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隧”月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董慧慧  时间:2021-02-08 【字体:

隆冬时节,在北方绵延起伏的大地上,雾气晕开了一幅迷人的水墨画,列车呼啸在山间,穿梭于一道道狭长幽暗的隧道中,进进出出,忽暗忽亮,将人的思绪慢慢拉长。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对隧道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每每坐车通行其中,风驰电掣的速度,短暂的耳鸣,光线的刺激,空气的回响,这些都令人神往。然而,隧道最大的魅力远非如此,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就是这短短的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却是筑路人奋力走过的几个春秋。

穿山修隧,绝非易事。学生时代,我背包南下,以实习生的身份参建利万高速齐岳山隧道。这里,海拔两千多米,葱葱郁郁、云雾缭绕,景致优美,然而,要打通它,却弥足艰辛。它是业界公认的“地质病害百科全书”,有着极为丰富的地下水系,除了涌水突泥外,还要面临瓦斯爆炸、岩爆等诸多危险。

两个花开花落,三千多米隧洞里程。当这条公路开通时,人们看到的只有光洁平整的混凝土洞室,汽车疾驰,穿越巍峨绵延的齐岳山也不过短短3分钟,这条动脉又一次将湖北和四川紧紧相连,回家的路也近在咫尺。

如果说,南方的隧道是为了家乡,那么,黄土高原上的隧道便是为了远方。山西吕梁境内,沟壑纵横,山峦起伏,梯田环绕,交通极为闭塞,在村子狭窄的土路上,每一次鸣笛后,总能看到黄沙围着颠簸的车子追到好远。在这里,要打通一座黄土山,承载着几代人走出去的梦想。

从当地人期盼的眼神和频频的关切下,我们日夜兼程、马不停蹄,攻克湿陷性黄土地质的难题,确保了通车目标。当火车来到家门口,老乡们的大枣和小米也能销往越来越多的地方。

隧道,人们常把它比作是钢铁长龙。它用钢筋混凝土之身贯穿大山,成为了凝固的艺术。建设者极尽匠心,打造出细节之美,为隧道“美颜”,让行人视线所及皆是风景。

长城脚下,冬雪正装点着静谧的山谷,一条银灰色的高速在山中绵延起伏,疾驰而过的车子在隧道中穿梭。其中最长的一条就是石峡隧道。2020年,它刚刚获评国家优质工程奖,成为北京西北路上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它全长近6千米,为了缓解行人视觉疲劳,建设者精心设计,在洞内植入“风景”,紫色的背景下,冬奥元素剪影活灵活现,再加上洞顶的“蓝天白云”,让人耳目一新。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筑路人的毕生追求,也只不过是,穿山遁海,联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将距离缩短,让爱意绵延。