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光芒叫幸福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任煦晨 时间:2018-01-04
【字号:

印尼万向项目有一对中年夫妇,辽宁人。丈夫老马,42岁,在工地上做钢筋工,因常年从事体力劳动,风吹日晒,整个人看起来黑黑瘦瘦的,很精干的模样,话语不多,为人很敦厚。妻子姓姜,40岁,在工地食堂做帮厨,年轻人都喊她姜姐,姜姐胖胖高高,身体健壮,说话一股“大碴子”味,大嗓门,待人热情。

两人育有一女,13岁,在老家上学。闲聊时我曾问过老马,在老家养育一个孩子的压力应该不是很大,为什么还来海外务工?老马笑了笑说:现在压力是不大,但是我姑娘学习成绩很好,要好好供她考大学,得提前为她预备好学费,过些年姑娘出嫁,我还要给她添置好嫁妆,你说咋能不好好干。现在虽说苦点累点,但是我们两口子挣得还可以,就是苦了我姑娘,一年到头也见不到我们几面。我发现,此时老马的神情由为女儿成绩骄傲渐渐暗淡了下去,一股忧伤的味道从他眼睛里溢了出来。我赶紧转了话题。

聊天时老马兴奋地为我讲起现在的生活,看得出他对现状很满足,他掰着手指头为我算起来,现在他们夫妻俩每个月工资一万五千元左右,抛去各类费用每年也能攒下十几万元。工地上条件也好,常备的有降温解暑用品,吃住也都比之前在国内打工时好,逢年过节公司领导、项目领导还会慰问他们。老马说,在这干活,安心。

老马还有一颗爱国心,他说出国后才越发感觉到做为中国人的骄傲,现在是为印尼修工程,干的是“国际活”,既有面子又有里子。

晚上我躺在床上,想老马、姜姐这样农民工生活。他们或成双成对或孑然一身,背井离乡,多数将子女放在老家由爷爷奶奶抚养。之前我很不理解这种人,农民工多数在城市里或者工地上从事的是一些较为辛苦的工种,条件苦、环境差、工作脏,动辄需忍受领班的吆三喝四、言语斥责,连出去坐地铁、公交可能都要忍受白眼。而他们的父母和孩子则成了“空巢老人”、“留守儿童”,老人看病难、无人管,还需承担家务、农务,孩子没父母陪伴,长期孤独、自卑下,加之青春叛逆,与父母越发疏远,这种情形下导致农民工家庭、社会矛盾屡见不鲜,时见网络、报端。那为什么还要抛父母、弃子女远去异国他乡呢?我曾问过老马这个问题,老马认真想了想告诉我说,之前他也曾在老家县城里打过工,但是工资太低,除去各类支出只有些许结余,若赶上家人得病甚至要借钱度日,更不要提以后供孩子上大学了。

此生若得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

中国目前有近3亿农民工,他们如老马、姜姐一样在异国他乡奔波操劳,扛起家庭的负担,为的只是给父母、孩子一个更好的生活,哪怕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整个家庭都要承受别离、孤独的阵痛,但他们始终相信,阵痛过后,便是新生。他们祈祷着父母健康,儿女成长,憧憬着生活越来越好,追求的只是不再让下一代重复他们的痛苦。

生活很艰辛,但也总有温情脉脉的时刻。老马和姜姐每周末都要和家人视频,问候父母身体,询问孩子学习,聊聊家长里短,那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血浓于水的亲情和割不断的思念、牵绊始终是他们前行的动力和支撑。

前几天是老马生日,姜姐在食堂里把鸡蛋打碎后蒸熟比着蛋糕的模样为老马自制了一个“蒸蛋蛋糕”,上面用果酱淋上“生日快乐 身体健康”。老马下班去食堂吃饭时,姜姐将蛋糕端到他面前,工友们起哄调笑起了夫妻俩,食堂里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老马罕见地害羞起来,抿着嘴乐。

我看见,老马的眼睛闪起了水亮的光芒,那道光芒叫幸福。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