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外投资进入新阶段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时间:2019-08-27
【字号:

本报记者 徐蔚冰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中国经济实现了跨越式发展,2001年中国经济总量接近11万亿元人民币,2015年经济总量已达到68万亿元人民币。2014年中国对外投资第一次超过了外商直接投资,成为净投资的元年。

从资本输入国到资本输出国

据媒体报道,2014年,中国实际对外投资超过利用外资的规模,对外投资出超额约200亿美元,2015年中国对外投资再次超出,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超过万亿美元。由资本输入国到资本输出国的转变,对中国而言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

同时,改革开放近40年来的资本净流入积累了巨额的外汇储备压力,战略性资源短缺,庞大的居民储蓄和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共同促成了资本出超这个重要的历史转变。

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编写、社科院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企业国际化蓝皮书《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2016)》的调查统计数据:2015年,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356亿美元,同期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超过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00.7亿美元,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为1456.7亿美元,同比增长18.3%,对外直接投资实现历史性突破首次位列全球第二。

从近两年的动作看,中国政府在推动资本输出方面下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功夫。项目层面上,高铁输出几乎成为国家领导人外访时必提的合作,中国企业趁势在海外斩获了不少订单,带动中国产能和技术向外输出;资本层面上,中国牵头建立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与亚投行进入落实阶段,各方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的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投行;金融层面上,人民币国际化在海外快速扩展,已被英国央行接纳为储备货币,欧洲央行与澳大利亚也在讨论类似计划。这种多个层面齐头并进的局面,表明中国政府正在推动中国资本登上国际舞台,为正在到来的资本输出时代做准备。

对此,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相关专家王辉耀认为,2015—2016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迎来“黄金期”,“走出去”的时机与环境均为利好。同时,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出现井喷。而这一切均标志着中国正由相对较穷的国家走向相对富裕的国家,由经济大国逐步走向经济强国。

不过,如果只是单方面推动中国资本走出去,可能并不足以应对新时代的到来。不论在整体战略,还是在相应的制度安排上,中国都应当作出更加系统的安排,统筹好资本走出去和国内制度改革的关系。此外,国际标准制定参与度低、企业人才国际化程度低、缺乏与国际非政府组织的良好沟通、企业品牌国际化战略缺失以及海外投资所面临的政治与法律风险等,是目前中国企业投资走出去所面临的主要问题,亟待解决。

走出去成功与否对中国是一个考验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表示,中国已经由吸引利用外资为主,到“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走出去”成功与否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新的考验。

王文指出,中国在对外投资和布局全球价值链的同时,如何与世界各国保持平衡的政治经济关系,如何兼顾双边利益,如何规避风险,是中国对外开放进程中必须高度重视和妥善解决的问题。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一次发言中称,判断中国进入资本净输出阶段“为时尚早”。他指出,从投资存量来看,2015年美国、德国、英国对外投资存量分别为59828亿、18125亿和15381亿美元,而中国为10979亿美元,与传统的资本净输出国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必须肯定,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热情提升,中国资本输出的步伐也在加快。按照官方公布的数据,至2017年,中国已连续两年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其中,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额达1456.7亿美元,比当年实际利用外资额多100.7亿美元。2016年,因房地产、娱乐等部分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大增,官方预计这一差额将近600亿美元。尽管有人据此认为中国已进入净输出阶段,但显然这是不切合实际的判断和以点盖面的想法。

高峰认为,就中国的资本输出来看,尽管连续两年净输出,且2016年净输出比2015年要多出不少。但是,这并不是中国资本输出真实情况的反映。首先,中国的资本输出刚刚起步。很多企业都是在不太熟悉和了解国外投资现状的情况匆匆作出对外投资决定的。因此,相当一部分投资效果不佳,甚至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失误。尤其在实业和工业制造业投资方面,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能力更弱、把握性更小。

其次,中国的对外投资存量与经济总量不匹配。数据显示,中国的GDP总量已经超过了美国的一半,而对外投资存量只有美国的1/5多,不可能已经完全进入资本净输出国阶段。即便出现连续几年净输出,也是暂时的,是不会持续维持的,是有客观因素的,而不完全是动力引起的。只有当中国的对外投资存量与经济总量基本匹配了,中国才可能真正进入资本净输出阶段。

