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志愿军一等功臣史元厚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范成涛  时间:2017-10-26 08:00:00

【字号:

纪念堂正门

志愿军铁道兵烈士史元厚的名字,是中国铁道建筑报主编梅梓祥电话里告诉我的,他是研究铁道兵的专家。通过电话里梅主编颇为激动的口气,已经隐隐的感觉到,史元厚烈士在铁道兵的历史上弥足轻重。

网上查到:史元厚,济南市长清区马山乡潘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等功臣。

长清,离济南市只有区区30公里的路程,而对于史元厚烈士名字的得知,却从千里之外的北京传来的。作为以铁道兵文化为荣的中铁十四局的一名宣传人员,心里不禁有些愧然。

带着复杂的心情,带着梅主编的嘱托,我来到了长清档案馆。馆里关于史元厚烈士的文献,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档案盒,档案盒里是薄薄的一小册资料。我仔细的翻阅那带着历史气息的纸张,里面内容都是烈士的生平介绍,抄自长清县志。我不得不一遍遍的问档案馆工作人员,是不是疏忽了,是不是还有更多的关于烈士的资料还没有找出来。面对我几番的询问,工作人员只好无奈的提示我,可以去马山乡潘庄的史元厚烈士纪念堂去看看,这也正是我打算要去的地方。

从长清到马山乡潘庄有30公里,我中间问了几次路,问路时,只要提到史元厚烈士的名字,不需要多说明什么,路边的百姓都热心的给我解答。看来在当地,史元厚烈士的名字已是家喻户晓,这也让我感觉到烈士的故事也许比档案馆里记载的要多。

史元厚烈士纪念堂位于潘庄村,两面靠山,一面临水,自然环境秀美。大门呈八字形的纪念堂坐北朝南,正门上方镌有红五星及“国际主义战士史元厚烈士纪念堂”的大字,不过在村里充满现代气息的红砖绿瓦中,纪念堂显的有些陈旧。

纪念堂的院子里有些荒凉,仔细看去院子角落里还有一小块菜地。院子正面是5间砖瓦的北房,房内正中挂着史元厚烈士的遗像,遗像上的史元厚非常年轻,可能是由于年代的原因,照片有些模糊。遗像旁边是原铁道部长滕代远题写的“罗盛教式的国际主义战士史元厚烈士永垂不朽”挽联,还有铁道部、上海铁路局、山东省政府等送的挽联。放眼望去,整个纪念堂就是以一排排的题词和挽联为主,仿佛还可以感受到当年纪念烈士时那隆重的场景。

就在我瞻仰纪念堂的时候,从院子东侧的小房子里走出一位老人,她对我的到来有些惊讶,说很长时间没有人来悼念了。这位老人便是纪念堂日常的守护者——史元厚弟弟史元太的媳妇,今年已经82了,平时就是她和她的大儿子在这里守护纪念堂,最近大儿子出去打零工去了,只剩下80多岁的老人在这里。

我从侧门来到了老人日常居住的地方,老人住的房子是当年和纪念堂一起盖起来的,屋里的土墙上挂着史元厚弟弟史元太的遗像。老人感慨到,他们俩要是现在还活着,该多好。

史元厚1948年正式入伍参军,那年他18岁,参军后就再也没有回过老家。一直到1952年,史元厚随着部队在上海铁路局稳定了一些,才联系到家里人,家里人去上海看了阔别5年之久的史元厚。当时在上海,史元厚看到父母对暖水瓶感到新奇,就给父母买了一个在农村看来非常“时髦”暖水瓶,没想到这是家人见史元厚的最后一面。

老人指着墙上史元太的照片说,“当时政府为了照顾烈士家人,准备让他去城里上烈士子女学校,然而他却没有去,就留在这里守着他哥哥这个纪念堂,一守就是一辈子,他走后,我又在这里守,我今年82了,以后只能再靠儿子来守了。”

在和老人告别的时候,老人扶着低矮的门框,一直在望着我,说“当年修建这纪念堂的时候,周围四里八乡的人都来了,可是热闹着哪”!离开那太过寂静的纪念堂,我不敢再回头多看老人一眼。

按照老人提供的线索,我来到了位于长清的史元厚战友张传荣家里,老兵张传荣已经84岁了,在史元厚上朝鲜战场之前,是在同一个部队里。他听明我的来意后,激动的戴上了老花镜,从档案柜里抱出来厚厚的一摞资料,颤抖着双手翻出来他写的烈士的文章。他详细的介绍了史元厚如何从济南战役时的一名民兵,到成为冀鲁豫7团的一名解放军战士,然后随着解放战争的不断推进,史元厚所在队伍同时南下保护沿线铁路,从济南、徐州、浦口、南京,一直到上海。在上海铁路局,史元厚经过7次申请到了朝鲜战场。

1953年,那场牵动世界神经的朝鲜战争已经结束,史元厚家里也已经把他的婚事张罗好了,就等着他回家结婚。然而一声来自异国他乡的儿童呼救声,改变了这一切。12月1日,作为志愿军铁道兵的一名战士,史元厚在完成任务返回部队的途中,路经朝鲜龙潭岭下的龙潭池时,一名当地儿童不小心落入了冰窟中,年轻的史元厚没有任何犹豫,脱掉棉衣,跳入冰窟,当他将孩子托上冰面的时候,薄薄的冰面却塌陷了,一次、两次、三次,当他用尽生命里的最后一点力气,将孩子推上冰面的时候,他自己却沉入了冰冷的湖水中。

史元厚在朝鲜牺牲后,当政府问史元厚家里有什么困难时,他的父母只要了一副做豆腐需用的水桶,虽然他们的生活非常紧张。这是多么勤朴善良的品质啊,史元厚牺牲后,家里三代一直当兵!但却被周围的一些乡亲认为是“傻”,认为 “太小气”。张传荣讲到这里感慨道,“我们一定去弘扬正确的价值观,要让烈士的事迹让更多人知道,让我们的孩子去学习他的精神。”老兵张传荣的目光炯炯有神, 似乎带着一种责问,声如洪钟, 让人震撼。

虽然那场战争已经结束很多年,但对于像铁道兵史元厚,在危难关头舍弃自己的生命去救助他人,去救那些与自己素不相识的人,去救一个其他国家的人,这种精神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样的社会,都应值得所有人去学习和颂扬。

我不由的想起了著名作家杨朔写的史元厚文章《中国人民的良心》,里面有一句话,“他那颗伟大的良心却依旧跳动着,跳动在千千万万中国人民的心坎里。好同志,我写的不只是你,我写的正是中国人民的良心。”

纪念堂内部照片

相关新闻:

十四局电气化公司范成涛:铁建人的工程梦 2017-10-25
30年,那名老铁依然将足迹踏遍千山 2017-10-19
走过青春的桥 2017-10-18
工地上的交响曲 2017-10-11
没有国界的铁道兵精神 2017-10-1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