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人的传承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红武  时间:2021-06-07 【字体:

我的家乡在盐碱地遍布的德州平原,世代勤奋耕种,依然不能果腹,全村人都给一个地主扛活。

抗战初期,“娃娃司令”萧华率领的八路军挺近纵队到达鲁西,发动群众抗战卫国。爷爷从共产党身上看到了生命的意义,毅然参加革命,积极从事筹粮、掩护伤员等工作,一心向党,在战争年代加入了党组织。

抗战胜利后,爷爷担任政府的乡长,积极参加土改、合作社运动,一心为了让群众过上好日子。即便是在1962自然灾害那一年,也未多领过一粒救济粮,始终践行着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最终因肝病累倒在了岗位上。

我的父亲在农村积极劳动,被推荐成为拖拉机手,行走在四里八乡,成为“农业机械化”运动的骨干,成了农机站工人,在农机站加入党组织,在车间勤奋工作,通过自学,成为技术员。

1993年县工厂普遍不景气,毅然回到农村开荒种地。现年近八旬,每天坚持收看收听新闻节目,感受国家强大的盛世景象,跳广场舞时还不忘向群众宣传党的好政策。

我大学毕业,接过铁道兵旗帜,用双脚丈量了新疆、西藏的一处处无人区,为国家建设甘洒汗水,在克拉玛依引水工地上举起右臂加入党组织,现已经成为基层党务工作者,吸收培养十几位青年入党。我的儿子在读研,已经成为入党积极分子。

每年祭祖时,父亲读着爷爷的名字,讲述解放前的苦难。没钱买盐,奶奶就扫起盐碱地上一层层的白碱,熬制“硝盐”,苦涩有毒,有盐味可以腌咸菜。租种地主土地,六成交租,即使丰收年,“多打了三五斗”还是野菜吃大半年。地主的少爷吃德州扒鸡只吃皮,吃饺子要求“有韭菜味不要韭菜馅”。人民只有跟党走,组织起来打土豪分田地,才能改变世世代代受穷的命运。爷爷对党一辈子感恩,解放后走遍乡里各村,帮助指导土改、互助组、人民公社运动,住村里自己带干粮。国家每年有招工名额,家里没照顾一个亲属。

父亲年轻时正赶上兴修水利,青壮年万人会战,整修了马颊河,新建了德惠运河、引黄干渠。大片的盐碱地开垦出来成为良田。毛主席提出的“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为农村发展指明了方向,县、公社都成立拖拉机站,选拔有知识思想进步的青年进行培养,父亲是全村唯一被推荐的拖拉机手。他刻苦钻研业务,很快学会了各种拖拉机操作技术,不仅会开还会修,晚上别人入睡了,还伴着煤油灯看机械书籍。在县农机厂还是这样好学,入党后更加努力,带出一批批技术能手。

改革开放时期,农民释放极大的热情,种棉花让农民一下子富裕起来,而县级的小工业受到冲击,不能适应市场经济需要。父亲不等不靠,本着对土地的热爱,惦记着村里还有大片盐碱地撂荒,辞职回乡。改良盐碱地要平整土地、深耕换土,周边挖深沟排除盐分,还有黄河水漫灌,正需要机械好手。父亲一直干到近七十岁,几十亩良田年年好收成,收入供养了我和妹妹上大学。

我是从“红小兵”当起,后来叫“少先队员”,记得上学造句,前几个字都是“我们红小兵要……”“我们少先队员要……”,写作文也是这样。每年三个假期,麦假、秋假都跟着生产队干农活挣工分,放学后割草交到队里,过称论斤算工分。现在想起来还很有趣,从未感到辛苦。知识学多了,就想走出农村看看,读书有成实现了梦想,接过了铁道兵旗帜。

参加工作第一天就感受到了铁道兵的朴实,出发那天下着大雨,为我们拉行李的皮卡车司机怕淋湿我们的行李,一人盖篷布紧绳索,浑身湿透。到工地,一群老兵热情地帮忙收拾住处。

跟班作业一年,绑钢筋立模板浇筑混凝土,加班加点,看着一个个构筑物拔地而起,自豪感油然而生。新疆、西藏、青海、甘肃,工作的前十几年都在西北度过。亘古荒原,我们落下第一个人类脚印;黄沙车陷,我们步行几十里寻找曾路过的工地帐篷,一碗热面胜似国宴……引额济克、宝兰复线、马平高速、青藏铁路,在奉献中,体会着祖国的强盛,政策的优越。在克拉玛依工地上加入共产党,在青藏铁路作为基层领导带领同志们克服人类禁区,为祖国铁路版图填补空白。

儿子小时候经常跟妈妈来工地,体验建设者的奉献,眼界自然开阔。考研第一年未成功,就自己在学校旁租房,利用老学校图书馆学习,初试、复试一路通关。在学校,儿子也一路追寻党的脚步,当儿子将入党志愿书交到学校党支部后,跟我讲:“在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人民实现梦想!”

四代人的传承还在继续,爷爷的事迹激励着我们,是党给我们带来了新生活;父亲每天还在向周围人讲,是党带给老百姓今天的老有所养;我每天在工地,向农民工兄弟宣传,是党保证了大家有工作有收入;儿子在学校,刻苦学习,让自己努力成长为党和国家事业的接班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