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局二公司:为了新机场“展翅高飞”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观生 黄曙光 张素香  时间:2017-11-08 08:00:00

【字号:

项目部的标准化钢筋加工场

2019年,北京新机场将正式通航。在所剩不多的建设时间里,近60家参建单位正在开足马力,为北京新机场这只“凤凰”插上腾飞的“翅膀”。

每天六点,习惯早起的田文凯会打一会篮球。半小时后,再和他率领团队的员工一起吃早餐,然后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如影相随的水

每天七点半,工地安全员老赵上岗后的首件工作,就是用拖把擦拭门口的4块工地宣传牌。经过水汽一晚上的浸染,透明的玻璃上,已经挂满了水珠。

十四局二公司北京新机场项目部施工的主要内容,是一座明挖法施工的隧道。作为通航后重要的铁路枢纽,隧道由北向南下穿航站楼,因此,这条2.2公里长的隧道被均分为南北两段。

技术人员说,明挖法施工的最直观理解,就是在地下先挖一道深坑,然后在坑底按照隧道施工的工艺做好支护,浇筑成型后,再回填。

丰富的水,给他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在秋天,一场大雾总会在每天凌晨准时降下,带来大量的水汽。水汽凝结成水珠,从房檐滴答下来,有时就像下雨一样。

隧道北区技术负责人董仕奎说,工地昼夜温差大,每到凌晨一两点,因为气温降低而产生的大雾总会给他们的“挑灯夜战”带来不小的麻烦。

大雾导致的能见度降低,带来的风险是最直接的。有好几次,夜间作业的吊车司机居然看不到十几米开外的吊车挂钩。作业人员只能手拿对讲机指挥司机进行吊装作业。

为了防止大型机械车辆对工地便道造成重压,项目部在一些作业平台上铺设了多块大型钢板。一到夜晚,因为大量的水珠凝结,这一块块钢板就会变得湿滑不堪。每到这个时候,大家就把预先准备好的小片石倒运过来,均匀的铺垫到钢板上,大型设备才敢放心作业。

对他们而言,深达19米的基坑,相当于往地下挖了7层楼的高度,机械一旦倾覆,灾难将是无法挽回的。

机场所在的广阔平原,原本沃野千里,充足的地下水为土壤注入了生命力。在隧道基坑开挖的过程中,因为地下水水位过高,随时可能“破土”而出的水成了他们的施工难题,项目部就遇到过好几次这样的突发状况。

从现场了解到,因为工地地下水丰富,在与建设单位沟通后,他们加入了设计图纸中并没有的止水帷幕。一块块大型钢板,被夯入地下,像围墙一样挡在隧道的两侧。它们将和完工后的隧道一起,在地下经受时间的考验。

吹翻标识牌的大风

“如果你仅仅是凭借网上的新闻来了解北京新机场,你将永远见识不到真正的新机场,特别是这里的风。”项目书记霍光明这样说。

清晨的一场大雾,被上午九点刮起的一场大风吹的一干二净,天空中开始露出久违的蔚蓝。与之相随的,还有难得的晴天。大风可以刮走雾霾,但也带来了寒冷。

在工地不远处,是几块已经铺装完成的机场场道,那是另外一家单位的施工区域。2年之后,那里将停满来自全球各地的飞机。而此刻,场道上一块可移动的工地标识牌,已经被掀翻,一个被人遗漏的安全帽,正在被大风吹的滚来滚去。

大风夹杂着寒冷在肆虐工地上的人们,一纸停工令也如期下达。在北京建设市场,围绕着扬尘治理制定的环保规范是每一家“进京赶考”的施工单位要做的“必答题”。

按照管理规定,遇到5级以上大风天气,机场内所有单位禁止任何形式的取土和运土作业,违反这一规定的,拉入黑名单,法人将面临停标的处罚。

每到这个时候,项目部员工只能焦急的在工地上等待。他们期待着,这场大风早一点散去,因为他们确实等不起。

2018年2月28日,是他们的第一个关门工期。在这之前,他们要完成主体施工任务。为此,今年9月份,项目部启动了大干120天劳动竞赛。

因为对环保有着近似严苛的要求,他们不得不分出更多的精力。遇到忙的时候,项目部全员去工地铺绿幕网,也是常事。绿幕网的最大作用,就是把弃土场盖的严严实实,最大程度减少扬尘的发生。

前期挖出来的20万方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存放,最终由机场管理方指定了一个区域堆积。随着工程的推进,这座小土山也越来越高,大概有8层楼那么高。每次来了新土,需要用挖机把土往顶部甩。

在新机场施工的很多单位,都有这样一座土山。项目部一名技术人员笑着说,他们的土山大概是机场里最高的一座吧。

时刻都在谈论的“进度”

建设中的北京新机场,就像一个被围起来的大工地。外来人员只能通过4个入口,持证进入。这可以理解为,为了让参建人员心无旁骛的建设好这项“国家工程”。

在关门工期内,从一片片农田,变成一座国际化空港,“进度”是这里每一个人最关心的话题。

连接每一处施工点的一条条临时道路,上面总是跑满了各种车辆。那些满载着建筑材料的大型车辆,就像动脉里的红细胞,将各种“给养”源源不断的送到工地上。

对于项目部隧道北区工地的一线员工来说,加班加点是他们的工作常态。如同工地上疾驰的车辆,他们也像上了发条一般不知疲倦。

工区负责人谢胜利说,每天凌晨一两点才能睡觉,在这里是再也正常不过的现象,他很担心年轻的技术员们身体能否吃得消。

一名技术人员感慨,和野外作业不太一样,在这里施工,十分考验施工组织能力。

长达1.6公里的隧道北区,红线两边预留给他们的作业平台,是一条施工便道,仅有20米宽,刚刚能达到一台大型汽车吊的作业空间要求。只要吊车展开它的支撑底座,就连人也难以在便道通行了,更不用说其他施工机械。

在一段长1公里的基坑中,被分成了5个作业面。这5个作业面同步施工,如何让各类机械不“打架”也考验着现场管理者的水平。

原本大家口中常提及的“精心组织”,到这里却“一语成谶”。在狭窄的空间里进行多道工序的交叉作业,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每天,项目部的主要管理人员都会“泡在”这一道深坑中,时刻关注工地上的每一个变化。他们希望,这种下沉式的管理办法,能将问题解决在第一线。

项目经理田文凯笑着说,“接下来的3个月时间,我们恨不能把分秒掰开来过啊……”

干净整洁的施工便道

相关新闻:

红嫂故里寻初心 2017-11-08
十四局举办宣传干部学习十九大精神暨新闻报道培训班 2017-11-07
咱工地上的“平价”理发店 2017-11-07
十四局二公司“夕阳红”工作硕果累累 2017-11-03
工人宿舍“神反转”的背后 2017-11-02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