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双子星,闪耀新交通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张子尧 崔旸  时间:2020-09-29 【字体:

2008年和2010年,铁四院桥梁院分别来了刘阳明和李靖两个年轻小伙,一入职场,两人便与新型轨道交通桥梁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柳州单轨到马栏山云巴、武汉光谷空轨,他俩合而不同,各自精彩,组成新型轨道交通的桥梁搭档。

并肩出道,共战昆明

刘阳明和李靖入职之初,恰逢铁四院举院奋力开拓西南市场。

昆明轨道交通首期工程是铁四院承担的第一个轨道交通勘察设计总承包项目,也是业界第一次尝试将一条轨道交通的设计交由一家单位独立承担。

刘阳明和李靖的第一段职业生涯,有点高,但也很难。还没来得及摸熟套路,昆明便给他们来了个下马威。

昆明轨道交通项目位于高烈度地震区,高岩溶发育的地质条件,给桥梁抗震设计增加了不小难度。当时国内尚没有成熟的轨道交通桥梁抗震设计经验,他们开始了边研究、边学习的攻坚克难之路。一本厚厚的《桥梁墩台》,硬是被他们翻得磨破了皮。

遇到挑战,他俩也浑身都是劲儿。“那时大家都精力旺盛,遇到有挑战性的难题,都睡不着觉,一晚上都在琢磨这个应该怎么破。”回忆起昆明往事,李靖和刘阳明都感慨那时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兄弟同行,如虎添翼。

转战柳州,再组连盟

随着我国高铁“动脉网”的逐渐形成,新型轨道交通桥梁逐步走向更经济、更环保、更便捷、更智能的发展阶段。抢抓发展机遇,柳州单轨成为了铁四院承揽的第一条跨座式单轨交通。 

2016年起,刘阳明和李靖先后担任柳州单轨示范线及1、2号线工程项目专册、设计副总体负责人。不同于常规铁路桥梁设计,新型轨道交通桥梁在结构形式、设计方法上都需要全面创新,设计理念和思维更急需转变。

全线桥梁结构占到90%以上,没有成熟的经验,没有成熟的设计软件,甚至没有一个前辈可以取经。翻遍了国内外的参考资料,刘阳明、李靖发现目前的商用计算软件均无法满足设计需求,他们琢磨着,能否开发一套专业软件,可以进行一站式、参数化设计。

说干,就干起来!

有一次,李靖和团队好不容易用上万条语句编好程序,但在调试时却出了问题:根据他初步编出的程序验证,桥梁建着建着,忽然飞到天上了。同事们开玩笑说:“这是让桥梁上天揽月啊!”

大不了,重头再来!功夫不负有心人,3个月后,他们终于成功了!一套适用于单轨桥梁结构的计算软件,在满足设计需要的同时,也大大提高了设计效率。

两年时间里,他们不仅完成了设计任务,也将重点科研课题、发明专利,应用专利、优秀QC成果等一并拿下…… 

为铁四院荣誉,兄弟再出手

新型多制式轨道交通正成为越来越多中小城市的新宠,随着轨道交通桥梁形式更加多样化,刘阳明和李靖也开始接受更大挑战。 

2019年至今,刘阳明和李靖分别担任武汉光谷悬挂式空轨项目、长沙马栏山云巴项目桥梁专业负责人。

刘阳明负责的光谷空轨项目,采用悬挂式轨道列车,又称在空中奔驰的轨道。

列车悬挂在钢结构轨道梁下方,轨道由钢结构立柱支撑在空中,地面上只需较小的空间建造承托轨道的立柱。桥梁结构构思新颖,但国内还没有一条商用线。 

李靖负责的长沙马栏山云巴项目,被称为“在云中穿行的巴士”。搭载了无人驾驶、多功能深度集成的综合调度、人脸识别等智能系统,对桥梁结构精度和线型提出了更高要求。

设计方法更为特殊,结构形式更为复杂……摆在眼前的诸多问题,让设计者们一筹莫展。

为铁四院荣誉而战,就要经得起折腾,耐得住性子。“那段时间,连做梦都在想这个东西怎么搞,我就不信这个邪!”李靖回忆道。

再当排头兵,刘阳明、李靖带领设计团队,反复开会、研究。虽是短短数十公里,工作量却是常规铁路干线的数倍。阶段汇报时,详细周密的前阶准备,获得了业主的高度好评。

互相“较劲”,齐头并进

李靖和刘阳明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工作起来就忘了时间。两人探讨起问题来,常常一抬头,办公室已经空空如也。

两人曾经商定,谁先把一个问题解决,对方就要请客吃饭,一年下来,竟也吃遍了周围的饭馆。

遇到开会、评审、专业对接,刘阳明需要经常在外面跑;而另一头的李靖,白天也同样忙得不可开交。于是刘阳明和李靖约定, 晚上11点以后,是两个人的电话时间。

遇到的问题、解决的思路、下一步的规划……这样的“电话粥”,经常“煲着、煲着”,就已到凌晨。 

“兄弟!桥梁!”这是每一名桥梁专业设计人员都希望能常伴左右的两样。如果说能够在自己热爱的专业不断创新突破是一件幸运的事情,那么更幸运的事是和自己的兄弟一起创新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