再次,2015至2017年两年出现的资本净输出,与中国利用外交政策调整有一定关系。从改革开放初期到前两年,中国的吸引外资政策比较粗放和门槛较低,低端制造、高污染项目、高耗能项目、资金等都是中国吸引外资可以接受的,也是地方政府争相抢夺的。因此,吸引外资的力度很大,实际利用外资规模也较大。而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步伐加快,特别是创新要求提升,中国在吸引外资方面也有了新的目标和条件、标准和要求,那些对中国转型升级没有明显作用,甚至会给中国污染防治、环境保护和能源消耗控制产生影响的低端制造、污染项目等,已经不再是中国吸引外资的目标。加上金融危机的冲击和影响,一些外资投资者也放慢了投资脚步。所以,利用外资的增长速度出现了一定幅度的放慢,客观上给资本净输出创造了条件,为资本从净输入转向净输出留下了空间。一旦外资适应了中国的吸引外资政策调整,中国的吸引外资水平还会提升,资本净输出的情况也将改变。

最后,对外投资存在一些不规范现象。近两年特别是2016年以来的对外投资中,出现了一些不太规范的现象,如虚假投资、非理性投资、不规范投资等,都对对外投资的真实性和有效性产生了一定影响。所以,这两年所谓的资本净输出,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净输出。如果以此来判断中国已经进入资本净输出阶段,显然是不合适的。

同时,还要看到,目前中国资本输出的结构还比较单一,或者说不合理的问题比较突出,尤其是实业投资、产业转移、资源运用等方面,仍然十分薄弱,没有迈出实质性投资步伐。更多情况下,对外投资都聚集于房地产、娱乐、体育等领域。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外投资的可靠性、真实性、有效性就存在问题,需要化解的矛盾也比较多。

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已经进入资本输出阶段,这也是不可改变的趋势。毕竟,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全球第二,中国的资本总量也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对外扩张的能力也得到了较大的提升。所以,中国不可能一直处于资本输入阶段,也不应该一直处于资本净输入阶段。因此,在某一阶段、某一时间点出现资本净输出,也是很正常的事。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中国企业在发展问题上,容易陷入“一窝风”状态,在对外投资工作上,也避免不了这样的现象。也正因为如此,近两年对外投资速度很快,资本输出比较凶猛,与一些企业盲目投资分不开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资本净输出就只能是一个参考值,而不能作为判断中国是否进入资本净输出阶段的依据。判断中国是否进入资本净输出阶段,更多的应当从中国资本输出的规模、结构、质量等入手,分析中国资本输出已经进入什么阶段。

高峰认为,2017年之前前两年的对外投资,与二、三十年前的吸引外交有异曲同工之处,亦即只顾投、不顾看,只知掏钱、不知效率。所以,必须对对外投资和资本输出保持足够的警惕,加强对外投资的审核和评估,特别是对房地产、娱乐、体育等方面的投资,必须严格控制、严格把关,进行可靠性、有效性、真实性审核,不符合条件的,坚决不予投资,防止出现资本转移、财富转移现象。总之,吸引外资需要转型升级,对外投资也必须依据转型升级需要进行,而不能盲目行事。

助推人民币国际化是重要一环

直到2019年,情况又有了新有变化。2019年7月6日,在“2019国际货币论坛”上,中国进出口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晓炼表示,我国成为资本输出强国,除了工业制造业,提升金融核心竞争力,助推人民币国际化也是重要一环。

胡晓炼表示,经常项目是决定国际收支走向最重要的因素,中国由过去经常项目带来的贸易顺差持续流入并持续积累的情况已经发生变化:在货物贸易方面,过去20年我国的贸易顺差在快速积累,2015年达到最高点,随后开始回落。在服务贸易方面,过去的10年一直存在逆差且持续扩大。资本项目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过去20年间持续逆差,到2008年达到高点,之后开始改善,从2014年到现在开始转向顺差,到2018年底,顺差已经超过1100亿美元。

胡晓炼认为,这些现象表明,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我国正在从商品输出大国走向商品输入、资本输出大国,从过去的以商品为纽带连接世界经济融入全球化,发展到以商品和资本双纽带连接世界经济融入全球化,人民币走出去的基础更加坚实,这更有利于中国成为资本输出大国。

http://jjsb.cet.com.cn/show_510039.html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