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已到,游子何归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张登航  时间:2020-03-30 【字体:

转眼,藏在土地里沉睡了一冬天的小草悄悄地苏醒了,不知在什么时候,它已倔强地把头伸出了地面。虽然只露出一点嫩绿,却足以让整个春天充满了生机。刚刚复工的项目部里忙而不乱,有序“窜动”的铁建蓝,一扫疫情的阴霾,给这个特殊的春天注入了新的活力。

春天是四季里最美的季节,有百花争相绽放,还有越冬归来的候鸟,鸟啭莺啼,唱响春天的协奏曲。我更喜欢春天的夜,享受着乍暖还寒的丝丝春风带来的花香,听着久违的虫鸣,独自坐在地上,对着天空闪闪的星空发呆,不时眺望远处的灯火,憧憬自己的未来,好不惬意。我是个很少离家的孩子,而如今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离开了家乡,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进入中国铁建这个高大上的大家庭。

不知是不是独在异乡的原因,总感觉这里春天的夜里格外冷,星星也不如家里的亮堂,每每眺望起远方,父母和家乡的样子就浮现在眼前,莫名的伤感代替了原有的惬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愿再一个人看星星了,反而喜欢和同事们说说笑笑,吹吹牛皮,听前辈们聊聊曾经参建的工程,说说工作中的酸甜苦辣,谈谈铁建蓝的辉煌成就,以弥补我心里的孤单。项目上好多人都是黔张常铁路项目过来的,不知是习惯了铁路施工压力重的原因,还是从铁路转房建,跨专业学习压力大的缘故,他们总是加班到子夜。一杯茶,一支笔,一本图纸和一摞已经被翻到卷边的规范图集几乎成了项目部人的标配。深夜办公室里透出的亮光,成了这寂静夜晚里最亮的星。这应该就是基建狂魔背后不为人知的努力的付出吧。漂泊在外,项目部就是一个家,只是这个家里,没有爸爸妈妈,只有一帮相互扶持,为了工程顺利竣工这一共同目标而共同奋战的兄弟姐妹。以前常听人说: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起初我不懂,如今离家许久不曾归去,想必父亲母亲也是倚门倚闾的盼望着我归来吧。

时间总是流逝的特别的快,转眼已在中国铁建这个大家庭里生活已半年有余,和同事们也渐渐熟络起来,褪去了些许学生时的稚气,慢慢的适应了工作的节奏。目睹一幢幢楼房从泥泞的土地里拔地而起,钢筋混凝土组成了它们的筋骨,我们的滴滴汗水丰满了它们的身躯,一本本的施工日志记录着这一幢幢的楼房成长,这一幢幢的楼房记了我的成熟与蜕变,而我也亲眼见证了中国铁建的基建速度和质量。

这里的夜和家乡十分相似,同样的北国小镇,同样稀稀零零的灯火,同样质朴的村民,不一样的只是在这里我找不到自己的家门,却找到了属于我的一抹铁建蓝。既然自己选择的道路,纵然潦倒新停浊酒杯,我也坚信坚持就是胜利,哪怕畏途䂁岩不可攀,我也会细心灌溉,静候花开的那一刻,享受带动山花烂漫时,我在丛中笑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