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战线上的老范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美华  时间:2021-04-20 【字体:

骑着一辆大摩托,肩背相机、电脑,一脚油门就远去了。他就是中铁十四局集团电气化公司的宣传报道员老范,真名叫范成涛。

老范在鲁南高铁项目拍摄照片

老范其实不老,只有30多岁,在宣传战线上工作了4年多,练就一身能拍、能写、能编的“硬功夫”,圏粉较多,在同行中是个好学者。

“自从干上了宣传,就踏踏实实地爱上了,必须坚持不懈地奔跑,新闻是易碎品,过了时效就没有意义了。”老范深有感触地说。老范是个摄影迷,平时不爱言语,只要一踏进工地,举起相机,按上快门,那就是另外一个人儿了,上窜下跳,活力四射。在现场,他比工人到工地早,比工人下班还晚,专注地寻找一切可以捕捉的瞬间。有一次,他在高东高速公路高压迁改工地现场拍照片,拍着拍着,他就开始往铁塔上爬,吓得安全员敲着铁塔把他吼了下来。从那次以后,现场的安全员有了“教训”,要“看管”好老范,他哪里都能上。

老范拍摄的济莱高铁施工

老范有时和现场的安全员软磨硬泡。在济莱高铁施工时,老范就如愿以偿地和两名工人坐到高空作业平台车里,升上了40多米的高空,拍摄的视频在央视播出,照片被《大众日报》在头版刊发。其实,老范知道越在艰苦的地方,越能拍出震撼人的照片。很多一线工人的感人瞬间,也只有身临其境,才能被捕捉,才能全面地展示给读者。

2019年春节前,老范得知石河子项目还在风雪中施工。当时气温已零下30度,大多数户外工程已停工,石河子的施工最多还能坚持三五天。老范向领导申请后,坐上第二天凌晨的飞机去了石河子。

老范在石河子拍摄的照片

在白雪茫茫的工地上,由于气温太低,工人们在电力铁塔上工作一会就得下来烤火取暖。老范便抱着相机和他们一起烤火,工人们在铁塔电线上飞,老范便在下边雪地里追赶。为了能拍到落日中高压塔上的工人,老范抱着长焦相机和太阳赛跑,急得在茫茫雪原里把鞋子都跑掉了好几次。

在石河子的三四天时间里,老范从早到晚和工人们在一起,刚开始混熟,就送他们一批批回家过年。到最后,空荡荡的职工 宿舍里就还剩下老范自己。老范便开始整理工人们的故事,挑选照片。很快就在《中国铁道建筑报》发了一个整版的图片新闻故事。

当老范把冰天雪地里工人施工的故事在今日头条上发了以后,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网友、读者们的留言,饱含着对建设者的感谢之情,这是他艰辛付出后的最高奖赏。

在石河子冰天雪地里结下的友谊,让老范至今都和一些人保持着联系。有个家在东北奎城的小五,老范还专门将刊发他们的报纸邮寄了过去,让小五一家人感到无比荣耀和自豪。

像小五这样的朋友,老范的朋友圈里还有不少,大都是在工地采访时结识的,而且有些朋友的相识还颇有些传奇色彩。老范在拍摄蒙华(浩吉)铁路山西黄河特大桥施工的时候,无人机飞丢了,放眼望去,几公里的大棚都长的一个模样。项目上的人都劝老范,无人机有保险,不要着急。可老范说里面的照片很重要,急得他借了个电动车就挨个大棚找。当村民听说是中铁十四局的无人机丢失,就连六七岁的小孩子都帮忙寻找。最终无人机在一户人家的大棚里被找到,这户人家还请老范吃大棚里的哈密瓜,和老范成为了好朋友。

老范的粉丝中更多的是公司项目上的职工。其中有项目上的开车师傅老曲,有看仓库的老铁道兵老李……他们都爱看老范写的东西,写的实在,接地气。老范知道那么多人关注自己写的稿子后,就特别珍惜自己的朋友圈,他从不转发别人的东西,都是自己精心写的文字。

老范在宣传报道圈内也有不少粉丝。大家最开始知道老范是因为他的散文写的好,后来发现拍照拍的好,再后来,老范这家伙还拍视频,做后期编辑,眼看着老范蹭蹭往上涨人气。有一次他们公司在常州地铁开展活动,从现场的拍照、录视频、到稿件撰写、后期编辑,推出一篇有声有色的微信,老范一个人全干出来了。

蒙华(浩吉)铁路施工照片整版刊发

老范的努力也换来了沉甸甸的收获。他两次在《中国铁道建筑报》刊发整版。2019年在铁建报刊发43幅作品,成为报社刊发摄影作品最多的通讯员。今年疫情期间拍摄的济莱高铁施工组照,获《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科普摄影大赛》最佳作品奖(最高奖项)。拍摄的照片多次在国资委网站首页轮播。他创作的文学作品在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被评为二等奖,先后在省部级以上媒体发稿1000余篇,连续3年被中国铁建评为“百佳通讯员”、“中国铁建网站信息工作优秀人员”。

老范拍摄的电力施工人员

虽然老范有一大批粉丝,但在家里,老范恨不得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特别最近让他最郁闷的是,他被家委会给开除了。老范有俩孩子,在老大刚上一年级的时候,他踌躇满志的申请加入家委会,当时说自己会摄影,能为班里干点事。可是两年多过去了,学校里组织的活动老范一次也没参加,于是老范作为最不合格的家委会成员被开除。

在妻子的眼里,老范很“不务正业”,在家里不是看手机就是看电脑,连周末也不闲着。有时好不容易能一家人出去玩玩,老范还急得到处和人家借电脑用。只有老范自己知道,恨不得天天把笔记本电脑背在肩上,走到哪带到哪,他是为了能随时编辑稿子、传稿子、发照片。公司宣传群里会随时有通知,央视需要什么素材,报社需要哪种照片,这些都具有很强的时效性。为此老范还想了不少办法,给手机配过键盘,把女儿学习用的小平板也给抢了。

“济南首条地铁开通的时候,为了能凌晨2点爬起来,他定了3个闹钟,把全家闹得半夜起床,孩子哭喊,他激动地飞奔工地,就为了拍早晨第一辆车。”妻子既生气又感到好笑。

老范眼里都是“工作”,妻子眼里全是“家务活”,他俩就像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交点。起初,妻子还觉得老范能“改造”,就把每天该做的家务列到小黑板上,挂到家门口,老范当时承诺的很好,但没有一次兑现过承诺。老范实在没办法了,就可怜兮兮地对妻子说“你就当我在天天出差吧”。

老范也尝试着“改造”妻子,给她讲自己身边的故事。谁家丈夫一直在工地上,妻子连生孩子都是自己打车去的医院;谁家妻子带着两个月的宝宝坐飞机去项目上团圆,有时都讲到铁道兵精神上去了……时间久了,妻子也理解了,默默承担起全部的家务活。

“我对家人深感亏欠,但是在宣传这个岗位上就要有这种工作状态,充满激情,我周围的很多宣传人员都付出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老范由衷地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