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厂为家 “贵”在坚持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宣 石海燕  时间:2021-03-03 【字体:

今年57岁的李泽贵,是中铁十四局房桥公司住宅产业化生产基地修理班班长兼电工组组长,是工龄最长、资历最老的职工之一,更是修理班的主心骨。碰到线路、机械等配套设施的故障问题,大家都习惯找他,李泽贵也习惯性的每天背着自己的工具箱,早早来到班组。

新三年 旧三年 修修补补又三年

2019年,干了一辈子电工的李泽贵从京外项目调回公司本部工作,这时候的他已经55岁了,大家以为他也就干点力所能及的后勤工作,安安稳稳的等退休了,但老李可不这么想,他还要不遗余力的在自己喜好了半辈子的工作中站好最后一岗。

当得知生产基地小机器设备的故障一直都是委托厂外修理厂维修时,他急了,他觉得完全可以省下这方面费用,能自己干就没必要花钱。于是尝试带领班组师傅们加班加点拆拆装装,完成第一批振动器的维修。这一转变就节约了一笔振动器的维修费用,但老李并不“知足”,接下来生产车间所有故障小电机都被老李和他的团队拆装维修了个遍,干的得心应手,光是各类卡子、盒子等小配件的维修就省下了几十万的费用,彻底终止了先前的小故障也要送出维修的模式。

知安全 守红线 除旧布新大改变

调回了北京在家门口工作,李泽贵却连续几天睡不着觉,因为生产基地年内新建了智能车间,其他几个生产车间原有的用电线路还是十几年前布施的,已经跟不上新的生产需要。“一定要做好用电线路布施工作!”老李来到基地的第二个大动作,就是将所有车间的线路都检修改造了一遍,就连闲置车间的线路也改造成“三相五线”制。

懂行的人都知道线路铺新和换新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工程,铺新是设计好了按图纸施工就行,而换新既要重新设计,又要保证现有的生产不能停滞。厂区线路多且错综复杂,往往在追根溯源时还要凿开硬化地面,理顺换新后还要重新硬化。电工组人员不多,还得分散去正在生产的车间“出诊”,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老李自己动手施工,人手不够也坚决不占用其他劳动力资源。他说:“干电工没有上岗证的,打下手都不行,更别说让来干活了,那样不安全,我绝不允许!”

先回收 后利用 废品复活待使命

李泽贵还有一个很特别的爱好——“拾废品”。车间施工剩下的下脚料等在报废前都得先问李泽贵要不要,他挑剩下的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废品。他将这些捡来的废品经过打磨、切割加工制作成工装、模板、支架等成品,回炉再造的工装也得到了上级和一线工人的统一认可,说他切的准、磨的光、焊的牢、接的实,堪称完美。

有人开玩笑说老李真抠门,什么都舍不得扔,他反驳:“谁家过日子不抠门?你家的东西扔之前不也得筛选一下嘛?”的确,李泽贵这“抠门”抠的好,粗略估算一下,光变废为宝做成的T钢这一项工装,一年就能省下至少两万元的费用。

既当爹 又当妈 发光发热暖如家

“抠门”的李泽贵,对他班组的兄弟们可一点也不抠门。组里有个年轻的电工说,有次他赶上急事,发工资的日子还没到,他跟李泽贵闲聊时提出想找单位提前预支工资,当时就被老李拦下来了。李泽贵说找单位预支还要走财务流程,便把自己上月工资一分不留地取出来递给了他,让他先去应急。老李说这些孩子比他自己的儿子还小,背井离乡的平时多关心他们,自己也会暖心。

配套区的工作总是加班加点,误了饭点儿太正常不过。每每这时,老李就让退休在家的老伴“活动活动”:烙上一锅馍,炖上一锅肉,做成肉夹馍送到大门口,给他口中“比自己儿子还小”的那些“孩子”们吃。老李说,年轻人饿着肚子干活可不行,一人俩肉加馍,先填饱肚子才更有干劲儿!

家是企 企是家 不计得失把汗洒

2020年底年关将近,生产基地为来年的产量做考虑,决定对闲置的车间进行扩容和改造。此时所有车间都已停工放假,以往,这项建设都是委托厂外的建筑团队或者车间的施工队伍完成,费用昂贵。

这次,李泽贵毅然决定放弃休假,带领未离京的工人师傅们白昼轮转的配合,仅用10天就完成了扩改和安装工作。竣工已是深夜,单位为大家准备了夜班饭,老李说:“车间就是咱家,劳动了一天回到家能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这就是幸福!”

李泽贵为人谦和,心态乐观。很多像他这么老资历的同志都转去了管理岗位,而他坚持待在一线,干一些具体的、能发挥自身特长的工作。他几十年如一日,踏实勤奋以厂为家,默默无闻的奉献了自己的大半生,看似从来不发光,但一直在发热;一直很平凡,但从来不平庸。用他的话来说,完成了工作是为了图个心安,省下了钱力,是为了那句“干企业,也是过日子!”

李泽贵在维修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