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实干和担当诠释“技术先锋”本色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蓉 林凤  时间:2020-07-15 【字体:

柳之森在监控中心检查盾构掘进及姿态控制

天刚微微亮,柳之森已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脚下,是他“孕育”了4年的地铁项目——武汉轨道交通5号线三标。

作为十四局大盾构公司武汉轨道交通5号线三标项目的总工程师,4年来,柳之森实现从“跟跑”到“领跑”的职业生涯蜕变。他说:“人生只有一个标准、只有一种态度,那就是不断奔跑,把每件事做好。

2005年7月,柳之森毕业后就与十四局结下了“不解之缘”,先后参建了重庆忠垫高速、南京地铁二号线、哈尔滨地铁一号线、长春地铁二号线、苏通GIL综合管廊、武汉地铁5号线等工程项目。15年来转战南北,历任技术员、工区技术主管、工程部部长、项目总工等职务,身上却始终保持着一股子干实事的激情。

起步是0,往前一步就是1

2005年,刚刚从济南大学毕业的柳之森,跨越1500公里来到重庆忠垫高速W7标项目部。从象牙塔到施工一线,不仅仅是从书本到实践的转换那么简单。3座隧道、1座特大桥、约600米填方路基及涵洞以及紧张的施工工期、繁重的施工任务,犹如千斤之力一般猛然间迎面扑来。

看着老职工们有条不紊地开展着每天的工作,柳之森在敬佩之余便暗下决心:不能平庸,更不能碌碌无为。每天白天去工地,兜里随时装着他的三样法宝,图纸、卷尺、钢笔。遇到问题先查图纸、比照实物拉尺子、做标记,搞不懂的及时记录下来,晚上回来在查方案、研究图纸,非要把它消化吃透才倒床休息。

凭着一股子血气方刚的韧劲,通过不断地在现场摸爬滚打、虚心求学,和同事们一起钻研,成功克服了小净距山岭隧道爆破扰动的施工难题。柳之森在积累山岭隧道施工经验的同时,也让初出茅庐的自己赢得了施展拳脚的机会。

成长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2006年4月,柳之森调至南京地铁二号线TA13标项目部,从高速公路项目转战地铁施工,看似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却没来难倒柳之森。

在基坑开挖爆破过程中,既要保证正常的施工进度和必须的爆破效果,又要防止因爆破作业时对周边建筑环境和人文环境造成有害影响,这是这个项目急需解决的主要问题。凭借着在隧道爆破施工中总结的爆破经验和技术,柳之森再次担当起了技术参谋。“我们可以利用控制预裂爆破技术,合理控制炮孔深度及装药方式及装药量,有效地控制爆破飞石的产生及震动噪音对周边行人及居民的影响。”这一想法一经提出变得到项目领导的认可。

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为了实现自己的设想,柳之森和施工技术人员们一起研讨方案,统计计算。一步一个脚印,埋头扎根在工地上。果然,他的设想在实际操作中得到了验证,还收获了不错的效果。大家纷纷竖起大拇指:“‘工地小老虎’果然名不虚传。”

此后,项目上只要有爆破的地方就有他。通过不断学习、摸索,柳之森快速成长,却始终不骄不躁。他常说:起步是在他和项目部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下,南京地铁二号线TA13标项目部多次被江苏市评为省文明工地,并在立功竞赛中多次受到业主单位的表彰。

没有最难的事,只有解决难事的决心

在“六朝古都”闯出名堂的柳之森,自2008年10月开始了他“闯关东”的8年之旅。这8年来,他从哈尔滨地铁一号线9标到长春地铁二号线BT2标,从工程部长成长为成熟稳健的项目总工。

战寒冬,鹰击长空。在哈尔滨地铁盾构区间位于桦树街道路正下方,地下管线复杂,路面交通繁忙,区间需下穿三栋上世纪60年代老式砖混结构楼房。为避免盾构施工过程引起地表沉降过大、楼房开裂等险情,柳之森带领项目技术人员成立QC质量控制小组,通过实验段的不断摸索,增大刀盘开口率,将渣土改良剂的泡沫换成合适比例的天然纳基膨润土和高分子材料,有效对渣土进行了改良,降低了刀盘扭矩,防止了土仓内结“砂饼”和喷涌的现象;另外,在注浆材料上,选用水泥、细砂、膨润土、粉煤灰和水,缩短了初凝时间,及时的填充了管片和地层的间隙。通过以上两种方法和掘进参数的精确控制,很好地控制地表沉降,盾构掘进顺利通过了3栋60年代建成的老式建筑物,为该类地层的盾构机掘进积累了宝贵经验。该QC质量小组还荣获全国工程建设优秀质量管理小组三等奖。

