型的方形藻井。以此为基本元素在空间中进行“井”字形重复,藻井四周为取材于古村落中典型的斗拱造型,周边以红色线条收边,呼应“红色吉安、金色庐陵”的设计主题。

平顶山西站

尧山风景名胜区位于平顶山市鲁山县西部,地处伏牛山东段。因尧孙刘累为祭祖立尧祠而得名。平顶山西站吊顶中,通过铝条板与铝方通的简单穿插拼接出尧山的剪影,用简约经济的手法,体现丰富的地方人文景观特色。

禹州站

禹州室内吊顶提取“龙池花牌坊”为设计元素,增添空间韵味;回纹石材镶边,使整体空间更加和谐统一。通过对柱面石材装饰线条颜色、质感的调整,将石材进行适当的分隔,强调竖向,打造了丰富的室内视觉效果,同时有效做好成本控制。

禹州站室内圆柱的形态,从同站房立面呼应为出发点,最终考虑到形式和室内功能的契合,对柱形进行优化,采用“方包圆”、“石包瓷”的形式。同站房立面呼应,同时给钧瓷这一地方瑰宝提供一张亮丽的名片。 

讲好中国故事

为了让让客站建筑作品更加精彩纷呈,展现特殊的诗情与意境,让旅客来往客站“望得见山水,记得住乡愁”。艺术装置,在主要空间中起到画龙点睛的重要作用,应注重“文脉延续,故事新说”。但艺术装饰不是艺术品的堆砌,设置位置也不能影响客运功能的使用。

在客站室内艺术装置设计中,将地方代表性的传统文化,通过现代的表现手法,通过装饰技术、装置艺术在站房中予以点缀,起到画龙点睛之妙,同时也给予地方传统文化一个宣传和展示的窗口。

吉安西站

吉安西站二层检票口两侧墙面 设置”旧貌变新颜“、” 复兴号奔驰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两幅浮雕,采用80mm厚黄金沙石材,彰显吉安历史记忆及新时代的对话。

 “旧貌变新颜”取材于伟大领袖毛主席1965年在吉安所填诗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通过主席词作和书法的通篇布局,运用浮雕的艺术手法,展现一代伟人对井冈山的深深眷念,对革命和建设经验的深刻总结;再辅以吉安高铁新区会展中心、五指峰建筑群、白鹭洲书院等新时代建筑,在忆旧颂新的同时,集中展现“旧貌换新颜”的深远意境,烘托出逸兴思飞、慷慨激昂的革命理想和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井冈山精神。

平顶山西站

平顶山西站二层凌空饰以蚀刻钛瓷画“尧山四季”图,展现平顶山地域特色。

禹州站

禹州站二层候车厅两面山墙,布置钧瓷釉面瓷板装饰画,完美呈现神垕四面群山环抱(乾明山、凤翔山、大龙山、凤阳山)的流线效果。

禹州站造型柱形体为大禹治水工具出戟尊,通过大量材料比选,最终选用的氟碳辊涂印花压纹铝板,从远看、近观均与外墙石材无异,有效解决了传统喷涂外墙仿石铝板色泽失真、高温软化、外表面易损伤的问题。

注重细部品设计

“细部决定成败”已为大家广泛理解,但实际建设过程中却是最难坚守的。设计构造和细节处理,关系到客站整体品质的提升。同时既要控制概算成本,也要在技术方案运用上充分考虑运营维护成本。

细部设计中,将地方文化元素进行抽象、提炼,演变成建筑符号,有机融入到客站装饰、装修细部中,用现代技术的手段展现人文艺术要素。

襄阳东站

襄阳东站主出入口造型屋檐取意于古建瓦屋面,用现代的材质手法锯齿状铝板来实现,与飞流而下的屋面造型融为一体,迎接八方来客。

入口两侧幕墙采用深灰色彩的荆楚传统云纹花格窗,采用现代铝方通材质,赋予站房传统文化意象。

吉安西站

吉安西站设计中参考中国传统纹样和建筑绘画的形式,将“吉”字演绎为寓意吉祥的“吉字纹”,以此作为建筑特色的符号和细节融入到吉安西站的公共空间营造中。“吉字纹”在柱头、柱脚、柱身凹槽及门套的运用,彰显精细设计又控制了投资成本。

平顶山西站

平顶山西站室内细节抽象提炼回型凤鸟纹,是在西周晚期凤鸟纹的基础上运用抽象简约、符号拼贴的手法进行提炼,将传统构件加以抽象、裂解或变形,使之成为象征意义的符号,并在室内元素中拼贴运用,从而使新与旧、今与古相联系。

禹州站

传说大禹在建立夏朝以后,用天下九牧所贡之铜铸成九鼎。禹州站室内墙柱,将“禹铸九鼎”兽面纹石材浮雕嵌入柱头,打破了单一柱面的单调,让乘客对地域神话故事展开遐想,增添了空间趣味。

铁路客站设计的各个阶段都要充分考虑“经济艺术”因素。注重客站设计的整体性和系统性。运用现代材质、建构语汇等技术手段,以经济的成本得到艺术的提升。通过文化元素的艺术提炼,演化成建筑语素融入到铁路客站建筑室内外空间和细部构造中,打造精品、提升品质。

精品客站以满足功能为前提,提升建筑文化性为重点,客站设计团队对地域文化进行深度挖掘、总结提炼、创新升华,才能将独具特色地域文化元素,深度融入站房设计和建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