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志趣寄铁路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沈媛萍 余毅  时间:2021-06-02 【字体:

“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只管耕耘,不谈收获。”这是上海院总工程师薛新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薛新功来自陕西渭南,16岁时考到上海学习铁道工程。毕业分配时,他主动提出回西北“苦地方”工作,选择了“线路”这个“苦专业”,从基层一线开始,工作的前5年天天“折腾”在山沟里。长期做外业,既艰苦又单调,但他骨子里又是个浪漫的人,时常通过录音机听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读罗曼·罗兰的作品,来找寻志趣之外的情趣。“选线的奥妙在于两点之间,除直线之外有无数条,从中优选一条,这凝聚着你的专业面、技术功力、视野等。”薛新功说。

沉下心、俯下身,时光终不辜负有心有行的人,秦岭山、黄土地成了薛新功成长的沃土。作为38年奋战在铁路勘察设计一线的科技工作者,他对不同时期的铁路选线技术进行了思考和总结,赋予了综合选线及总体设计新的内涵,尤其在“两高一险”高原冻土铁路、高速铁路及复杂险峻山区铁路勘察设计方面成绩斐然。

在青藏铁路格拉段,他和团队创造性采用20‰最大坡度方案对冻土区线路进行系统优化,节约投资5.6亿元,成为敢在冻土上动土的人,该段总体设计获全国优秀工程设计金奖;在郑西黄土地域高铁中,主持研究的“湿陷性黄土地区高速铁路修建关键技术”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主持的青藏铁路格拉段及秦岭隧道群2项工程入选FIDIC百年庆典“全球百年经典工程”大奖……

薛新功(左三)在青藏铁路现场审定方案

多年来,薛新功孜孜追求、潜心钻研,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铁路事业之中。“个人荣誉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作为“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他总谦称自己是站在前人肩膀上“摘星辰”,“生逢伟大的时代,也感谢辽阔的国土,让我们有了成长成才的舞台”。

关山万千重,征程无穷期。进入新时代,薛新功又投身市域铁路和智慧铁路领域,在接续奋斗中为科技强国积蓄有生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