在长春地铁,采用了当时国内首例的最大预制件重达55t的车站装配式工法。在无任何成熟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他参与进试验段的学习,并与台车设计技术人员一道就台车行走以及顶升油缸同步、微调、定位等进行研究,最终确保了装配式车站结构,表面平顺,不渗不漏,车站结构各项参数控制指标均在设计要求范围内。此后所形成的《城市地铁装配式施工工法》获集团公司优秀工法一等奖。

“没有最难的工程,只有最优的方案。8年的不断磨砺与付出,让肯干、实干的柳之森竖起了自己技术过硬、敢为人先的“招牌”。

只有一种态度,对每项工作都认真

早已将各种工法了然于心的柳之森,在2016年10月三度走马上任项目总工一职,不过这次面对的是全线5站4区间、线路长3.6千米、以及施工内容涵盖明挖顺作法、半盖挖顺作法、盖挖逆作法、矿山法、盾构法等多种施工工法的武汉轨道交通5号线三标工程。

该工程车站主体结构均位于武昌老城区,车站临近建构筑物,距离最近处只有3米,并有天然基础、管桩、钻孔桩等多种基础形式,且深度不一,施工对基坑变形及周边建筑物控制要求极高。区间隧道两侧大部分在老旧待拆迁棚户区内穿行,且区间隧道埋深较浅,覆土地质差,埋深均不足1倍洞径要求。

备受关注的是,特别是司昙区间,在房区下方连续穿行距离超过500米周边环境极为复杂,并且穿越地层为粉质黏土、黏土、红黏土、黏土夹碎石、块石碎石混黏性土、残积黏性土、中风化钙质泥岩夹灰岩块、中风化灰岩、中风化硅质岩、中风化石英砂岩,共计10余种不同地层,包括了长江一级阶地软土层、长江三级阶地硬岩层。目前,武汉地区已揭露的地层在本区间穿越范围几乎均有涉及,堪称“地质博物馆”。还有彭~司区间的矿山法隧道,不仅下穿国家重点风景区黄鹤楼,还下穿京广铁路等,对爆破要求和沉降控制极高。这些都对盾构施工控制特别是沉降控制提出了更高要求。

武汉地铁业主在项目交底会上都说,“三标所面临的将是集万千困难于一身的技术难题,所以必须有过硬的技术力量作为项目开展的坚强后盾。”即便顶着这样那样的压力与难题,柳之森没有退缩。“态度决定一切,被难题吓到就不要来三标,既然来了就要把三标干好”,在技术人员培训会上他说,“都说三标难,但是能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以后干什么项目都不会觉得难。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便是柳之森的工作的真实写照。他带领团队提前摸排,提前规划,想方设法朝着对施工有利的方向变更。“对工作雷厉风行,对质量要求更是六亲不认。 劳务队负责人这样评价说,时间长了也就明白了老柳的用意,不合格就是不合格,过了技术员的关也过不了老柳的关。老柳的要求是为我们好,必须把控好。”

柳之森带领技术团队一起研究、形成的《减少长江一级阶地盾构区间管片渗漏水质量缺陷》《降低城市地铁硬岩隧道矿山法施工超欠挖质量》等工艺工法成果,不仅为施工生产提供了有力保障,也在湖北省工程建设QC活动中获奖,更为项目发展培养了大批的技术人才。

不及跬步无以至千里。15年来,柳之森在技术岗位上的始终如一、坚持将最难变为最优,将首例变为经验、铸就精品工程的同时,也成就了自身肯干、善干、实干的品质。“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是郑板桥诗联,也恰是柳之森工作作风和人格魅力的真实写照。从重庆忠垫高速青春岁月的磨砺,到东北8年的苦寒生涯,再到武汉地铁的工作历练,一路走来,务实、思辨、创新的精神,始终伴其左右,如今他正以“实干家”的姿态带领着大盾构“后浪”们奔跑在新时代的人生大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