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上的乐师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曾麟凯  时间:2020-03-30 【字体:

“叶调度要走了。”前几天在洪泽的同事告诉我。

他姓叶,是十五局路桥建设公司洪泽构件厂现场调度,大家都这么叫他。初次见到是在去年国庆时的一个小聚会上,那是我们几个新员工刚去洪泽基地时。这个不正式的聚会很是热闹,像是欢迎我们的到来,像是平淡生活的一剂调味,看起来没有特定的主题。他就安静地坐在人群里,淡淡微笑,压低着帽檐。

几天后,我去送资料,和他打了招呼,便得到了盛情邀请,要我去他的房间一坐,好像是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要分享。进屋后,还没来得及环顾四周,我的目光就被屋子中央的电子琴和谱架夺了去。再稍稍转移,又轻易地发现下一处惊喜,光洁的小提琴和吉他就挂在桌旁落了点薄灰的墙上,还挂着复古海报和唱片。这和我刻板印象中整日与钢筋、混凝土、机械声打交道的形象有些出入。

想来有意思的是在这段认识里,没有客套的开场白,没有很多交谈,既然会弹琴那就合奏一首吧。乐谱被打印成册装好了封皮,里面的歌单都有些年头了,比较熟悉的就是《送别》。看他小心地取下吉他,插好电,又装上麦克风,把帽檐一抬,粗糙的指尖拨动琴弦,低沉的音符便从音箱里传出闷响,像是在呤诵与听者无关的故事。

其实当时想问他一些问题,但在享受着音乐的乐师面前,我怕是插不上话。虽然在后来也得到了答案。“就是喜欢音乐”,简单得让人不想再去挖掘。

他说他不爱说话,但说起曾经在南阳的那些人和往事又总是滔滔不绝。说得多了,以至于他的那些朋友也成了我“熟悉的陌生人”。就像当初过来一样,这回他要“搬家”去资阳,那些乐器就是最特别的家当。不知道这次,他又会带走什么样的洪泽故事。

项目上的分别也许是件平常事,人来人往,云卷云舒,像是漂泊,像是自由。“遇到就是缘分”,这是他常说的话。

《送别》,从前听过各种版本,但都不如那曲的好听。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